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哲學】文化挪用冒犯了誰? | 哲學新媒體
泛哲學

文化挪用冒犯了誰?

根據哲學教授 Young ,「文化挪用一般理解為『文化局外人』對『文化局內人』文化產品的取用。」 其他相似的例子像是幾年前美國白人高中生穿著旗袍去舞會,在 Twitter 上被大力批評,或是瑪丹娜在...

您在這裡

難度:
2

2021 年 12 月,國際音樂巨星 Ariana Grande 在 Instagram 上發表幾張照片,經過外界大肆批評之後立刻刪除。這些照片讓我們看見 Grande 非常不一樣的外貌。她不但化妝使自己看起來像是單眼皮並具有黑直長髮(有別於招牌金髮高馬尾形象),也在打扮、造型上判若兩人。媒體和網友立刻質疑她故意讓自己看起來是亞洲人。這種非亞裔(尤其是白人)刻意透過裝扮讓自己看起來為亞洲人藉以蹭名氣的作法,被稱作 "Asian Fishing"。

事實上,這不是 Grande 第一次遭受相似指控。媒體和網友更曾經酸她 "Black Fishing",透過曬過的深色皮膚試圖使人誤以為她具有非裔/拉丁裔血統,掩蓋她其實根本不屬於這個族群的事實。Grande 並非唯一的例子:澳洲白人饒舌歌手 Iggy Azalea 也曾因為在 MV 中試圖讓自己看起來像黑人而被撻伐。具體來說,許多人將這種行為稱作不當的「文化挪用」(cultural appropriation)。根據哲學教授 Young ,「文化挪用一般理解為『文化局外人』對『文化局內人』文化產品的取用。」 1其他相似的例子像是幾年前美國白人高中生穿著旗袍去舞會,在 Twitter 上被大力批評,或是瑪丹娜在 VMA 頒獎典禮上因穿戴非洲柏柏爾族髮飾而引發爭議。

如果說黑人文化、亞洲文化是具有價值或值得被珍惜、慶祝的話,大家(尤其是西方世界)究竟在不爽些什麼呢?我們又有什麼合理的理由批評這些行為?又在什麼情況下文化挪用會是可被允許的?我將針對文化挪用指出為什麼它可能是有問題的,以及反對的意見。2

為什麼文化挪用冒犯了人?

我們可以確定的是,Grande 的作為引起一番爭議,冒犯了許多人。不過,究竟這個行為是否有問題,我們必須找到合理的理由。

被剝奪的自主性

如果要說文化挪用有問題,可能會在於被剝奪文化者失去自主性 (autonomy)。Todd 將文化自主性定義為一個人對於其出身背景和文化特性不受外界干擾的詮釋權利。3文化挪用者常常因為誤用  (misrepresentation) ,淪落刻板印象的呈現,使被挪用者失去自我發聲、正確詮釋文化的機會。不論挪用者的意圖是什麼,從爭議性高且具有種族歧視的「塗黑臉」(blackface) ,到因為喜愛、崇拜、甚至迷戀,或是純粹圖利行為(如 Grande 扮亞洲人,或是搖滾天后艾薇兒 (Avril Lavigne) 多年前備受批評的 Hello Kitty 影片),常常被視為局外人過度簡化,或是錯誤詮釋文化元素,使原本的族群對其所屬文化失去自主性,簡化成為商品、癖好 (fetish)、或是一種有趣的象徵而已。

當我們成為一種迷戀 (fetishizing),我們就僅成為被消費的對象,促成慾望的生產:我們成為流行、時尚、商品,我們成為腳本的素材、編舞的靈感、文學寫實主義。4

2015 年,臺灣通過一條名為《原住民族傳統智慧創作保護條例》的法案,目的就在禁止那些深具歷史文化背景的創作,如各種圖騰、樂曲、民俗技藝等被族群以外的人非經申請而濫用。這也是為什麼許多人除了認為文化挪用應被禁止之外,也呼籲族群應保存自己獨有的文化,避免應濫用而失去原本的價值。

2019 年,Kim Kardashian 將自己的內衣品牌命名為 Kimono,與和服的發音相同,同樣遭受撻伐。日本京都市長還寫了一封公開信請求他重新命名,說道

