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倫理學

茶水間遇見海德格

哲學新媒體, & Medium P. (2018).  茶水間遇見海德格.
覺得人生忙忙又茫茫嗎? 這本書不給你心靈雞湯,也不是荒漠甘泉, 而是一杯提神醒腦的濃厚黑咖啡。 身為上班族,誰沒有一些情緒呢?到茶水間放鬆一下喝杯咖啡吧,讓海德格跟你談「煩」...

【讀書會】你厭世嗎?教你如何《善用悲觀的力量》桃園場

斯多噶主義 (Stoicism) 發展自古希臘時期,兩千年前的羅馬哲學家們把這個學說發揚光大,成為西方文化中一個重要的思想養份。美國哲學家威廉‧歐文所寫的《善用悲觀的力量》,英文書名是 A Guid to the Good Life, 提供了一個適合現代人的「斯多噶主義 2.0 版」,讓讀者可以了解並實踐有千年傳統的人生智慧。
時間: 
04/20/2019 - 14:00
地點: 
E.R. CAFE
時間 2019-04-20 (週六) 14:00
離活動舉辦時間還剩 28 天

【哲學床邊談,甜甜的】S05E07 阿蘭的小鳥

S05E07 阿蘭的小鳥

《哲學床邊談,甜甜的》第五季,我們將以「哲學家和他們的動物夥伴」來探討哲學議題。 在第七集的內容中,媽媽問金牌說她和媽媽哪裡一樣、哪裡不一樣?除了外貌之外,還有什麼地方不一樣?這些差異能夠讓不同的兩人彼此好好相處嗎? 哲學家阿蘭 (Émile Chartier) 談到小鳥的同群和相異,是要講什麼呢?...

【來稿】為什麼我們留在鄉間?為什麼不?——海德格的黑森林小木屋

一九三三年,海德格寫下了〈創造性的地景:為什麼我們留在鄉間?〉 這篇文章,解釋為什麼他拒絕了柏林大學的召喚。他說起在黑森林田野間遇到的鄰家農人,那單純的農人是知道「簡單堅實的存在處境」者。海德格這麼寫著:「我走到老友身旁,他是一位七十五歲的農夫。他在報紙上讀到了柏林對我的召喚。他會說什麼?⋯⋯他會搖頭,意思是說:說不,絕不要讓步!」不要對什麼讓步?一種失根的生活。

【書評】「U好」係啥物?讀《為什麼我們不欠父母》

本書為瑞士籍倫理學專家、哲學博士芭芭拉.布萊許(Barbara Bleisch)所撰Warum wir unseren Eltern nichts Schulden一書翻譯而來,作者在〈序言〉裡提取了一種大多數家庭都可能會遇到的倫理困境作為開場:孩子受到父母賜予生命,並在雙親的照顧下茁壯、成長,當孩子已長大成人,另外組成了屬於自己的家庭,那她/他對於原生家庭該抱持怎樣的態度?又應該如何在實際行動中...

【讀書會】思考《為什麼我們不欠父母》桃園場

不管我們是否願意,人生裡許多大事小事、好事壞事,不時會跟父母綁在一起,因為彼此從屬於一個家庭而共享幸福與哀愁。在有些子女心裡,父母的形象彷彿難以撼動的巨人,另外在有些人眼中,父母的缺點則相當巨大,甚至衍生出種種負面情感。當孩子不再認為家庭是溫暖的歸宿,她/他能否放棄這段關係?又應該如何面對自己的父母呢?
時間: 
03/17/2019 - 14:00
地點: 
E.R. CAFE
時間 2019-03-17 (周日) 14:00

【哲學床邊談,甜甜的】S05E03 尼采的獅子

S05E03 尼采的獅子

《哲學床邊談,甜甜的》第五季,我們將以「哲學家和他們的動物夥伴」來探討哲學議題。 在第三集的內容中,小英和金牌一起介紹尼采在《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中所提到的獅子,討論尼采對人的看法。 作為森林之王的獅子,是權力無限的王者?或者根本就是一個任性的孩子?如果爸爸媽媽都出門,只有小孩一個人在家,小孩是會做想做的事情,還是會做該做的事情?五歲小孩又會怎麼看? 每週...

【讀書會】閱讀桑德爾《訂製完美》台南場

在基因工程大行其道的現代,基因編輯技術已經在各種大型哺乳動物身上實作過,為什麼現在換到人類身上了,就會有倫理問題?用基因技術去治癒或避免人類身上的遺傳疾病,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呢?進一步來說,如果像疫苗一樣,基因改造能夠讓人類更能夠對抗疾病、甚至表現更為出色,這到底有什麼不好呢?
時間: 
01/06/2019 - 14:00
地點: 
大風堂咖啡
時間 2019-01-06 (周日) 14:00

【來稿】為什麼卡繆說,真正的哲學問題只有一個,那就是自殺?

死亡,

作為一種生活風格的選擇

你是否曾經覺得很想一走了之,

不過捨不得走,不過又很想走?

——吉米・杜蘭特 (Jimmy Durante)...

【書評】上班族,你喝過哲學黑咖啡嗎?評《茶水間遇見海德格》

啊!明天週一,又要上班了! 對很多上班族而言,這樣的經驗並不陌生,甚至可能是「週」而復始的感覺。嚴重一點,可能還會覺得生活乏味,每天過著重複的上下班日子,令人覺得厭煩、焦慮等。 每一天每一天,同一時間的鬧鐘,同樣的惺忪與疲憊,同樣的路途,同樣灰撲撲的大樓,每天走進同一側電梯,電梯裡專屬這公司的氣味,混合著擠電梯同事們嘹亮的無奈。走進辦公室,對面同事同樣的冷嘲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