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性/別之上的壓迫與解放——博恩「被性侵」批判的再思考 | 哲學新媒體
時事評論

性/別之上的壓迫與解放——博恩「被性侵」批判的再思考

近來,知名脫口秀演員博恩以「性侵犯」為題的演出,再次引發各界論戰。抨擊的火力多來自女性主義學者、性別專家/專欄以及女權運動人士。這些批評者認為,博恩坐擁男性霸權帶來的優勢,...
難度:
2
博恩夜夜秀多次因為笑話尺度遭到批評,引發許多人對「脫口秀幽默是否要有界限」的討論
近來,知名脫口秀演員博恩以「性侵犯」為題的演出1,再次引發各界論戰。抨擊的火力多來自女性主義學者、性別專家/專欄以及女權運動人士。2 3 4這些批評者認為,博恩坐擁男性霸權帶來的優勢,才會自以為幽默地看待性暴力問題,根本並非正視性別宰制的困境。因此,就算博恩調換加害人及被害人的性別,戲謔地說自己被老婆「性侵」,這個笑話本身仍是建立在性與刻板印象的連結上,把男性視為永遠充滿慾望、享受性的那一方,女性則是被動的且配合的一方。

按照這個邏輯,博恩的笑話不僅是站在父權思維下,鞏固「男賺女賠」的性權力邏輯,還模糊了展現權力與宰制才是性暴力的核心。對這些批評者而言,更嚴重的是,博恩身為擁有社會優勢的性別——男性——不但沒有對不對等性權力關係大聲疾呼,呼籲遏止性侵害,反而刻意強調女性在扮演主導地位時帶來的「情趣」,還試圖透過性別與生理結構差異帶來的不同性經驗,以娛樂大眾的方式消費性侵害,淡化其嚴重性及對創傷經歷的同理心。

這些批評看來似乎義正辭嚴,然而,當我們對他的批評同樣也是因他的性別而起,進而抨擊其演出內容時,我們真的有將兩性從二元對立的結構中解放出來嗎?或者,我們其實只是在為性別貼上更多標籤,且加深性別角色對每個人的禁錮?

不分性別的壓迫與宰制

Sexual Politics
《性/別政治》
西方第二波基進女性主義5代表人之一的凱特・米列 (Kate Millett, 1934-2017),在其經典之作《性/別政治》(Sexual Politics)6一書裡就曾強調「性即政治」,並將女性受壓迫的根源指向「父權制度」(Patriarchy)。

所謂父權制度,即刻意誇大男女兩性的生理差異,以此建立不平等的角色與邏輯——先豎立男性统治女性,是與生俱來、無需質疑的優先權,從而鞏固男性的支配地位,女性則淪為附屬角色。除此之外,社會藉由性別角色刻板化的過程,使女性主動或被動地接受性別秩序,消極服從、不再反抗,進而積極要求其他跟自己同樣性別的個體。

米列認為,父權制度 (Patriarchy) 的成功,源於「性政治」(Sexual Politics),即佔有統治地位的性別,將其權威拓展到具有從屬地位之性別的過程,藉以謀求或繼續維護自身權威。也就是說,父權制度藉由普遍化男性「理應」支配女人的思維與意識型態,並以法律、制度、政治、文化等各種手段來鞏固自身的支配地位與權威。

此處我們需注意,「性政治」一詞中的「政治」兩字,並不限於狹義的政黨政治、選舉等政治概念,而是存在於人際關係之間的不對等權力關係;存在於特定群體間的權力關係,則展現為某一群體用於對另一群體進行支配、壓迫與宰制的組合與手段。

米列的主張指出父權制度即男性支配是女性受壓迫的根源,但她並沒有認為透過拉抬女性地位、增加女性權利及保障,即可弭平差異,或可將女性從受壓迫、弱勢地位中解放。因爲這樣的做法,似乎扁平化了壓迫的問題與困境,把一個政治問題看成單純的性別問題了。其實真正造成壓迫與宰制的原因,不是性別,而是支配與從屬的權力關係。

