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編譯】疫病當道為什麼有人捍衛不打疫苗的權利? 人可以為了個人自由不打疫苗嗎? | 哲學新媒體
國際編譯

疫病當道為什麼有人捍衛不打疫苗的權利?

人可以為了個人自由不打疫苗嗎?
在 5 月初的一份民調中,23% 的美國人不願意施打新冠肺炎的疫苗,根據美聯社公共事務研究中心 5 月底的最新民調,只有一半左右的美國人願意接種疫苗。為什麼會有人冒著染病死亡的風險都不願意打疫苗呢?個人自由能夠上綱到反疫苗、為害群體的程度嗎?看看哲學家布倫南怎麼說。
Share

雖然對於新冠肺炎的疫苗何時問世,各界看法不一,但唯有疫苗問世,疫情才能夠真正獲得控制,是各界的共識,然而,「反疫苗人士」 (anti-vaxxer) 的存在卻是一個不容忽視的變數,特別是在美國。在5月初的一份民調中,23% 的美國人不願意施打新冠肺炎的疫苗;另一份民調則指出,14% 的受訪者不願施打疫苗,22% 表示不確定;根據美聯社公共事務研究中心 5 月底的最新民調,只有一半左右的美國人願意接種疫苗。對於確診和死亡人數仍雙雙高居全球之冠的美國而言,這鐵定不是一件好消息1

雖然所謂的反疫苗人士只佔美國人口的一小部分,但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時期卻特別「大聲」(部分是因為川普常質疑公衛專家意見所致),尤其是在社群網站和街頭上,4 月時反疫苗人士還曾舉辦一場「自由健康高峰會」 (Freedom Health Summit) 。他們推銷各種陰謀論,包括比爾蓋茲正計畫用疫苗在全世界所有人的身體中植入為微晶片2,以追蹤每個人的一舉一動。

除了陰謀論,反對疫苗常見的理由還包含質疑疫苗可能導致嚴重的併發症,例如過敏反應;或是宗教上的理由,在疫苗問世之初,有基督徒認為施打疫苗倖免於死有違帝旨意,至今仍有基督徒拒絕施打;此外,另類醫學如脊骨神經醫學、順勢療法,其理論也建立在反對疫苗的立場上。

衛報》指出,美國的反疫苗浪潮不是草根運動,不乏知名人士,背後還有2個資金雄厚的組織協助他們在臉書上打廣告,分別是「停止強制接種疫苗」 (Stop Mandatory Vaccination) 以及「兒童健康防禦組織」 (Children's Health Defense) ,後者由羅伯特‧F‧甘迺迪之子(也是約翰甘迺迪的姪子)所領導。此外,就連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在 2008 年競選期間也曾質疑疫苗會導致自閉症(此說法被主流科學界駁斥),不過歐巴 2015 年已改口宣稱疫苗背後的科學是無需質疑的3

除了美國之外,德國和澳洲等地的反疫苗聲浪也在高漲,但美國格外嚴重,耶魯大學的流行病學家薩德‧奧馬爾博士 (Dr. Saad Omer) 直言,這個原因不僅是因為美國是多元社會,在美國宣傳的效果也最好。

崇尚自由的美國人

一旦新冠肺炎的疫苗問世,政府強制人民接種似乎是勢在必行,但能夠說服崇尚自由的美國人嗎?目前美國的 50 州均規定兒童必須接種疫苗才能上公立學校,不過要打哪些疫苗、誰可選擇不用打,各州的規定不盡相同,大多數的州允許因為宗教上的理由決定不施打,16 個州可提出私人或哲學上的理由,譬如自由意志主義 (libertarianism) 。

自由意志主義認為個人對自己有絕對的所有權,不容侵犯
何謂自由意志主義?有時會被描述成自我所有權 (rights of self-ownership) 的理論,以羅伯特•諾齊克 (Robert Nozick) 為代表,該理論主張:個人擁有對其自身最高的控制權利,包括控制自己身體的權利,以及在他人未經自己同意的情況下,不得利用自己身體等權利的集合4,還可以推廣到對私有財產類似的控制權利。

自我所有權概念的吸引人之處在於簡潔,不但可作為正義理論的根基5,也可很直觀地解釋有些行為為什麼是道德上錯的,例如強暴他人之所以是錯的,因為這是在違反了某個人的意志的情況下利用其身體;自我所有權也可以解釋為何暴力攻擊他人是錯的,但在自願參加的拳擊比賽中打傷他人並不是。

然而,若是將自我所有權推到極致,那麼很難允許政府對稅收進行重分配 (redistributive taxation) 的行為:政府不應未經人民同意將稅收運用在社會福利,因為在道德上視同為強迫勞動,而強迫勞動正是違反他人的意志控制其身體,這也是諾齊克知名的主張之一。此外,自我所有權的概念也無法和效益主義的主張相容,譬如未經同意犧牲少數人,以拯救多數人的性命,哪怕是被拯救者遠多於被犧牲者6。在這些例子中均凸顯出自由意志主義和社會整體利益的衝突。

