• 哲學床邊談 banner
  • 哲學專賣店

【泛哲學】不可能漢堡與素食主義

愛沙尼亞塔圖大學哲學碩士
哲學碩士(塔圖大學, 愛沙尼亞)、香港人、80後、在愛沙尼亞存活中 facebook:litm... 更多
難度: 
3

前言:積極素食主義「我們也應該素食」

「素食主義」作為一個標籤涵蓋不同的素食主義者行為:例如茹素者 (Vegetarian) 不吃肉類製品,但可能會吃奶類製品;又如純素者 (Vegan) 不吃肉外也不吃奶類製品,並且不消費任何製作過程中會傷害到動物的物品。當然,以上只是最常見的區分,在純肉-純素的光譜上可以有很多可能性,甚至完全不減少進食肉類但只增加膳食中的蔬菜量說不定也算作支持素食主義。但一般來說,素食者的行為模式與一般人有些不同,而這些不同是顯著的。因應所持的理由,素食者在光譜上會持不同的立場,甚至不同意對方。

此外,素食者會認為素食行為是應該的,但對非素食者的看法上也有不同。消極素食者認為自己應該素食,但不能約束其他人;積極素食則認為其他人也應該如自己一樣素食。本文將會集中討論後者,即積極素食主義這個立場。

積極素食主義:因為理由 S,我應該素食。如果我因為理由 S 而素食,你們也應該因為理由 S 而素食。

不難發現,這是一個很強的立場,因為理由 S 有公共性,即對於誰來說也是同樣適用、同樣充份。積極素食主義者會認為素食與否,不僅是個人品味的問題,他/她們會認為如果素食是應該的話,這對於所有人來說都是應該的。

比較我們對顏色的喜好,我可以喜歡黑色、你可以喜歡藍色、阿強可以喜歡粉紅色,但不見得有甚麼顏色是我們三者都應該喜歡的,至少很大程度上,在顏色問題上,我們容許很大(至決定性)程度的主觀判斷與個人品味。與這講法唱反調的積極素食主義者,則認為主觀判斷和個人品味在應否素食這問題上,比重佔很少,甚至沒有關係。

以下,我會嘗試為積極素食主義辯護:

  1. 考慮思想實驗「不可能漢堡」(見下)和我們在該實驗的道德直覺,帶主觀成份的個人判斷不是支持/反對素食的充份理由
  2. 我們有好的效益主義理由——減少動物受到不必要的痛苦——去支持素食是應該的
  3. 我們有好的義務論理由——專重動物生命、人道地對待——去支持素食是應該的

1、思想實驗:不可能漢堡

「我不是素食者只是因為我喜歡吃烤肉,喜歡吃甚麼只是個人品味問題啊!」

訴諸個人品味是比較常見的非素食理由,消極素食主義者原則上沒有反對這立場的舉證責任,甚至可以是出於相同的理由才素食。但是積極素食者則需要指出個人品味或主觀判斷,在素食/非素食的議題下,是不相關或不是重點。我希望透過以下的思想實驗——不可能漢堡——來指出這一點。

設想以下情景:

本報訊:M 快餐店多年來投資的肉類複製技術終於成功!科學家已成功找出並複製肉類食物味道的化學方程式!不僅如此,甚至連顏色、口感、營養等等都能做到和真的肉類完全一樣!所用的原材料,其實都是來自植物,製作過程完全沒有用上或傷害任何動物。更令人難以致信的是,用這種「人造肉」所造出來的食物成本和使用動物的沒兩樣。牛肉漢堡賣 10 塊,人造牛肉漢堡也是 10 塊。

M 快餐店將在下星期一推出以這種「人造肉」製作的漢堡,稱為「不可能漢堡」1


The Strange Science of the Impossible Burger | WIRED

製作不可能漢堡的奇異科學
(事實上,Impossible 公司的確推出了實驗中的不可能漢堡(見右短片),你可以在美國紐約吃到!雖然仍與實驗中的不可能漢堡有段距離,但看來不遠矣。)

現請再發揮你的想像力,假定以上情況來考慮以下這個思想實驗。

思想實驗:不可能漢堡

一天小欣約了阿強到 M 快餐店吃漢堡。沉醉於哲學研究的阿強並沒有看新聞,事前並不知道 M 快餐店已開始售賣不可能漢堡。

小欣:「阿強,現在你可以選擇買一般牛肉漢堡或是買不可能漢堡。兩者的價錢、口感、味道、營養等完全一樣。唯一的分別是,不可能漢堡只用上植物,並在製作過程完全沒有傷害任何動物;一般牛肉漢堡,當然,就是用牛。你會選擇買哪一個,不可能漢堡還是牛肉漢堡?」

問題:如果你身處阿強的情景,你會選擇牛肉漢堡還是不可能漢堡?

