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編譯】天堂和你想的不一樣:來看哲學電視喜劇《好地方》 (The Good Place)

有一天你突然醒來,發覺自己置身在一個乾淨明亮的辦公室裡,面前的牆上寫著「一切都很好」的大字。有位看來和藹可親的長輩請你坐下,告訴你說,你已經不幸身故了,但由於你生前表現良好,因此配得來到這個「好地方」(The Good Place)。(他暗示那些不配的人則是去了「壞地方」,比方說所有的哲學家……)

沒錯,「好地方」就是好人死後會去的世界。這裡的情況和你我所想像的不太一樣,這裡現代化,有漂亮的街景與友善的人群,不管你身前使用什麼語言,都可以無礙地與他人溝通,只除了你講不出髒話來——髒話都會自動轉成似音字,例如「乾」或「花惹發」之類的。

The Good Place - How Your Life Is Scored (Episode Highlight)

你一生的積分計算方式
這裡有個複雜的積分系統,依據人在生前的一切作為來評分。做好事加分、做壞事扣分,累積到一定的高額度之後就能獲得入住好地方的資格。每位來到此地的居民都會根據其靈魂的本質,配有合適的住所和一位完美的靈魂伴侶,一起共渡…呃…「餘生」。

在了解愈多關於好地方的事情之後,你突然察覺到他們根本就搞錯了。雖然沒做什麼殺人放火的大壞事,說起你做過的糟糕又自私的行為那還真不少,按積分系統算下來,自己該去的肯定是壞地方而非好地方——好地方把你誤認為另一個高積分的大善人了。正當你苦惱著要怎麼表現成個好人、繼續待在好地方時,救星出現了:你的靈魂伴侶剛好是個倫理學教授

歡迎來到好地方

以上是美國 NBC 電視台在 2016 年製播的電視喜劇《好地方》的初始劇情。你的遭遇就是女主角艾莉諾1所碰到的情況:一個自私成性的普通人莫名其妙去了只有大好人才能去的天堂,想繼續待下去的話,就只能當個「好人」瞞過大家。可是要怎麼做才能成為大家口中的好人呢——還有比倫理學教授更適合回答這個問題的人嗎!?

The Good Place - Someone Royally Forked Up (Episode Highlight)

《好地方》:有人真的是麻煩大了!
《好地方》整個喜劇故事就在艾莉諾尋求倫理學教授奇帝2的協助下展開。敵不過艾莉諾的死纏爛打,奇帝勉為其難地開始替這位看來就惡貫滿盈的「伴侶」上起哲學課。課程內容免不了從蘇格拉底柏拉圖這些大哲人講起,準備講到亞里斯多德的《尼克馬科倫理學》、康德的義務論、邊沁的效益論…等等。他希望在熱心又專業的開導之下,艾莉諾能夠成為一個和他一樣、配得在好地方的正港好人。

只可惜這一切都是奇帝的幻想。上了老半天課,就像一般對哲學完全沒興趣的人一樣,艾莉諾連希臘三哲的師生關係都搞不清楚。對於倫理學動不動就要求人應該做這個、不可以做那個的種種規範,她更是敬謝不敏,反而像個律師一樣到處找漏洞鑽。

一本正經的倫理學教授碰上素行不良的女混混,這樣的組合,可以在好地方撐多久而不被發現呢?

電視影集談哲學

《好地方》雖說是喜劇,但是在倫理學的專業上沒打折扣。在前兩季的內容中,除了哲普書中常見的幾位古典哲學家和道德理論之外,你甚至會聽到奇帝引用當代哲學家、哈佛哲學教授史侃冷 (T. M. Scanlon) 以及他的重要著作 What We Owe to Each Other3;或者看到主角們討論英國哲學家芙特 (Philippa Foot) 所提出的電車難題 (trolley problem) 思想實驗4——並親身經歷真人版的場景!

劇情這樣的紮實,除了編劇實力堅強之外5,劇組還找了克萊門森大學的哲學教授枚伊 (Todd May) 來當「哲學顧問」。枚伊的專長是歐陸哲學,尤其是當代法國哲學。他寫過十三本專書著作,主要研究傅科德勒茲以及洪席耶等人。

在〈電視上的哲學:《好地方》〉6一文中,美國哲學學會 (APA) 網站專欄作家克莉里 (Skye Cleary) 訪問了枚伊,詢問他作為電視劇哲學顧問的心得。在被問到他對劇中哲學家奇帝的角色形象時,枚伊回答說:

[他]這個角色在用多種角度來看待事情的時候,就會出現某程度的精神癱瘓。儘管說這樣的形象有點接近刻版印象,但我不會說我很介意,因為[他]這樣也有一種笨笨的魅力。而說真的,有多少的哲學家稱得上有任何魅力呢?