不過自由意志主義五花八門,有的是循著經濟學的進路,譬如奧地利經濟學派的大師海耶克 (Friedrich von Hayek) 和米塞斯 (Ludwig von Mises) ,或是從日常道德心理學出發的亞當斯密 (Adam Smith) ,各有其理論基礎。聖地牙哥大學的哲學教授馬特•茲沃林斯基 (Matt Zwolinski) 認為,沒有單一的自由意志主義理論,甚至可能不存在所有自由意志主義者都認同的道德原則7史丹佛哲學百科以此概括:

自由意志主義極度看重個人自由,人們可以被要求去做某些行為(最明顯的莫過於避免侵犯他人權利),但不能被強迫去促進社會的整體利益,因此自由意志主義者通常會捍衛個人自由和私有財產的權利,如支持同性婚姻的權利、毒品除罪化、開放邊境、反對多數的軍事干預。

對自由意志主義者來說,問題不在於個人應不應該施打疫苗,而是政府強制人民接種疫苗是不是可被允許的 (permissible) ,雖然全民接種疫苗對整體社會有利,但政府能夠以此強迫人民嗎?

自由意志主義者應支持政府強制人民接種嗎?

布倫南 (Jason Brennan, 2013)
2016 年美國哲學家傑森•布倫南 (Jason Brennan) 曾在「一個支持強制疫苗接種的自由意志主義案例」 (A libertarian case for mandatory vaccination)  8這篇文章中提出論證支持政府強制接種疫苗的行為。布倫南並非討論自由意志主義是不是正確的主張(雖然他是自由意志主義者),而是試圖論證:即便是強烈反對政府干預人民自由的自由意志主義者,也應支持強制疫苗接種,那麼政府強制人民接種疫苗的理由便非常站得住腳。

布倫南先舉出若干自由意志主義者會接受的思想實驗,第一個的版本如下:

有一個由 10 名神射手組成的行刑隊,將要槍決一名無辜的孩子,任何一位神射手命中的部位都能夠致他於死地,此時行刑隊邀請你擔任第 11 位射手,眼下除了接受或拒絕,沒有可以讓這名孩子幸免於難的方法。

布倫南認為,大部分的人直覺上會同意加入行刑隊是錯誤的行為,也會同意「以強制力阻止你參與行刑」是可允許的,即使那名無辜的孩子終究難逃一死。在布倫南看來,我們之所以有這樣的直覺,是因為接受了一條「清白原則」 (clean hands principle) :

我們具有不得參與「共同傷害行為」(collectively harmful activity) 的道德義務。9

何謂共同傷害行為?布倫南定義為由一群人所造成的傷害行為,其中「每人個別的參與是可被忽略的」。布倫南指出,過去的論證10沒有掌握到「未接種疫苗以致傳染給他人」的行為本質,亦即一種共同傷害的行為,當一群人沒有接種疫苗,我們無法輕易地將傳染給他人的責任歸咎於其中某個人(因資訊不充足),例如指著某個人的鼻子說:「因為你沒有施打疫苗害其他人染病!」我們充其量只能譴責整個群體,在行刑隊的思想實驗中也是如此(但布倫南認為原因並非是資訊不充足,而是因為不論個別的射手是否參加行刑,都改變不了這名孩子死亡的結果)。

由此看來,若是自由意志主義者接受清白原則,他們也會同意政府強制人民接種疫苗是可被允許的。為了更貼近未接種疫苗以致傳染他人的情況11,布倫南之後還引入了「不可承受風險」(unacceptable risk) 的概念12擴充清白原則:「我們具有不得共同施加不可承受風險行為的道德義務。」並提出另外兩種版本的思想實驗。其中一個版本是行刑隊以擲骰子的方式決定是否射殺孩子,雖然結果未必會造成傷害(如同未接種疫苗未必會傳染給他人),但自由意志主義者也不會允許對這名孩子施加「不可承受風險」,因此擴充的清白原則也成立。

不過在 2018 年,一位來自荷蘭烏特勒支大學的哲學碩士生查理‧布倫登 (Charlie T. Blunden) 13對布倫南的論證提出修正。在他看來,布倫南所舉出的行刑隊思想實驗無法類比為強制疫苗接種,行刑隊中的任何一位射手開槍的行為,是那名孩子死亡的「充分但非必要條件」,反觀任何一位未接種疫苗的人,對於傳染病的散播「既非充分也非必要條件」,原因在於一旦整體人口接種疫苗的比例跨過一定的門檻,亦即達到「群體免疫閾值」(herd immunity threshold) 14,便能夠遏止病毒傳播,因此類比無法成立。

布倫南的結論必須加上一個前提:若是群體免疫的比例未達到閾值,亦即任何一位未接種疫苗的人都會增加傳染的風險,那麼從自由意志主義者的角度來看,政府確有充分理由進行強制疫苗接種。15

個人自由和整體社會利益的衝突

個人與群體,到底應該是什麼關係?
在疫情期間,政府是否能夠強制人民接種疫苗,以及近來許多國家的人民上街頭抗議政府封城的措施16,諸如此類的議題,背後都指向個人自由和整體社會利益的衝突。至於布倫登修正之後的論證是否成功?有待自由意志主義者提出更多反駁17

