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哲學

介紹哲學議題、人物與歷史的普及性文章

【泛哲學】孟子的王道政治已不合時宜?—— 從現代自由主義的角度反思

提起「儒家思想」,你第一個印象可能是「古老」、「保守」及「封建」,這也是我第一次接觸儒家思想時的印象。但當我後來在哲學碩士課修讀中國哲學時,受到鄭宗義先生的啟發,才發現這種先入為主的負面印象無助我們了解及欣賞儒家學說的精彩之處,甚至會令我們把儒家思想局限在二千年前的歷史處境,跟我們今天面對的處境毫無關係。 相反,當我們放下無助思考的成見,嘗試明白儒家思想的智慧和思路,就會發現儒家思想不一定過...

【泛哲學】政治哲學群英會——簡介現代自由主義及社群主義的爭論

在這文章中,我認為哲學像「街頭霸王」,透過累積的論證和辯論,希望找出最接近真善美的哲學主張。而倫理學和政治哲學就是分別在個人及政治層面上思考「何謂善」的問題。其次,我簡單交待了政治哲學對不同問題的回答,形成百花齊放的政治哲學主張。而我又抽取當中其中一個辯論作簡單的背景介紹,就是在支持民主政治的主張之間的辯論,特別強調現代自由主義及社群主義之間的對話。我指出這場辯論反映出他們對「美好社會」 (goo...

【泛哲學】為什麼其他文化都這麼沒有道德:普世道德存在嗎?

我們大多相信這世界上存在普世價值,雖然部分的道德爭議(例如同性婚姻、素食倫理甚至是性別歧視)似乎難以獲得所有人的共識,但至少我們爭議是因為我們相信有一個答案,就像我們對人權的信仰一樣,這世界上似乎有一個放諸四海的道德原則可以被追尋。 但真的是這樣嗎?

【泛哲學】不可能漢堡與素食主義

素食主義
一天小欣約了阿強到 M 快餐店吃漢堡。沉醉於哲學研究的阿強並沒有看新聞,事前並不知道 M 快餐店已開始售賣不可能漢堡。 小欣:「阿強,現在你可以選擇買一般牛肉漢堡或是買不可能漢堡。兩者的價錢、口感、味道、營養等完全一樣。唯一的分別是,不可能漢堡只用上植物,並在製作過程完全沒有傷害任何動物;一般牛肉漢堡,當然,就是用牛。你會選擇買哪一個,不可能漢堡還是牛肉漢堡?」

【泛哲學】別傻了,生命沒有(你以為的那種)意義

背影
「生命的意義是什麼?」這大概是刻般印象中最具代表性的哲學問題。每個人一生之中總是有那麼一個瞬間,遁入這個無底的深淵。對於沒有宗教信仰的人而言,這個問題又顯得特別嚴苛:我們從來不問颱風或是地震的意義,如果生命的出現屬於自然現象,又何以詢問生命的意義呢?這難道不是跟探問天災背後的意義一樣一廂情願嗎?

【泛哲學】既然道德對錯本質上不存在,那為何還要遵守呢?簡介 John Mackie 的錯誤理論

大話西遊 月光寶盒
唐僧判斷「悟空(至尊寶)亂扔月光寶盒道德上是不對的,因為亂扔東西為染污環境。」是客觀上為真,還是只是一種主觀上的情緒表達?John Mackie 於 1977 年出版的《倫理學:發明對與錯》中提出了錯誤理論 (error theory),主張一個很有趣的後設倫理學立場。他認為這個世界根本不存在客觀的對錯等道德價值,所以無論如何道德判斷都是假的;然而,儘管道德判斷全都是錯誤的,這並不代表它們沒有意義...

【泛哲學】美學的思想實驗:擁有一模一樣的文本就算是同一件文學作品嗎?

用假想的情況來測試人們的直覺,把得到的結果用來支持論證的結論,這是哲學家使用思想實驗的目的。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哲學家經常需要努力構思符合主題的假想情況,有時,他們也會用現成的材料來引出自己想說的東西。 在美學中,有一篇小說就成了知名思想實驗的材料:波赫...

【泛哲學】無心靈的人工智能可以生產藝術品嗎?我覺得其實可以

幾個月前,人工智能「微軟小冰」在數個網路平台發表詩作,但直到微軟公開這件事,沒有讀者發現小冰不是人類。根據微軟,小冰的學習基礎是五百多位中國現代詩人的作品。訓練過程中,科學家設置了多個檢查點,目的是校正小冰當前的學習成果,並在校正的結果上繼續訓練。當科學家認為小冰的作品達到某個水準,他們把作品陸續發表在網路平台上,讓公眾驗證它的創造力。這個實驗大獲成功,卻也招致批評——人工智能又不是人,隨機的排列...

【泛哲學】我爸偷了七億贓款我應該舉報他嗎? 「親親相隱」的當代哲學論辯(上)

總統 C 貪汙了 7 億,他的立委兒子 C' 知道總統爸爸確實把錢藏在天涯海角某處,那麼就道德上來說, C' 應該要舉證 C 的罪證嗎?又譬如說:某政府單位秘書長 L 貪汙了 8300 萬,他的歌手妻子 L' 知曉秘書長丈夫曾經效法屈原精神,把贓款沉入魚池,那麼 L' 應該要舉報 L 的罪行嗎?

【泛哲學】論述與寫作——《費德羅篇》教我們如何進行推論思考

柏拉圖《費德羅篇》中涵蓋了兩大主題:愛與寫作。讀者也許覺得奇怪,這兩個看似毫無關係的題目,為什麼同時呈現在一個對話錄裡面,而不乾脆分成兩則對話錄? 如果我們仔細檢視這篇作品,我們會發現內容與結構的安排分別讓作品探討了兩個不同的哲學問題。內容上顯然在探討愛,結構上卻在探討思想與論述,並藉著一辯一駁的言論指出了一點:不是推論有效、論證遵循邏輯就叫做有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