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古希臘正義觀:荷馬至亞里斯多德的倫理價值及政治理想

學習哲學是我期望自己提升對藝術理解的路徑,卻意外的沉浸於這門學科。 就像我原本認為爬山是項鍛鍊身體的運動,卻意外讓山林... 更多
難度: 
1
正義,在哲學討論的概念中,是個重要的老論調,從來都不是一個新鮮的話題。但台灣社會卻在哈佛大學政治哲學教授,邁克爾‧桑德爾(Michael J. Sandel)《正義:一場思辨之旅》的風潮下,開始關注此重要又老論調的哲學問題。其後2014年3月在台灣的「太陽花學運」與2014年9月在香港的「雨傘革命」,讓「正義」由思辯延伸到行動,再由行動反饋回來探索概念的定義。

所以,談「正義」可以說是當前最「潮」的話題。

本書特色

為什麼作者要以「正義觀」的研究為撰書題材呢?

依本書參閱的資料與希臘古詩詞中的內文考據扒疏,若只是因為「潮」,那就太看輕作者的用心。作者其實在導論內就交代了撰文的初衷:他認為有「正義社會」才會是「有序社會」。1因此,「藉由閱讀及詮釋他們的文本及思想,反省我們的生命現況,思索解決當下面臨的政治倫理問題的可能方式。」2這才是作者真正撰寫此文的用意。

但什麼是現今所面臨的政治倫理問題呢?是公平正義不得伸張嗎?還是另有它論?

若真的是公平正義不得伸張,其無法伸張的原因什麼?

是制度的缺漏?還是人心的問題?

由作者本書的行文推想,他應該是認為,現今所面臨的政治倫理問題乃:人在公平正義的理解上有所斷裂所致;所謂的正義並非知識也不是技藝3,而是一種德性

因此,就古希臘正義觀中,特別是柏拉圖將正義與城邦及靈魂相連繫,讓正義帶有強烈「好的德性狀態」的意味,可以回應作者想以古鑑今的初衷。故若能回到古希臘文本,考察古希臘人如何探究、處理「正義」這個概念,就變得至關重要。

「正義」到底是什麼?

因此,本書由荷馬的作品中,離析出對於「正義」 (  拉丁語 Dikē ;希臘語 Δίκη)的涵意說起,詳盡說明「正義」在不同語脈下所呈現的意思:(1)典型行為;(2)必然會發生之事。4而後到最精彩的柏拉圖與亞里斯多德對「正義」一詞在「形上知識的對象」上的對壘解釋。雖然師徒二人對正義看法大相逕庭,但作者認為他們卻在論說時卻同時分享一共同的理念:「正義確保每一個人擁有應該屬於也適合他的事物。」5這觀念還被延續到之後的依比鳩魯與西賽羅。

扒疏了這麼多文獻,讀者讀到這都頭昏眼花了,最後一定會問「正義」到底是什麼?

作者很貼心的於結論處,整理出荷馬至亞里斯多德正義觀中,必須要具備的元素,他提到:

(一) 程序公開透明
(二) 公共參與
(三) 法律及公平原則的訂定
(四) 言論自由
(五) 執法者守法
(六) 依法而行
(七) 對違法者的懲罰

以便讀者收攝想法,並期望讀者以此思考當今政治倫理,如果可能,甚至還延續到未來人類對政治道德文明的發展。

本書的價值

一般非哲學研究者往往對哲學家執著於某個概念的深究,都會感到既佩服又厭惡。佩服的是,他們怎麼能用如此細膩的邏輯推演,離析出這些概念的多層面向;但覺得厭惡的是,他們非得把概念說的這麼複雜嗎?讓原本好似清楚的概念變得模糊。

作者書中蘇格拉底的一段話,剛好能回應「為什麼哲學家喜歡深究的原因」的問題。

作者提到:

為區辨哲學家或非哲學家, 蘇格拉底認為: 哲學家關注的是「是」者;在非哲學家中具有看法(doxa)者所關注的是介於「是」者與「不是」者之間之物;而不具看法的無知者所關注的是「不是」者(476d-480a)。以美為例,哲學家知道美是什麼;具看法的非哲學家只能掌握經驗中美的事物,而它們擺盪在美與不美之間;不具看法的非哲學家則對任何的美皆無知。此外,只有關心「是」者之人才會看見事物自身,所以只有哲學家才能看見正義自身,擁有關於正義的知識(479e)6

而哲學家由於關注於概念的「是」,而非經驗中能具體掌握的 XX,故在推演中必然深究,以求挖出表象內的真義。

而作者即是在探求「正義」的「是」的態度下,構成了此書。此書可於作者行文間看到他對文字考據的真誠,與哲學探問熱切的態度。

此書論述「正義」由荷馬至亞里斯多德的觀點,適合非哲學研究者釐清「正義」的概念;適合初學哲學者建構對古希臘的政治倫理觀;適合哲學學習者模仿其行文脈絡的鋪成與解析文本的態度。

故此推薦這本好書。

主題產品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