和服是在前人的不懈努力下,由豐富的自然和歷史中孕育出來的傳統民族服飾,是我們珍惜並精心傳承的文化。 此外,它還是工匠精神的果實,真正像徵著日本人的美感、精神和價值觀。

文化挪用的結果,像是把這些精心傳承的文化給不當利用、不當詮釋了。也難怪此事件引發大眾如此不滿,大聲疾呼「我的文化不是你的內衣」

剝削與權力不對等

對文化剝削另一個常見的批評,在於文化族群中不對等的關係容易造成剝削 (exploitation)。

文化剝削通常涉及主流文化對從屬文化中元素的挪用,在這種文化中,從屬文化像是要被「開採」和「運送回家」的消費資源……文化剝削包括殖民者文化看似表明接受或正面評價被殖民文化,但實際上仍是為加強殖民文化統治地位所做的佔有行為。5

在此,Rogers 將文化挪用與殖民主義連結。殖民統治者透過不對等的權力關係使用被殖民者的資源以統治並獲得利益,並不只包含勞力、原料、土地等,文化也是其中一部分。即便立意良善(認為文化是好的、有趣的,或是會分攤利益給文化弱勢者),在不對等的權力下,得到弱勢者合理的同意就變得格外困難,受到剝削的可能也很大。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只會看到大家對於白人的文化挪用感到不滿,很少看到有人攻擊穿西裝、打領帶的台灣人,或是原住民採用殖民者的習俗、妝扮等等。

因此,文化挪用往往必須按脈絡批判。關鍵在於特定文化族群的自主性是否受到威脅,以及它與主流文化不對等的關係,是否容易淪為被剝削者。

文化族群如何界定?

事實上,文化挪用的道德議題存在許多問題。如果文化挪用容易導致剝削,是不是代表身為漢人的我就不應該嘗試饒舌、綁髒辯,或是穿著原住民服飾?但我卻可以大方地穿著旗袍在大街上行走?仔細想的話確實是挺奇怪。此外,大部分人會認為挪用本身是文化保存、流傳與交流無法避免的,甚至可能為必要。因此,對於文化挪用這個敏感議題,重點應放在確保在挪用的過程中,盡量避免誤用、不尊重而胡亂詮釋、譏諷或利用弱勢文化族群等情形。

不過,若要仔細評判各個文化挪用的例子是否有問題,我們隨即面臨很大的挑戰:該如何區分文化「局外人」與「局內人」?正如首段所述,挪用本身的判定必定需要釐清誰屬於哪個文化群體。仔細思考就會發現,這並非想像中簡單明瞭。

我到底屬於哪個族群,究竟是要看我的膚色、血脈,或是我的生長背景、認同?又還是我會說的語言、從小到大習慣的服飾、遵循的習俗?Young 指出認定文化族群的困難性:

除了某些小型狩獵採集文化之外,並沒有任何群體共享一種語言、一種宗教以及所有相同的活動、文化習俗和核心信仰。 文化是相互交織和重疊的。 同一個人可以說是屬於西方文化、美國文化、新英格蘭文化、波士頓文化、基督教文化、非裔美國人文化。 甚至,要找到某文化群體成員的必要條件也並不容易。 種族似乎可以做為此必要條件,但種族的界定經常與文化一樣混亂。6

文化會相互傳播、交流而產生變化。不同文化群體中的人也會與「局外者」通婚。不論是用種族、外在特徵,或是認同,我們很難真正找到一個明確的界定判準,指出某人到底屬於哪個文化群體。

結語

我們可以從日常生活中眾多例子看見文化挪用可能衍生的問題。不過,在評斷之前,我們必須克服的是文化局內與局外人的區分困難。即使我們真的找到好的界定方式,什麼樣才造成不對等關係的剝削或是文化自主性喪失,也都是複雜的議題,必須經過縝密的思考,並不能單就因為有人感到被冒犯了就絕對是不對的行為。雖然如此,界定的困難或議題的複雜性不應阻止我們對相對弱勢文化的重視與尊重,並譴責惡意和無意的不當挪用情形。

台大工管系畢業,現為商業分析師。沒有哲學背景,但對哲學情有獨鍾。喜愛辯論和嘗試新事物,立志成為不討人厭的哲學家。
訂閱會員推薦
推薦
1 人投票。
訂閱哲學新媒體,支持作者持續創作、打造長長久久的哲普推廣與哲學教育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