英國皇家兒科和兒童健康學院的教授海倫•貝德福德認為,政府強制人民接種疫苗可能會造成反效果,尚未決定是否施打疫苗的人將變得更加抗拒18。因此,在面對層出不窮的新冠肺炎陰謀論,傳播關於疫苗的正確資訊,以及建立民眾對醫學專業的信任是不可或缺的19

  • 1. 反對疫苗聲浪惡化傳染病的傳播已有前例,歐洲在 2018 年麻疹病例暴增 3 倍,罪魁禍首是烏克蘭的反疫苗聲浪。Measles cases have tripled in Europe, fueled by Ukrainian outbreak | Science | AAAS
  • 2. Are Bill Gates and the ID2020 Coalition Using COVID-19 To Build Global Surveillance State? | Snopes
  • 3. In 2008, Obama called science on vaccines 'inconclusive' - POLITICO
  • 4. 還包括轉讓、補償、強制執行等衍生性的權利。
  • 5. 不過並非所有自由意志主義者都把自我所有權視為建構理論的基本原則,甚至連諾齊克似乎也不這麼認為。Brennan, J., & van der Vossen, B., 2017, "The Myths of the Self-Ownership Thesis," in J. Brennan, B. Van der Vossen, and D. Schmidtz (eds.), Routledge Handbook of Libertarianism, New York: Routledge.
  • 6. 不過也有許多自由意志主義者接受弱版本的自我所有權,以允許「有限度幫助他人義務」的存在。
  • 7. Libertarianism | Internet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 8. Brennan J, A libertarian case for mandatory vaccination, Journal of Medical Ethics 2018;44:37-43.
  • 9. 布倫南認為,行為效益主義、規則效益主義和康德義務論都可以推導出這條道德原則。
  • 10. Flanigan, J. A Defense of Compulsory Vaccination. HEC Forum 26, 5–25 (2014).
  • 11. 為了論證方便,布倫南也提出疫苗的若干假設:高效率、低副作用、免於某種嚴重的疾病,且支持前 3 項假設的證據強而有力,以至於拒絕施打疫苗的人是不理性的。自由意志主義者或許會指出,布倫南還仰賴第 5 個假設:政府會很公正地強制所有人接種疫苗,然而政府實際上有濫用權力之虞,因此不應交由政府強制接種疫苗,但布倫南指出,從歷史上來看,政府接種疫苗的成效斐然,不應作為反對的理由。
  • 12. 布倫南承認,自由意志主義者必須要提出一套理論,以區分可承受和不可承受之風險。不過他在文章中並未說明,而是訴諸直覺。
  • 13. Blunden CT, Libertarianism and collective action: is there a libertarian case for mandatory vaccination?, Journal of Medical Ethics 2019;45:71-74.
  • 14. 至於群體免疫閾值有多少?取決於該傳染病的基本傳染數 (basic reproduction number, R0) ,指的是在沒有外力介入,而且所有人都沒有免疫力的情況下,一個感染到某種傳染病原的人會把病原繼續傳染給多少其他人的平均值。根據維基百科 (2020.5.30) ,新冠肺炎的 R0 介於 1.4 和 3.9 之間,由此推算出群體免疫閾值為 29% 至 74%。
  • 15. 有人可能會質疑布倫登修正過後的版本,加上了群體免疫是否達到閾值的前提,將削弱布倫南原本的論證,因政府並沒有充分理由強制「所有人」接種疫苗。不過布倫南在論文中並不是要論證政府應強制「所有人」接種疫苗,而是政府強制人民接種疫苗的行為是否可被允許 (permissible) ,當然這可能會衍生出另一個問題:在群體免疫達到閾值之前,誰應該被接種?不可能是「所有人」,通常是以老人、小孩等高風險族群優先。感謝審稿人提出這項質疑。
  • 16. Anti-lockdown protests around the world | Reuters.com
  • 17. 不過美國自由意志主義月刊《理性》指出,其實不需要政府強制接種疫苗,一旦愈多人死於新冠肺炎,也會有愈多人願意施打疫苗。見 Less Than Two-Thirds of Americans Are 'Very'  or  'Somewhat'  Interested in COVID-19 Vaccinations – Reason.com
  • 18. Vaccinations important and highly effective, says child health expert | RCPCH
  • 19. 在理想情況下,只要每個人對於疫苗都具有正確的知識,所有人都會選擇施打疫苗了嗎?我認為不盡然,有人基於宗教上的信念拒絕施打疫苗,也有人可能會抱著搭便車的心理:一旦群體免疫達到閾值,自己便不須接種。因此政府或許還是得強制人民接種疫苗。

喜歡哲學新媒體的文章嗎?敬請訂閱哲學新媒體,支持我們寫作更多哲普內容,也能跟哲學人一起創造更棒的網站使用方式與體驗,還能增加講師、辦更多有趣的哲學活動與課程,和熱愛思辨的你一起翻轉社會與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