這個思想實驗嘗試引出「阿強應該選擇不可能漢堡」這個道德直覺。如果你會判斷阿強應該選不可能漢堡的話,這涵蘊了在素/非素的選擇中,被實驗排除的因素如價錢、營養、味道、口感等等,都無關乎這個道德直覺 i.e. 對你的道德判斷沒有決定性的影響。也因此,這些都不會是選擇素食的根本理由。

值得提出的是,在設計上實驗沒有偏坦素食者或非素食者。同樣以味道為理由,素食者可以因為菜好吃肉不好吃,所以選擇吃素。非素食者亦可以因為肉太好吃不能放棄,所以不選擇素食;同以價錢為理由,素食者可以因為吃素比較便宜,所以吃素。非素食可以因為只吃素太貴,所以不選舉吃素,如此類推。這個思想實驗所指出的,只是這些都不是素食討論上的根本理由2

其他的可能直覺會是:

  • 阿強應該選牛肉漢堡
  • 阿強吃哪個都沒所謂

不管你有哪一個道德直覺,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你不能以被實驗排除了的個人主觀因素去解釋你的直覺。所以,實驗的第一個結論是:在素食/不素食的選擇上,個人主觀因素不是選擇背後的基本理由。

讀者朋友,你有哪一個道德直覺?筆者非正式地訪問過幾位朋友,不管是非素食者和素食者都有「應該選擇不可能漢堡」這個道德直覺,卻不太說得上背後的理由。

以下,我會嘗試解釋這個道德直覺。一般來講,當我們解釋「xxx 是應該的」(或「xxx 是不應該的」)時,可以循效益主義(Utalitarianism)或義務論(Deontology)的進路去提供理由:效益主義理由根據行為所帶來的後果去支持「xxx 是應該的」;義務論理由則考慮「xxx」這命題是不是一條道德金律,如果是,則支持「xxx是應該的」這講法。在接下來的部份,我會解釋不管你是效益主義者或義務論者,都有好的理由去支持積極素食主義命題「我們應該吃素」。

2、積極素食主義理由 1:減少動物不必要的痛苦

我們應該吃素,因為這樣可以減少動物受到不必要的痛苦!

這個是帶效益主義的觀點,亦同時是十分常見動物權益人士及素食者所持的理由。完整的講法為

前提 1:吃素的行為能導至減少動物受到不必要的痛苦(帶來更少痛苦)這結果
前提 2:我們應該減少動物受到不必要的痛苦
結論:我們應該素食

前提 2 說明了為什麼這是效益主義的觀點,而這講法的前提是肉食品產業事實上的確為動物帶來不必要的痛苦,並且素食這行為事實上能為動物帶來更少的痛苦。所謂的「兩害取其輕」,這進路是以行為後果來理解道德倫理。

然而,這不是完全沒有討論空間。比方說,如果過程中不會為動物帶來更多不必要痛苦呢?只吃自然死去的動物呢?雖然在目前人類對動物製品的需求下,實際上似乎沒有可能達到,但這方向的討論的確指出了另一個較易被忽視的重點,就是減少動物痛苦與素食兩者之間的關係,並不是必然的。出於其他考慮,如不應該浪費食物,甚至有可能在某情況下,持上述的效益主義素者會說我們應該吃肉。他/她們也應該會歡迎完全由實驗室培養出來的人造肉。由此可見,光以素食行為去理解素食主義有不足之處,我們需要了解素食者背後的理由,才能充分理解素食者所持的素食主義。

針對前提 1,這很大程度是經驗問題,如假若我現在吃素的話,就真的能令某動物帶來更少的痛苦嗎?這之間涉及到肉類製品實際上的市場運作、消費者表現、供應商對策等等,這後果未必如想像中一樣,吃素就會少一些動物受苦,說不定還可能有反效果。

此外,你的素食行為減少哪一頭動物的痛苦?