當我們直覺地認為,男性為鞏固自身支配地位,維持全面控制的制度,才會造成各種不公平與壓迫的現象;解決之道看起來像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拉抬女性地位高於男性,讓原本傾向男性的社會、制度、價值觀轉而傾向女性。但事實上男女之間的的關係仍是緊張,且處在不平衡的狀態,依舊是是一種高對低的、控制與被控制的狀態。

因此,縱使改變行為主體的性別,讓女性在家中擁有支配、決議大權,進而給予女性在社會、政治參與上有優先機會,甚至默許或玩笑看待女性從事本質上仍屬控制的行為,譬如說:女性不可能作為性侵加害人——縱使女性真的侵犯男性,也是男性「賺到福利」——這些仍無濟於改善性別角色、刻板印象帶來的問題,更無法改變因支配與控制帶來壓迫。因為,將權力展現在違背他者意願的壓迫,又或控制他者依循自身意志而行動,不分性別。

從性別角色解放

讓我們再次回到博恩的例子,當他向觀眾透露婚後在家中與妻子地位是如何不對等,以及長期被妻子「性侵」的情況,不但沒有引發不快與抗議,反而博得觀眾的滿堂喝采時,可以發現許多微妙之處;當女性從弱勢躍升強勢、主導地位時,人們不僅對「願意讓位」的男性感到佩服與讚賞,還無法感受他正在面對來自於伴侶的壓迫、宰制行為,甚至根本不覺得這是個威脅,因為男性必然是強大的、對性享受的、不會吃虧的。不僅如此,針對演出的批評,先是否定他作為受害者、受壓迫者的可能,而後指責他身為男性,不僅沒有打破性別刻板印象,還繼續深化不對等性邏輯。

生在社會當中,我們總需要扮演某些角色,但到底是我們扮演角色?還是角色箝制了我們?
此處值得我們深思的是,女性主義確實是想將女性從被剝削、過往受男性壓迫的地位中解放。不過,當我們過分強調父權思維建構的生理差異是主因,堅持壓迫來自於男性與其霸權時,恐怕會使性別仍陷於二元對立、相互角力的困境,無法將個體從性別角色中解放。更重要的,這樣的思維可能忽略了,不只是男性,女性也可能會為了展現權力、控制他者,僅把他者視為從屬對象,也不尊重他者的主體性。換言之,不是性別造成壓迫,而是意圖支配、控制的權力。

當我們認清壓迫的本質是源自於展現權力、支配他者的慾望,以及不尊重他人的主體性,那我們又要如何處理性別歧視、壓迫的問題、落實兩性平權呢?

此處筆者也無法給出一個簡單明瞭的指示,但誠如米列給我們的提醒:根植於社會的性別角色,使得支配與從屬的權力關係變形成性別問題,仍被繼續遵循且維持。因此,我們該思考是,生理性別 (sex) 或許是我們認識他者的第一個面向,與之關聯的性別角色——男性就該強勢、陽剛、主導,女性就該順從、陰柔、被動——是社會與文化共同形塑的產物,是建立自我認知的方式,也是參與群體生活的一種身份,更是我們對自我與他者貼上的標籤,但這些都只是我們眾多面向中的一個,並非我們的全部。

當我們將自己從支配與從屬的思維中解放出來,才會正視權力不對等所帶來性侵害、家暴、歧視等許多問題;於此同時,意識到性別角色有其侷限,而嘗試認真且誠實地認識每個獨具特色與差異的主體 (Subject) 之際,或許才能不再用雙重標準檢視同樣的行為,也不會扁平了本是多面向的人。

作者
江伯瑩
兒時的夢想是成為法律人,越是長大才發現不喜框架,醉心於思辨與改變,更相信哲學是一種生活模式,而不是象牙塔裡的知識。...

喜歡哲學新媒體的文章嗎?敬請訂閱哲學新媒體,支持我們寫作更多哲普內容,也能跟哲學人一起創造更棒的網站使用方式與體驗,還能增加講師、辦更多有趣的哲學活動與課程,和熱愛思辨的你一起翻轉社會與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