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哲學

介紹哲學議題、人物與歷史的普及性文章

【泛哲學】弗雷格與他的邏輯夢(下):什麼是意涵?

上回提要 「王菲是王靖雯」、「蘇格拉底荼毒青年」、"God is dead"、"Ilm on hukas"、"Täällä on mukava ilmapiiri"、"Det er hyggeligt her"、"C'est agréable ici"……如果你會相應的語言的話,你會看得懂以上的句子,你會判斷它們為有意義的句子,問題是:意義其實是個甚麼東西來...

【泛哲學】歌詞本體論(完):「歌詞」的定義

在先前幾篇文章中,我從歌詞的口語性質談到歌詞的本體論種類,即聲響結構或文字結構。接下來,我以有關聲響和文字的兩個話題來結束這系列文章。第一,即便歌曲中的人聲可以在某個程度上轉換為文字,它們也不見得都是歌詞。經常穿插在歌曲中的擬聲吟唱 就不屬於歌詞,因為它不是語言,而歌詞是語言的藝術。第二,歌詞是聲響或文字的語言藝術,對它的定義應該把上述選言項給考慮進去,而不是滿足於「歌詞是歌曲中的文字部分」這個字...

【泛哲學】什麼你也厭世?主張人類滅絕的反生育主義

生育真的是一件值得鼓勵的事嗎?為什麼我們哀悼死亡卻選擇慶祝生命呢?如果你覺得這些問題用「常識」就可以回答的話,那你可就錯了。哲學家大衛·班奈特在他的著作《寧可不曾存在過》中,不但否定了生育的正面價值,他甚至提倡人類的滅絕。

【泛哲學】歌詞本體論(三):弦外之音

我們在什麼條件下會把無聲的文字作品稱為歌詞?在前一篇文章中,我初步討論了歌詞本中無聲的文字作品的身分問題,以及兩種逼近其身分的方式,發現它們有各自的缺失。接下來,我要把本體論納入考慮,提出自己的主張。我將表明,歌詞的本體論種類是多樣的。而且,在首篇文章中反覆提及的反文字中心論帶來了特定的本體論蘊含:即便是無聲的歌詞,也必定以某種方式與聲響有關。這一點尤為重要,使我們對「歌詞就是歌曲的文字部分」的說...

【泛哲學】不然你是在玩什麼?「遊戲」的界限

「遊戲」是什麼?這個問題看似簡單,其實不然。在生活中,你會發現,小孩拿著一枝鉛筆,告訴你他在玩遊戲;鉛筆是遊戲嗎?如果不是,那孩子是在做什麼?反之在生活中,你也會發現,小孩玩著捉迷藏,卻告訴你他不是在玩遊戲;捉迷藏不是遊戲嗎?如果是,那孩子玩的是什麼?在此篇文章,筆者將分析「遊戲」語詞,藉由捕捉「遊戲」的概念,重新認識人類的遊戲行為。

【泛哲學】歌詞本體論(二):無聲之「歌」?

我對歌詞本體論的構想來自一次令人困惑的聆聽經驗:在流行音樂專輯中,歌詞是否可能被印刷在歌詞本上卻又不被唱出?換個方式說,印刷於歌詞本上的文字作品若未曾被唱出,它在什麼情況下會被稱為「歌詞」(而且這個主張是真的)?我將通過一個真實案例提出這個構想,並討論一些現成的回應方式。

【泛哲學】歌詞本體論(一):歌詞是文學嗎?從 2016 年諾貝爾文學獎談起

Bob Dylan at Massey Hall, Toronto, April 18, 1980 Photo by Jean-Luc Ourlin
歌詞是什麼?有人會說,歌詞是一種文學體裁。但是,如果歌詞是一種文學體裁,巴布·狄倫 (Bob Dylan) 的諾貝爾文學獎爭議從何而來?人們有什麼好理由說狄倫的作品有(或沒有)資格獲獎?我們可以從藝術本體論的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我將從三個部分來說明歌詞本體論:第一,經驗事實的基礎:我指出,至少對某些歌詞來說,其口語表現對批評和欣賞來說是本質的;第二,本體論上的澄清:我進一步主張,所有歌詞來說在本體...

【泛哲學】弗雷格與他的邏輯夢(中)

弗雷格的語言哲學有兩大部份,語言和語言所表徵的世界。在他的本體論中,他認同的存有物為函數和對象,而語言和它們之間的關係是一指涉 (denote/refer to) 關係。在本文中,我展示了弗雷格是如何分析語言,並且應用他的分析來解釋一些關於我們對自然語言的判斷。

【泛哲學】弗雷格與他的邏輯夢(上)

弗雷格花了大半生的學術生涯在進行邏輯主義計劃上 (the Logicist Project),期間,催生了我們現在說的語言哲學或語意學 (Semantics),而他的語言哲學——主要透過維根斯坦——促成了 20 世紀哲學界的語言轉向 (the Linguistic Turn)和分析哲學的形成。所以,他在哲學近代史中是不容忽視的,因為他一個人,哲學和邏輯在 19 世紀末都出現了革命性的改變。

【泛哲學】吃素救動物?非同一性問題對素食主義者的挑戰

如果我們推行素食主義的話,那些原本為了滿足食物需求而出生的小豬就不會被繁殖,牠們根本就不會存在!如果是不存在的話,還可以說甚麼痛苦不痛苦的?我就是知道如果我不堅持食肉的話,很多原來會出現的小生命將不會出現……沒錯,這一頭豬是死了,變成我面前的這塊豬排,但正正因為市場上有食肉的需求,這隻小豬才會被繁殖出來,然後有機會看見這個世界啊。如果不是肉食者的話,牠根本不會在這個世存在過!難道這樣不重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