豬 Babe (3/9) Movie CLIP - Christmas Means Carnage (1995) HD

耶誕節就是屠戮日
不管你選擇吃素還是不吃素,如果你面前有肉製品的話,即是說在過去已經有動物受了苦才被製成面前的肉製品,也就是說,對該動物的傷害已經做了,即使你這一刻的素食行為真的能在將來令一頭動物不用被製成食物,你的行為其實對已經被製成食物的動物來講,並沒有減少牠們已經受了的傷害(不能回到過去啊)。所以,持以上觀點的素食主義所減少的痛苦,是那些依然存在並將會受害的動物(當然,這裏我們簡單(理想地)假定如果市場沒有對肉的需求,小豬就會快樂的過活)。

針對前提 2,如果追問所謂的「不必要痛苦」是甚麼意思的話,配上適當的背景假設,我們會遇上所謂的非同一性問題 (the non-identity problem):假設不吃素會導致小豬 p 因滿足市場需求而被繁殖下來,吃素的話則因沒有需求所以小豬 p 不會存在。即使我們同意應該減少動物所受的痛苦,比較兩個可能情況,小豬 p 在吃素的情況下根本不曾存在,又何來令牠受「更少」的痛苦呢?(詳見筆者另一文章《吃素救動物?非同一性問題對素食主義者的挑戰》和哲學上關於非同一性問題的討論)。所以,這理由似乎不適用於未進入存在的動物,因為無從說起較少的痛苦。

雖然減少動物受不必要的痛苦這理由能解釋「阿強應該選不可能漢堡」這道德直覺,但正如上述討論指出,這理由不見得完全沒有問題。至少,在能受惠的動物上有很大的限制,而這未必是素食者能輕易接受的。素食作為方法在實際上有多大的效益,看來有待更多相應的討論和事實數據,但背後的效益主義觀點的確能解釋思想實驗中「應該選不可能漢堡」這直覺。

3、積極素食主義理由 2:尊重動物生命、人道對待動物

我們不應該支持任何動物製品,因為製作過程並沒有尊重動物的生命和涉及非人道地對待動物!

這是帶義務論的觀點,所謂的「尊重動物生命、人道對待動物」在此理解為一道德金律(下稱「人道原則」),並且在任何情況下都沒有例外(不然就說不上是金律、規則)。換句話說,我們不應該非人道地對待(如虐待)動物,不是因為這樣做會帶來不好的後果(雖然真的會),而是這行為違犯了人道原則,所以是道德上不對的。同理,即使這樣做會帶來好的後果,還是不行!所謂的「規矩就是規矩」:這是以規則來理解道德倫理的進路。

用以上人道原則作為支持素食的理由,完整的講法為:

前提1:基於人道原則,我們應尊重和人道地對待食用動物
前提2:肉品供應商 X 沒有人道地對待食用動物
結論*:肉品供應商 X 的行為違犯人道原則

為方便討論,我假設支持違背道德金律的行為也是不應該的,而購買該類供應商的食物/商品算作支持行為。所以:

結論:購買肉品供應商 X 的食物是不應該的

接下來的問題是,為什麼我們要接受前提 1 ——人道原則?

《正義:一場思辨之旅》之電車問題 (雙語字幕)

第一、以規則來理解道德倫理不是完全陌生的事,我們考慮某行為是應該還是不應時,我們會考慮的並不只有行為的後果。日常比較常見的像是學校規矩、家長對子女的教導等等,一般有以下的格式:「不行不行,不管怎樣,xxx 就是不行!」。哲學上,最近常被提起的電車難題可以用作解釋我們在思考一行為應不應該時,不只會考慮後果。在及後的天橋版本中,我們要考慮要不要犧牲天橋上的一人來救五人。對比原來的電車版本,一般人會比較猶豫選擇殺一救五。問題是,行為的後果一樣,為什麼在天橋版本會猶豫,但原版本就比較沒有?明顯的,這個猶豫顯示了我們在行為後果以外有另外一些考慮,左右了我們應不應該把那人推下天橋。比較直接的解釋是,天橋版本中把人推下天橋的話是殺人,猶豫是因為我們知道以下這個道德金律:殺人是不對的。

第二、我相信我們都對甚麼是人道/尊重這概念有一定的掌握。當然這只是一個表面主張,因為 (i) 可能不同地區不同文化會對「人道地對待動物」有不同的把握、和 (ii) 這概念本身就沒有清晰的界線。在此我只希望討論大家也同意有不人道地對待動物的肉品/動物製品供應商。我會認為以下案例是傾向人道地對待動物:農場動物有足夠的活動空間、正常不含某類生長激素而導致建康不良的飲食、自然死去然後被製成肉類食品。而以下案例是傾向非人道地對待動物:沒有足夠活動空間、膳食會導致健康不良帶來痛苦、受折磨如割尾、穿鼻、穿耳、被迫進食等等、即使剛出生也會因市場需要或其他原因被製成肉類食品。

