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科技即將摧毀人人平等的世界觀!?讀《21 世紀的 21 堂課》 | 哲學新媒體
已有 人訂閱支持
書評

科技即將摧毀人人平等的世界觀!?讀《21 世紀的 21 堂課》

在自由民主的社會之中,人權概念已經深植人心。擁有這些基本權利,對我們而言,就像是吃飯喝水一樣,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存在。但是,本書的作者哈拉瑞認為,隨著科技的發展,...

您在這裡

難度:
2

前言

《21 世紀的 21 堂課》並非是一般的哲學普及讀物,而是以色列歷史學家哈拉瑞 (Yuval Noah Harari) 將他於演講和回覆信件時的內容進行整理並編輯成冊,所以文章的結構上並沒有一般哲學書籍的嚴謹度,也較少有詳細的概念分析。相對地,本書提及的內容十分廣泛,議題豐富,也非常有趣。為補充本書的哲學性不足,筆者在本文中會增加討論一些概念,提供讀者其他角度的說明與看法。

哈拉瑞在本書的第一部〈科技挑戰〉中,闡述了未來人類即將面對的問題,包含 AI (人工智能)造成的失業問題以及超人類時代問題,進而引出我們為何需要實行全球化。哈拉瑞接著在第二部〈政治挑戰〉中說明,我們如何可能達成全球化,他試著從文明、國族、宗教、文化等方向進行論述。第三部〈絕望與希望〉則是說明人類本身具有哪些特徵可能會阻礙我們的全球化目標,包含恐懼、愚蠢、自大,同時他也提出「世俗主義」(secularism) 可能是我們的救星。第四部分〈真相〉解釋了「後真相」(post-truth) 是什麼,人類是否真的相信真相,而我們是否可能在全球化的情況下實現正義?

最後一部——第五部〈生命意義〉將問題意識帶到最基本的個人:說明在必須全球化的時代,過去的對生命的見解似乎已經不管用了,那麼,我們究竟該如何面對自己呢?如果我們連當下活著的意義都不知道,怎麼還會有心思對未來的社會著想呢?

本文將著重在討論〈科技挑戰〉提出的問題與論點,並帶出一些〈政治挑戰〉的內容,希望給予讀者拋磚引玉的效果,引發讀者對本書詳細閱讀的興趣。

基本權利

在自由民主的社會之中,人權 (human rights) 概念已經深植人心:不論年齡、性別、種族、身分、地位,人人都享有相同的權利,像是生命權、自由權、財產權與參政權。擁有這些基本權利,對我們而言,就像是吃飯喝水一樣,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存在。但是,本書的作者哈拉瑞認為,隨著科技的發展,人人都擁有相同權利的世界觀很有可能被摧毀,而起因在於「超人類」 (Transhuman) 的出現。

在生物工程搭配 AI 興起之後,人類可能會分裂成兩群:一小群超人類,以及絕大多數位於下層且毫無用途的智人。1

超人類是什麼?他們又從何而來?

隨著當代生物科技的進步,尤其是醫療科技,許多原本認為是不治之症的疾病,都漸漸地變成可以預防與治療了,而人類的平均壽命也因此越來越長了。像器官老化、器官衰竭之類的問題,使用器官移植就可以解決。但是,就器官移植所需要的費用而言,一般人通常無法負擔,富人們卻沒有這個困擾。也就是說,富人們比一般人有更大的機會可以用錢買到生命。

如果現代富人可以用錢買到生命,未來或許就可以買到體能更佳的身體、更美的外表,甚至是能夠遺傳給後代更好的基因。 生物基因工程如果發展成功,也就是說,該技術可以讓人們選擇去除不良的基因,並使用優良的基因來取代。為了讓自己的後代從此高人一等,富人們就會紛紛加入基因改造的行列,讓自己與後代都獲得比原本更加優良的基因。這些經過基因改造的人們,原先在財力、地位上就已經比一般人來的高,現在連基因都比一般人優越。這些人可以稱為「超人類」。

