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哲學

介紹哲學議題、人物與歷史的普及性文章

【泛哲學】我到底看了什麼?審美的認知轉向

從美學史的觀點來看,形式主義到脈絡主義的轉變可說是一個從「感知」到「認知」的轉折 (turn)。形式主義讓藝術賞析成為一種感受性的活動,專注在感官可以捕捉的事物;脈絡主義讓藝術賞析成為一種認知活動,關注在「看不見」的事物上。這並不是說脈絡主義忽視感受面,而是說我們的感受必須奠基在脈絡理解上。

【泛哲學】在臺灣的民主社會裡,「公民儒學」可以提供怎樣的哲學思考?

在臺灣提出「公民儒學」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原因有二:第一,就學術史上,「公民」與「儒學」是八竿子打不著的概念。第二,有部分自由主義者認為儒學是阻礙民主進程的思想文化。

【泛哲學】儒商性格——退潮後才知道誰有穿褲子

曾暐傑於〈一個漢語哲學場域中的特有種——「儒商」概念淺淺談〉中淺談儒商性格。此文有兩處值得深入探究,其一為,點出思想發展與地域必須扣連思考的提點,頗具新意,也得卻值得儒學研究者思量。但比起「儒商」中「商」的本來面目為何,我更在意「儒商」中「儒」的特質是什麼?這是我認為曾暐傑此文值得深究的第二點。

【泛哲學】一個漢語哲學場域中的特有種──「儒商」概念淺淺談

「儒商」是什麼?這個問題在當代好像有點不合時宜,至少在臺灣應該很少成功的商人會自稱儒商;比起「儒商」的稱號,他們應該更想被叫做鋼鐵人──誰不想呢?小辣椒萬歲!——喔!抱歉,應該不是這個原因!總之,以往 old style 但很有哲理的論述中,會把「儒商」定義為實踐具有「勤」、「儉」與「誠信」等特質的商業行為之個體或群體;可是這不禁會讓人懷疑,這樣「嚴苛」的定義在臺灣有人能夠被稱為「儒商」嗎?

【泛哲學】回應施建伍《藝術家需要藝術哲學?留給哲學家去煩惱吧!》

施建伍在《藝術家需要藝術哲學?留給哲學家去煩惱吧!》中似乎主張藝術家不需要藝術哲學,因為「藝術家沒有藝術哲學,也可以做出好作品」。我同意這個主張,但我們無法從它推論出:藝術哲學對藝術創作毫無幫助。這篇文章的目的在於指出這些問題,並補充一些仍在辯論中的哲學觀點。最後,我會說明在林斯諺和施建伍的立場間,可能沒有真正的對立。我希望以下討論能表明,藝術哲學的用處之一是幫助我們——公眾、藝術家、評論家、欣賞...

【泛哲學】有多少種性別?從性別光譜到形上學

不少人聽到「形上學」三字就會聯想起「針頭能站多少個天使」一類的問題。受了某類哲學史教育的人,更會認為形上學非旦毫無價值,更是思考時應盡力避免的東西。事實上,今時今日我們問的形上問題比歷史中任何時候都多,而且更為切身。其答案更可能直接引來翻天覆地的政治變化。性別議題就是其中一例。我們會問:第三性別存在嗎?男女有沒有本質?甚麼是男人/女人?跨性別是本質的改變抑或怎樣?

【泛哲學】藝術家是否需要藝術哲學?

藝術家是否需要藝術哲學?這個問題跟「科學家是否需要科學哲學?」是一樣性質的問題。科學家似乎不需要去追問「科學是什麼?」這種後設性的問題也一樣能做好科學,畢竟科學哲學並非理工系所的必修課程。很多學科學的人可能還會認為學習科學哲學不但不必要,而且還是自找麻煩,為什麼要問那麼多難以回答又對科學研究沒有幫助的哲學問題呢?

【泛哲學】父權紅利:無所不在的文化活化石

「女性主義」(feminism)一詞所覆載的意義不斷變化,不變的是它在流行文化領域中所引起的討論與爭議,而這項特點似乎也是為什麼女性主義成為網路論戰的寵兒。普遍理解的女性主義,給人一種女性就必然是父權社會中被壓迫的對象。可是,你有聽過「父權紅利」嗎?

【泛哲學】孟子的王道政治已不合時宜?—— 從現代自由主義的角度反思

提起「儒家思想」,你第一個印象可能是「古老」、「保守」及「封建」,這也是我第一次接觸儒家思想時的印象。但當我後來在哲學碩士課修讀中國哲學時,受到鄭宗義先生的啟發,才發現這種先入為主的負面印象無助我們了解及欣賞儒家學說的精彩之處,甚至會令我們把儒家思想局限在二千年前的歷史處境,跟我們今天面對的處境毫無關係。 相反,當我們放下無助思考的成見,嘗試明白儒家思想的智慧和思路,就會發現儒家思想不一定過...

【泛哲學】政治哲學群英會——簡介現代自由主義及社群主義的爭論

在這文章中,我認為哲學像「街頭霸王」,透過累積的論證和辯論,希望找出最接近真善美的哲學主張。而倫理學和政治哲學就是分別在個人及政治層面上思考「何謂善」的問題。其次,我簡單交待了政治哲學對不同問題的回答,形成百花齊放的政治哲學主張。而我又抽取當中其中一個辯論作簡單的背景介紹,就是在支持民主政治的主張之間的辯論,特別強調現代自由主義及社群主義之間的對話。我指出這場辯論反映出他們對「美好社會」 (g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