第三、人道原則能用作解釋前述思想實驗中「選不可能漢堡」這道德直覺:我們覺得阿強應該選不可能漢堡,因為牛肉漢堡的製作過程違犯了人道原則。雖然實驗中並沒有清晰說明牛肉漢堡是如何製作的,但似乎後加上這個資料後,只會令「選不可能漢堡」直覺更加肯定。反之,如果我們說牛肉漢堡的製作過程沒有違犯人道原則,例如,所用的牛一生也快樂、健康地成長及渡過,並在其自然死後才加工製成牛肉漢堡。似乎,這時我們會傾向認為「選哪個都沒所謂」。

第四、以金律去理解人道原則,其中一關鍵的涵蘊是該原則有普遍性,即對任何人、任何處境、任何動物來講也同樣適用。然而,事實上某些動物會被偏好用作食用動物,如豬、牛、雞,某些則偏向不會,如貓、狗。雖然前提 1 是關於食用動物,但所訴諸的人道原則是普遍適用於動物(或相對普遍性,如僅是哺乳類、僅是有感受痛楚能力的動物等)上,配上假設食用動物受到不人道對待,這裏的問題是為什麼我們會容許非人道地對待某些用作食用的動物,但卻(相對地)不容許不人道地對待其他動物?如沒有好的解釋,這是不一致的信念。如要為此表面上不一致的立場辯護,舉證責任是為什麼品種、用途、營養價值等的不同在人道原則能不能應用上是相關的。換句話說,雞和狗有甚麼相關的不同之處,令人道原則只適用在狗但不適用在雞上?

以上,我提供了理由指出為什麼應該接受人道原則和當中涉及的(經驗)假設。如成立,我們得出以下的消極結論:購買非人道動物產品是不應該的。實踐上,就是成為純素者。值得指出的是,由於問題核心為有否違反人道原則,如果該純素者所持的「人道」概念包括了上述的「人道牛肉」,純素食行為就不是必要的。

可是,人道原則也不是完全沒有問題。

(1) 金律具普遍性,但設想以下情境:A 國打算向 B 國發動核子戰爭,至少全球一半的人會死掉。而唯一可以阻止核戰發生的方法是非人道地對待剛出生的小花貓。在這情況,我想一般會同意應該折磨小花貓,可是,人道原則會告訴我們這是不應該的。加上「……,但___時則例外」作為人道原則的例外情況雖然能解釋「核戰或小貓」一類的極端情況,但引伸的問題是 (i) 有例外還算金律? (ii) 為什麼會有例外?我們可以有與義務論相容的理由去接受例外情況嗎?

(2) 我們是如何獲得有關道德金律的知識?對於物理界的定律,我們可以透過數學、模型、假設、做實驗等等來找出物理定律。但如果金律是理解為倫理道德的定律,我是如何找出並得知某金律如人道原則的確是道德金律呢?這些都不是容易解答的問題,並且都是源於把道德倫理理解成金律。因為人道原則理解為道德金律,所以,以該原則為理由的素食主義者亦需要面對這些對義務論的挑戰3

總結

以上我先透過不可能漢堡思想實驗指出了一些常見的主觀判斷和個人品味不見得是素食/非素食討論上的根本理由。然後,我分別循效益主義和義務論的進路嘗試為積極素食主義辯護,並展示這亦能解釋了「阿強應該選不可能漢堡」這道德直覺。在討論中,我亦同時指出一些理論上的難處。至少,我們發現持以上理由去支持素食主義的人與素食行為不一定劃上等號。

當然,素食/非素食討論存在不少的爭論空間,即使以上支持素食主義的理由未能說服非素者轉為素食者,但我認為如果你是效益主義者,我希望你會考慮吃少一點肉,如果你是義務論者的話,希望你會反省我們現在對待動物方式。我希望以上討論給予你充份的理由去考慮這兩項建議。其實,這原本就是明顯應該做的事情,奈何礙於外在條件並且/或意志力不足(或讀哲學多了反而猶豫),以至事實上不少人也沒有去做。

最後,我希望以一些呼籲作結。

對於非素食者,我只希望大家能保持開放的心靈,好好地思考素食主義的立場和其背後的理由,而不是譏笑某些素食主義者的無理取鬧行為。在這一點上,我同意某些諷刺素食主義的講法,如素食者很煩、一見到別人吃肉就變得神經緊張、對動物愛心泛濫、一天到晚都在強迫你接受素食主義等等。但想一想,這些是人的問題,我們身邊不都是有不理性、老是覺得自己是對、和盲目相信的人嗎?雖然存在很不講理的素食者,但我認為不應把素食主義等同於非理性,所以可以忽視。對比之下,可能這才是雙方無法有效溝通的障礙……

