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不戰而屈人之兵:孫子兵法與假訊息戰 | 哲學新媒體
時事評論

不戰而屈人之兵:孫子兵法與假訊息戰

澳洲與中國的外交風波
在網絡社會,虛假信息可以擺脫傳統民族國家的邊界限制,影響更多人。某些類型的虛假信息(如陰謀論和輿論宣傳)十分隱晦,難以揭穿,呼應中國強調欺騙和非直接對抗的傳統戰爭哲學。從某種角度來看,...

您在這裡

難度:
3

戰爭多被定義為國家或民族之間通常公開的武裝敵對或者衝突狀態。然而隨著數位媒體技術的發展,當代戰爭的邊界日益模糊。在這個領域之中,普通公民和非政府組織等非傳統參戰者與政治團體和軍隊等傳統武力使用者膠著在一起。

假訊息戰惡意傳播旨在誤導、欺騙或傷害的虛假信息。威權政權中的虛假宣傳活動往往是由國家贊助和高度協同的。假訊息戰也成為地區和國際衝突中的戰爭代理人。早在 2019 年,《紐約時報》就指出,中國政府一直在對香港抗議者發動假訊息戰,將抗議者稱為西方支持的恐怖分子。最近的俄烏戰爭見證了俄羅斯虛假訊息的大規模傳播,以致歐盟以及 Facebook 和 Twitter 等數字平台上禁止了親俄媒體。台灣最新國防報告書亦將信息戰確定為一種新的安全挑戰。

孫子兵法
虛假信息的傳播依賴於公眾參與,例如點讚、分享和評論。在網絡社會,虛假信息可以擺脫傳統民族國家的邊界限制,影響更多人。某些類型的虛假信息(如陰謀論和輿論宣傳)十分隱晦,難以揭穿,呼應中國強調欺騙和非直接對抗的傳統戰爭哲學。從某種角度來看,假訊息早在春秋時代孫子的《孫子兵法・謀攻》中就被提到戰爭哲學的經典高度。孫子認為「故善用兵者,屈人之兵而非戰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毀人之國而非久也」(白話翻譯:所以善用兵的人,使人屈服的方法不需要通過戰爭,攻下敵人城池不需要打仗,摧毀敵國不需長期作戰)。總的來說,《孫子兵法》中:奇正、虛實和形勢此三概念,可以幫助我們進一步來理解假訊息戰。

奇正,可幫助我們區分隱密的戰爭形式與明確的武力軍事行動。「正」意味著直接和正面的攻擊,而「奇」意味著斜向和意外的攻擊。假訊息戰類似於發生在非物質領域和領土上的間接戰爭。孫子主張將奇正結合起來。《孫子兵法・兵勢》提到:「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白話翻譯:凡是與敵人交戰,以先出的部隊正面迎敵,以餘下的部隊出奇制勝。 )。奇正相生、變化的無窮。在當代政治、外交和軍事等正面戰鬥外,假訊息戰開闢第二戰場,以出其不意,攻其不備。

虛實,意指描述假訊息戰中半真半假的內容。 「虛」意為虛假,「實」意為真實。前中國新聞記者何清漣稱,中國新聞系統慣與國家機器合作,巧妙炮製半真半假的訊息1。生硬的假新聞或宣傳易引起大眾懷疑,似是而非的信息難以反駁和揭穿。《孫子兵法・虛實》提出「故善攻者,敵不知其所守,善守者,敵不知其所攻」(白話翻譯:善於進攻的人能使敵人不知道怎樣防守,善於防守的人,敵人不知道從哪裡進攻)。模棱兩可的虛假信息形成持續的攻擊,讓敵人不知道該捍衛什麼,因為回應半真半假需要耐心和精確的敘述,一不留神就會出錯。

形勢,可指出假訊息戰如何生產聯盟並製造敵意。「形」 意味著形勢和配置,而「勢」 意味著位置和潛力。《孫子兵法・虛實》講到,「兵無常勢,水無常形」(白話翻譯:用兵打仗沒有固定的方式,就好像水沒有固定的型態 )。虛假信息利用數字地形2和商業利益,大量製造盟友,即使這些盟友可能本身並不知情,或者是臨時盟友。台灣民主實驗室一項研究發現,台灣網紅可能幫助宣傳中國虛假信息以獲取金錢收益。這樣,台灣網紅就變成中國假訊息戰中莫名其妙的僱傭兵。澳大利亞智庫還發現,中國政府官員和官方媒體頻繁引述西方邊緣媒體和陰謀論網站,並將這些聯盟稱為「奇異伙伴」(strange bedfellows)。

下面將以《和平之師》這個例子將孫子的三個概念具體應用於分析假訊息戰。這三個概念可幫我們回答以下關鍵問題,比如誰是主要的當事人?除了虛假信息之外,是否使用了不同的戰爭策略?涉及哪些虛假信息?敵人有何反應?反應是否有效?假訊息戰是形成了新的聯盟?