受到基因改造的超人類們擁有較佳的頭腦與體能,再加上他們通常也具備一定的身分與財力。在一個依據自由主義 (liberalism) 建構的社會裡,自由競爭被視為是理所當然的情況,那麼,這些超人類們就可以發揮他們超人的所長,在競爭的環境中輕鬆地勝過一般人;他們將不只延續原有的身分、地位,甚至會被賦予統治、管理的責任。也就是說,在超人類出現的未來,管理階層可能會被他們一手包辦。在此同時,大多數的一般人可能連工作都沒有,遑論跟超人類競爭管理職。

為什麼一般人會沒有工作呢?因為科技的進展不只是有生物工程,還包含了 AI 與演算法。

AI 的進步將會造成大失業

由於科技的進步,AI 與演算法不斷進化,許多人會擔心,未來的工作都將會被 AI 取代。但是有另一些人則提出反對的意見,認為我們真的有需要這麼擔心嗎?機械的出現,的確取代了許多工人的工作,但是不見得那些人們就因此失業了。例如,耕耘機與自動化機器取代了許多農夫與工人,但也因為這些機器的出現而產生了新的工作,像是製作耕耘機的工廠、製作自動化機器的工廠等等。無人飛行器的出現,似乎取代了駕駛員的工作,相對的,也出現了製造、維護與操作遠端操控飛行器的工作團隊。擅自斷言 AI 科技的發展會造成大量失業,會不會言之過早

儘管目前還沒有造成大量失業,也不代表未來不會。

AI 技術相較於人類,最大的優勢在於「可更新性」與「可連結性」。個別電腦可以透過網路相互連結成為一個整體,而這樣的網絡,會使得 AI 做到全面掌握的境地,並且還能即時更新所有的相關資訊。哈拉瑞以自動駕駛為例,透過 AI 駕駛的車輛,不單單只是駕駛一台車,AI 所控制的是整個網路底下行駛的所有車輛。只要有任何交通法規的修正,或是路況出現什麼樣的問題,所有電腦就可以透過網路同步更新資訊,並快速掌握最新現況。這樣的能力是人類無法比擬的。

現代自動駕駛的技術已經逐漸成熟,未來極有可能會取代所有的駕駛工作;如果自動駕駛的技術完善,車輛會絕對地遵守交通規則,也不會有疲勞駕駛、酒後駕車等人為問題。如果讓 AI 駕車,比讓人類駕車更為安全、可靠,有什麼好理由不選擇使用自動駕駛呢?

同樣的,醫生依靠各種儀器診斷病人的病徵,那麼,只要機器可以判讀這些資料,機器也可以取代醫生的工作。藉著龐大的資料庫,跟全球電腦的同步連線,AI 可以不斷取得最新的資料,使它判讀的結果比一般醫生更加準確且有效率。那麼,我們還有什麼好理由優先相信資料庫不夠龐大、有可能會判讀出錯的人類醫生呢?

無人便利商店自動結帳櫃檯送貨的無人機,這些是已經實質出現在我們四周,逐漸取代人類工作的 AI 科技。等到這些科技更加完善,被取代的工作就會越來越多,我們還能相信 AI 科技的發展會帶來更多新型的工作嗎?即使有,製作新機械的工廠,在簡單的工作上也可能會由 AI 加以取代;而要加入 AI 工業,則需要頂尖的知識與技術,似乎不可能讓一般人輕易上手。也就是說,我們很可能會進入大失業時代2

新的種姓制度來臨

種姓 (caste)是一種社會階級制度,將社會上的人們區分為數種階層。而哈拉瑞認為,超人類的出現,造成的是一種生物種姓現象:超人類與一般人,將會因生物特徵(智能、體能......等等)的不同而處於不同的社會階層。這有可能會進一步造成「種化」(speciation) 現象:人類可能會分化為不同的生物種姓,甚至直接成為不同的物種。3

哈拉瑞認為,擁有優越能力且位於管理階層的超人類們,將會團結在一起,並將那些不優越的一般人視為不同的物種。自此,超人類跟一般人就不再是平等的存在了。或許有些超人類還存有仁慈之心,願意接納對他們而言毫無用處的一般人,但是,拋棄毫無用處、浪費地球資源的一般人,似乎是更加理性的選擇。4