對於素食者,我認為不宜因吃素就自視高人一等,把自己放在道德高地,看不起非素食者,因為:一、做應該做的事,沒甚麼好炫耀的,就如你欠人家錢,如期還錢後你不會覺得做了甚麼了不起的事然後在臉書發個帖——因為欠債還錢是應該的;二、非素食者也有認同素食主義的,但可能礙於意志力,或其他務實上的考慮如素食食材太貴、沒有時間去研究營養平衡,又或者只是沒發現有這個選擇,才實踐上不是素食者。不宜僅因行為上沒有素食就(過早)否定別人。

  • 1. 名字參考自 Impossible Burger
  • 2. 所謂的「根本理由」在當前討論下,可以以必然性普遍性去理解,如對食物的口味因人而異,所以不具普遍性;又如食物的價格會因市場供求而改變,一地區的素食可以十分便宜/貴。此外,亦可以循獨特性去理解,如味道不光在素食/非素食上左右我們的決定,也在豬排/牛排的選擇上有同樣效果;價錢如是。值得一提的是口味和愛心的相關相性是可以辯護的,因為道德倫理似乎與情感有莫大關系——對於認為是應該/不應該的事,我們往往都附帶情感,如一無辜的人被判罪,我們會感到煩惱、沮喪。詳見哲學上關於道德情感的討論。
  • 3. 這從義務論來講,如果我們以康德的定言律令 (categorical imperative) 去解釋的話,答案的關鍵是:理性。即是說,如果你也是理性的,你會知道「xxx 是應該的」是一條道德金律。亦因此,道德律對理性的人有約束力-你是理性的,你會知道 xxx 是應該的,所以你是應該/有義務做 xxx 的。我們透過理性來得知哪些是道德金律,亦由於他人也是理性的,亦有能力得知道德金律,在這基礎上才談得上他人對自己或自己對他人的責任和義務。這亦涵蘊道德倫理這對的束力和適應範圍是理性的主體。以下,我會嘗試透過康德的系統去「發現」前提 1 的人道原則。

    (1) 定言令式第二格言 (second formulation):「我們不應視有人性的人為純粹的工具」指出我們應該尊重人性 (humanity),不能把有人性的人當作沒有人性的死物一樣視為純粹的工具。
    (2) 動物有人性
    (3) 我們不應視動物為純粹的工具

    即使我們接受 (1) 中的第二格言,如要把這原則擴展到一般會被製作為食物的動物如豬牛雞,我們需要補上 (2),即主張動物也有康德所謂的人性。雖然其中康德的第二格言和人性有不少的詮釋和爭議空間,如「在甚麼條件下才算視x為純粹的工具?」、「甚麼是理性?」、「甚麼是人性?」、「動物可以有人性嗎?」、「哪些動物有人性?豬牛雞有嗎?水母有嗎?」這些都不是容易解答的,亦無法在此詳細討論。

    我在此的假設為, (i) 人必然有人性,但人性不是人獨有的性質,動物亦可以有人性;(ii) 由於我們在此討論的是我們人類應該如何對待動物,這個「應該」所捕捉的是單向「人類->動物」的倫理(對比一般的雙向「自我->他人 & 他人->自我」的倫理),所以受約束的理性主體只是人類。所以,即使在某講法下動物並不是理性的,也不影響理論的根基。(i) 和 (ii) 這兩點有待進一步的討論。

    下一步,是由 (3) 推出人道原則。我認為人道原則和 (3) 是一體兩面的道德概念:人道原則是積極內涵,即告訴我們應該怎樣怎樣對待動物(=怎樣對動物是應該的); (3) 是消極內涵,即告訴我們不應該怎樣怎樣對待動物(怎樣對待動物是不應該的)。換句話說,若我們人道地對待動物,這是應該的;如果我們視動物為純粹的工具,這是不應該的。

    進一步說,我們所謂的非人道對待動物,似乎與把動物視為純粹的工具十分接近。例如,先把狗隻虐待,然後再製成狗肉這行為一般認為是非人道的。在這案例中,人不僅視狗為達成某目的如填飽肚子的工具,還是純粹的工具,只要是能效益最大化,狗隻所受的痛苦等等並不佔任何道德考量,而這正正是我們對待沒有生命的死物,如鎚子的態度——只要能達成目的,你不會怕損害到鎚子,萬一壞了,就拋棄買另外一個算。當某君非人道地對待動物時,似乎會滿足「視動物為純粹的工具」的條件;當某君沒有視動物為純粹的工具時,似乎會滿足人道地對待動物的條件。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