2020 年 11 月 22 日,中國插畫家烏合麒麟在微博上發布了電腦生成圖片《和平之師》。在照片中,一名咧著嘴笑的澳大利亞士兵似乎正在割斷一個抱著羊羔的阿富汗孩子的喉嚨。標題用英文寫道:「別害怕,我們來給你帶來和平!」一周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推特上轉發了這張圖片,並評論道「對澳大利亞士兵殺害阿富汗平民和囚犯感到震驚。我們強烈譴責此類行為,並呼籲追究他們的責任。」當時的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隨後在新聞發布會上要求中國就推文道歉。作為回應,烏合麒麟發布了另一張圖片,《致莫里森》。畫面中,莫里森一手用澳大利亞國旗的一角蓋住屍體,另一隻手指向一位被西方記者包圍的正在繪畫的少年。

奇正在這個事件中作用於兩個層次。首先,趙誤導性地籠統影射澳大利亞士兵對兒童的謀殺儀式。逼真的電腦生成圖像並未被註明是藝術創作。這條假訊息是帶著政治諷刺面具的惡意誹謗。其次,當時中澳關係因新疆人權、香港反送中抗議、貿易戰和南海衝突等爭議而急轉直下。該推文開啟一場間接的假訊息戰,以報復其他更直接的戰爭。

虛實要求我們釐清烏合麒麟作品和趙氏推文中的半真半假。澳大利亞士兵確實在阿富汗犯下戰爭罪行,澳大利亞國防軍正在調查這些罪行。然而,並無證據表明有士兵對兩名 14 歲阿富汗兒童進行割喉處刑。這條推文指控澳大利亞特種部隊成員犯下的罪行,同時省略了肇事者受到嚴肅調查和指控。

反擊半真半假需要區分謊言和真相、澄清誤解、回應謊言和強調真相。然而,莫里森在新聞發布會上的回應既不具體,也不澄清。他回應道:

毫無疑問,中澳之間存在緊張關係。但這不是解決問題的方式……澳大利亞會繼續耐心尋求以成熟負責的方式解決我們的緊張關係……中國處理這些問題的方法是直接參與部長間的討論和對話。

中國慣於旁敲側擊,而澳大利亞則要求以正面對決。對中國戰術的誤解導致澳大利亞反應不力,這給了中國第二次進攻的機會。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回應

澳方對我同事的個人推文反應如此強烈,是想說明澳大利亞有軍人冷酷地殺害阿富汗無辜平民有理,但有人譴責這種冷酷罪行反而無理了嗎?阿富汗人的生命也是命!

分析形勢,這條假訊息建立了兩個聯盟。它成功地將阿富汗招募為神話般的盟友,並引發中國國民的排外情緒。《和平之師》中豐富的象徵符號使它成為神話 (myth)。澳大利亞國旗環繞著破碎的阿富汗國旗圖案拼圖,暗示了澳大利亞在陷入困境的阿富汗的暴行。在包括伊斯蘭在內的許多文化中,羔羊象徵著無辜和犧牲。《和平之師》創造了一個殘酷且偽善的西方,以和平的名義對無辜者施暴。諷刺的是,儘管說「阿富汗人的生命也是命」,但當塔利班在阿富汗重新掌權時,中國卻置身事外。

這條假訊息激起中國受眾對西方民主國家的憤慨。很多人誤以為《和平之師》是一張戰爭照片。許多中國網民在烏合麒麟的微博賬號下表示支持,並「出征」莫里森的推特賬號3。中國網民在非中國媒體平台上反諷,例如「烏合麒麟確實在撒謊。被殺了兩個孩子,他只畫了一個。我要舉報他!」。一位中國 YouTuber 對烏合麒麟的兩張圖片進行藝術分析,稱它們為「中國文化威懾」。另一位指出,兩面澳大利亞國旗可以連接,這意味著「莫里森手中的國旗其實已經浸透了鮮血」。

數位時代的戰爭具有公民參與的特徵,這也帶來權力動態的改變,以及對戰爭是否還能被置於線性「指揮-控制」舊範式之下的討論。由此看來,國家支持的假訊息戰可以作為一種微妙而持久的參與式數字戰模式進行,以期敵國「不戰而降」。

  • 1. He, Qinglian. 2008. The fog of censorship: media control in China. (trans.) Frank, Paul. New York: Human Rights in China
  • 2. 數字地形是以數字的形式來表示實際地形特徵的空間分布,廣泛用於地理資訊系統 (GIS)
  • 3. 「出征」是中國網絡用語,意為集體翻越中國防火牆,在國際社交媒體平台上大肆攻擊知名人士。
墨爾本大學博士。研究澳大利亞、台灣與中國的數位參與,興趣領域包括媒體文化艺术、城市政治、假訊息、直播電商。博士論文探討數字場所營造(digital placem... 更多
訂閱會員推薦
推薦
0 人投票。
訂閱哲學新媒體,支持作者持續創作、打造長長久久的哲普推廣與哲學教育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