無法相提並論的權利

哈拉瑞主張,超人類時代的一般人,將會被視為是毫無用途的人,甚至成為不同種族的存在5。因此,筆者認為,那將會使得一般人失去與超人類對等的權利。在此簡略補充人們失去的「權利」究竟是什麼。洛克 (John Locke) 提出天賦人權的概念,亦即自然權利 (natural rights)。他主張人類天生就具有一些固有權利,而且人人平等,每個人都享有相同的權利,不會因為種族、性別、國籍、語言、族裔、宗教或其他身分而有差異。我們目前享有的平等權,也是由此概念衍生而來。

如前段所述,超人類不會把一般人,或智人 (Homo sapiens),視為相同的種族。所以,超人類跟智人就不會享有相同的權利,就像是智人跟黑猩猩不會有相同的權利一樣。6

超人類來自於智人,超人類之間,可以「人人平等」,智人之間,也是「人人平等」,而超人類與智人之間卻絕對不會平等。畢竟,支配世界的生物已經易主,主宰地球的不再是智人。掌握一切的超人類,怎麼會讓智人跟他們平起平坐呢?

超人類時代的可能設想(一):去全球化

由於超人類只需要 AI 科技就可以自給自足,智人對於超人類而言是一種無足輕重的存在。那麼,筆者認為超人類時代至少有兩種可能的情況會出現:一種是哈拉瑞所論述的,超人類築起高牆,分隔出「文明區」與「野蠻區」,把智人踢出自己的生活圈7

如果區分出「文明區」與「野蠻區」,大家會各自過自己的生活。因為彼此是互不往來的狀態,乍看之下似乎沒什麼大問題。哈拉瑞認為這種情況就是在「去全球化」8。然而,哈拉瑞在本書的核心思想,其實就是:「該如何實行全球化」9

在這裡,筆者試著為哈拉瑞所謂的全球化提出說明。他所談論的全球化,不只是指企業在他國投資工廠生產產品並賣向全球,也不只是指各國之間進行跨國貿易,他更強調地球上的每一個人、每一個政府,都應該對地球本身有責任。我們不僅僅要對自己的國家、土地負責,對非本國地區的人民、土地也都有責任與義務,就像是住在同一個村裡的人一樣,要遵守共同的村規,不論是村長還是村民,都要一起幫村子努力做打算。

如果我們將會遭遇的問題是全球性問題,像是全球暖化等問題,那麼去全球化似乎就不是一個應該前進的方向。

超人類時代的可能設想(二):失去權利

而另一種可能的情況,筆者設想,可能是由超人類豢養智人,就像是我們飼養寵物一般。

筆者認為,或許超人類會意識到全球化的重要性,進而把智人拉進自己的生活圈,進而可以達到全球化的目的。但是,超人類與智人可能不是平等的合作關係,更有可能是豢養的狀態。若是超人類豢養智人的情況,在超人類完善的管理下大部分的問題或許能被妥善的解決,而智人們可能也衣食無虞。然而只要衣食無虞就夠了嗎?被豢養的智人儘管可能擁有一定程度的自由,或可以擁有自己的財產,但是肯定會失去一項重要的權利——參政權。

好比我們不會讓寵物們擁有決定食物的權利一般,工廠的股東們不會讓技術員有權利決定公司的營運方針,或是讓技術員決定誰當老闆一樣,超人類們也不會認同智人與超人類擁有相同的參政權。毫無工作能力的智人們,因為失去了經濟地位,同時也失去了政治地位。無法進入管理階層,就表示自己的生活環境永遠只能被他人掌握。雖然超人類可能會做出最好的政策,智人們似乎不用擔心這點,但這也讓人感到懷疑:跟智人不同種族的超人類,他們真的能夠懂得智人的需求嗎?10

除此之外,筆者好奇的是,被豢養的智人擁有怎樣的生存權呢?超人類會隨意屠殺智人嗎?筆者試著提出以下說明。

儘管智人被視為多餘的存在,如果超人類是仁慈的,大概不會隨意屠殺智人。或許超人類也會認為智人們擁有「智人權」,就好比我們現在也會主張動物有「動物權」(Animal Rights) 一般。盧梭在其作品《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與基礎》的序中提到:

...[一個人]對於其他人的責任,並不僅限於依照那些智者所傳留下來的課程內容,只要他無法反抗憐憫心所引發的內在衝動,他絕不會傷害另一個人,或一個有感覺的生物,......事實上,動物與我們在本質之上,一樣共享那些由感覺而引發的特質,這理由使我們可以判斷動物必然也擁有自然權利,而人們因此對於牠們有某種責任。事實上好像的確如此,就如同說,我不應該加害於任何人的原因,不因為他是有理性的動物,而因為他是有感覺的動物。11

盧梭認為,僅僅因為是「有感覺的生物」,就天生具有一種權利:「不應該遭受不當虐待」,而我們現在也普遍接受這樣的觀點,許多國家甚至都有立法「不得虐待動物」。我們能否預設,身為高人一等的超人類,不會違反這樣的道德觀點,所以至少智人們不會遭到屠殺或虐待?

儘管智人還保有一定程度的生存權,但是在發生極大災難的時候,還是可能會被超人類毫不留情的拋棄。就像發生大地震或火災時,我們無法顧及我們的財物或是寵物一樣。

總而言之,如果哈拉瑞的見解正確,未來地球的主宰將被少數的超人類們取代,而世界上較低階層的智人會因為生物上的不平等,永遠無法突破超人類的統治。

該如何改變未來?

由超人類統治智人與地球的未來,大概不會是我們想要的。有兩種情況可以防止這個事件發生:一個是阻止超人類誕生,另一個是全民都成為超人類。

哈拉瑞認為,若想要解決這個問題,並非只靠單一國家、政府就可以處理;若是美國政府下令禁止生物基因研究,但是中國政府依然持續進展,生物科技一樣會推進,只是可能進展的速度比較慢而已。12

同樣的,若美國大力推行而且普及給全國人民都能夠參與超人類計畫,但是其他國家的人們沒有參與,最後依然只會讓少數的超人類統治地球的情況出現,但是,這個方法其實會產生更多問題(父母有權利人工控制小孩的基因嗎?父母要為基改兒女的未來發展負起相應的責任嗎??13)。

另外還有一種可能,筆者認為就像是電影《X戰警》的世界觀一般,智人們對超人類制定相關的法律,強制壓抑超人類的發展與自由。就好比現在馬來西亞政府為了保護馬來人,制定了馬來人至上等相關法律,使得馬來人享有許多的特權等等14。在超人類還沒有足夠的勢力掌握政權之前,智人們就有危機意識,搶先一步團結起來限制超人類。但同樣的,若只有美國人限制超人類發展,俄國為了抵抗美國人,反而大力歡迎超人類的進駐,最後依然可能讓超人類獲得足以統治智人的勢力。

所以說,唯有全球所有國家、所有政府都採用相同的政策,才有可能解決這個問題。也就是說,真正實行全球化、實現地球村的概念才是解決之道。事實上,我們現在所面對的問題,像是地球暖化、核子戰爭環保議題,都是要全球一起努力才能夠真正獲得解決,僅僅只有單一國家或是少數國家在推動,根本無法解決。比如說,只有台灣在努力節能減碳、提倡環保、推行資源回收,其他國家一樣冷氣大開、大量使用一次性餐具、不回收資源,那麼,我們還是沒有真正做到環境保護的效果。

小結

科技帶來許多好處,同時也帶來了一些壞處。哈拉瑞主張基因工程將會帶來超人類時代,AI 科技將會帶來大失業。超人類時代可能讓一般人失去平等權,AI 科技則可能讓人們失去經濟地位與政治地位。唯有看見問題,才能找出解決辦法。除了上述那些可能的問題之外,當下我們就已在面對全球暖化、核戰危機等這些全球性問題。哈拉瑞認為,唯有真正實行全球化才有可能解決、預防這些問題的發生。

然而,儘管我們都知道實行全球化、實現地球村的重要性,但是,我們真的有辦法打從心裡落實全球化嗎?也就是說,我們真的會關心世界另一個角落的事,如同關心我們身邊的事情一樣嗎?