用單元喜劇的方式向一般大眾講哲學,有什麼樣的挑戰呢?枚伊的評論是:

這個節目有著面對特殊情境的真實角色。若要避免這些角色成為沒有新意的哲學觀念化身,就得讓一般觀眾會關心他們,所以角色必須表現出複雜的個性,同時又可以連結到富有哲學挑戰的情境。不過你知道,這也是在哲學中糾纏已久的一種挑戰。一般都會聽到大家抱怨說,哲學家常常做思想實驗,而那些實驗都很不真實或者過度簡化;這些壓力逼得我們要去替哲學反思創造出更細緻的故事情境。也就是為什麼有些哲學家想要想通某些哲學議題時,他們會轉向文學的原因。

好地方的影評

自 2016 年播出第一季節目以來,《好地方》獲得不少好評。

The Good Place - She's Too Selfish to Be Good (Episode Highlight)

《好地方》:她太自私而無法當個好人!
萬斯博勒 (Aleksandr Wansbrough) 專研電影與哲學的關連,在〈康德式喜劇:《好地方》的哲學〉7一文中,他盛讚《好地方》的戲劇與哲學表現,特別是這部喜劇描繪哲學家與哲學兩難的方式。例如奇帝幫助不學無術的艾莉諾學習倫理學的舉動,呼應了柏拉圖在《對話錄》中許多地方所發展的問題:我們有可能透過說理的方式,讓拒絕從事道德行為的人變得願意遵守道德規範嗎?

在劇中,奇帝引用亞里斯多德「美德可以像學習樂器那樣習得」的想法,讓艾莉諾透過積極的練習來學習什麼叫作「當一個好人」。雖然艾莉諾的練習並不完美,但她的確開始想得比較多一點,也比較有原則一些。另一方面,奇帝在課程處處碰壁的情況下,也不禁懷疑他是否在做正確的事情,還有該怎麼教其他的道德哲學,例如效益論與義務論?

讓人感到戰慄又噴飯的存在危機

除了道德理論之外,《好地方》還觸及了像存在主義這類關注人生意義的哲學主張。比方說,在第二季的其中一集故事中,艾莉諾和奇帝發覺好地方的設計師兼導覽員麥可無法了解人性和倫理學是怎麼一回事兒:因為他不像人類那樣會死亡。對於像麥可那樣的不朽存有者,再艱難痛苦的道德決定——例如是否要讓失控電車轉向,撞向一人或五人的電車難題——都會在長時間之後因為記憶淡化而變得沒有感覺。當奇帝成功讓麥可「想像」自己有消失於世間的一天時,麥可有了「存在危機」(existential crisis),在情緒崩潰之餘開始質疑自己所作所為的一切意義…。

The Good Place - Michael Learns to Be Human (Episode Highlight)

《好地方》:麥可學習如何做個人
在〈《好地方》讓我有存在危機〉8一文中,作家湯馬斯 (R. Eric Thomas) 認為這是他看過最富教育性的半小時電視劇,並用「傷喜劇」(Traumadies) 來形容這部電視劇的類型:以有智慧的方式訴說帶著深層痛苦的故事。湯馬斯指出,類似動畫《馬男波傑克》(BoJack Horseman) 中個性支離破碎的角色,可以同時帶來大量的幽默與深層的哀愁,《好地方》的哲學深度可能讓它成為電視史上第一部情境創傷喜劇 (sitcom trauma comedy)。

生動有趣的倫理教材

生物倫理學家、同時也是線上媒體 SheKnows 編輯的優子 (Elizabeth Yuko) 在〈《好地方》如何超越「電車難題〉9一文中表示,她非常肯定《好地方》把倫理學用戲劇化的方式呈現,具有高度娛樂性又不會稀釋掉主要概念的作法。她自己在授課的時候,也會播放一些片段給學生看,當作輔助教材。

在談到電車難題時,優子直指出電視劇中所安排的真人版爆笑情節,大大超越了原本電車難題的單調想像。例如當奇帝舉電車難題為例,試圖向麥可說明倫理情境中常常沒有唯一的正確答案時,大家的反應就像一般人會有的那樣:不耐煩地喊說「噢~!」。

The Good Place - Michael, What Did You Do!? (Episode Highlight)

《好地方》:麥可,你搞這什麼?
或者麥可直接把奇帝變到真實版的電車情境中,看看奇帝會做什麼決定——而在奇帝手忙腳亂還試著用理論去分析眼下該不該拉拉桿轉向的時候,列車已然撞上!接著在奇帝還沒回過神來的時候,麥可又把他變到另一個急診室情境中,要他選擇是否該摘取五個人的器官移植到另一個病患身上...。

這大概是所有教倫理學的哲學教授們所能設想到最恐怖的地獄刑罰。至於那些常常抱怨哲學思想實驗很簡陋、無聊或不可靠的朋友,現在你們有材料好好去「看」一下囉!

你可以在 Netflix 上觀賞《好地方》

主題產品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