似乎就是因為不行,所以美國才會轉向虛無主義,不想再擔任維護和平的世界警察角色;所以英國才會脫歐,不想再參與歐盟的任何事務,只想專心管好自家的生活環境。若美國、英國,或至今仍無視全球暖化等國家的行為是符合人性的表現,那麼我們真有的辦法改變人性去實行全球化嗎?

  • 1. Harari, Y. Noah, & 哈拉瑞 尤瓦爾·諾瓦. (2018).  21世紀的21堂課. p. 96
  • 2. 哈拉瑞在書中有提到關於失業的可能解法,像是「全民基本收入」(UBI)。如果我們擴大對工作的定義,把「照顧家庭」視為一種工作,而政府把從富人們身上收取的稅金,給予他們作為基本的薪資收入,似乎就可以解決失業的問題。但是這部份還有許多問題需要探討,像是「全民」該如何定義?美國 3D 列印技術進步,不再需要聘僱勞工,造成孟加拉的廉價勞工失業,誰要負擔這些失業勞工的薪資?或是說,要給予到什麼樣的程度才算是「基本」呢?讓三餐能夠溫飽即可?還是要能夠買得起車輛?要讓孩子能夠上大學就讀?以上這些問題若解決不了,也無法實行全民基本收入。
  • 3. Harari, Y. Noah, & 哈拉瑞 尤瓦爾·諾瓦. (2018).  21世紀的21堂課. p. 97
  • 4. Harari, Y. Noah, & 哈拉瑞 尤瓦爾·諾瓦. (2018).  21世紀的21堂課. p. 96-97
  • 5. Harari, Y. Noah, & 哈拉瑞 尤瓦爾·諾瓦. (2018).  21世紀的21堂課. pp. 96-97
  • 6. 在此要釐清一下,自然權利有指明不會因為不同的「種族」而產生差別的權利,這邊的種族指稱的對象,可能是因膚色差異造成的白種人、黑種人、黃種人的差異,或是文化、國家不同所造成的差異,基本上這些差異在基因上並不大,所以還是會使得他們歸類為同一種智人。但是超人類跟智人儘管外表相似,在基因上卻有顯著的差異,所以不會歸類為同樣的種族。
  • 7. Harari, Y. Noah, & 哈拉瑞 尤瓦爾·諾瓦. (2018).  21世紀的21堂課. p.97
  • 8. Harari, Y. Noah, & 哈拉瑞 尤瓦爾·諾瓦. (2018).  21世紀的21堂課. p.97
  • 9. 哈拉瑞在本書的第二部〈政治挑戰〉試著討論是否有可能藉由文明、國族、宗教、文化實行真正的全球化。
  • 10. 這個問題近似於「群體思維」問題。面對問題時,科學家認為提出事實就可以解決,但是一般人似乎不會因為科學家提供的事實,就解除他們的疑惑。好比醫生提出資料給予病患「無法醫治」的診斷,病患卻不願相信該診斷,並接著去找其他醫生診斷,一直到持續有人告訴他們「還有救」才會停止。哈拉瑞在本書的第 15 堂課《無知》有較詳細的說明。
  • 11. Rousseau, J-J., & 盧 梭. (2015).  德行墮落與不平等的起源. 聯經經典. p.218
  • 12. Harari, Y. Noah, & 哈拉瑞 尤瓦爾·諾瓦. (2018).  21世紀的21堂課. p. 147
  • 13. 桑德爾, 邁可., & Sandel M. J. (2018).  訂製完美:基因工程時代的人性思辨.
  • 14. 本文發表時有「只有馬來人可以擔任公職」語句,經過查證,並非只有馬來人可以擔任公職,華人也有機會在政府任職,該語句的內容不符合事實,因此刪去該句。
作者
yoyosen
哲學讓我的心靈健全,桌遊讓我的心情愉快,因此我選擇這樣的哲學桌遊生活。 遇見哲學前,我讀資訊工程系;但我一直很困擾...

〈哲學原力訓練所〉課程平台上線,想要在家就能上點哲學課嗎?歡迎您加入課程!

訂閱哲學新媒體,可免費加入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