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908 台南讀書會:病腦啟示 banner
  • 20190825 桃園讀書會:知識的不正義
  • 哲學床邊談 banner

【哲學焦點】淡如水,卻真切入骨的儒者風骨實踐家——弔蔡仁厚先生

蔡仁厚

蔡仁厚
牟宗三文化講座 (2011/11/23),蔡仁厚榮譽教授帶領師生認識中國哲學的發展

2019 年 6 月 4 日,透過當代新儒家的奮鬥-理性的守護者的臉書專頁,鵝湖月刊轉發蔡仁厚先生女兒的發文。文如下:

我爸爸今晨四點多安詳離世了,走得很平穩。
爸爸遺願一切從簡,就以壽慶研討會作為跟大家的告別。
媽媽作了簡單的告別辭,傳達給親友們。
福壽全歸紅喜事
雙壽雙喜世所罕
完滿無遺憾
何須多弔唁
長風萬里碧雲天

我的碩士學位其中之一即在東海哲學系獲得,而蔡仁厚老師即是我當時碩士論文的指導老師。

依稀記得蔡老師有本小書,寫著所有在他手中學習畢業的學生評點,我在其中也只是一個資質平庸的學生而已。

以往上課時都是直接前往老師在台中一中旁的住家聽課,師母會準備水果、茶水於餐桌上,學生則以老師為半圓依序往外坐,早來的學生通常能做到桌邊。其實老師上什麼我都忘記了,但我最記得的是我跟他私底下往來過三封信,第一封是告知老師我要先休學,到中國另讀一個碩士學位,第二封是回國說明想完成東海學業,第三封是反省自己對虛名膨脹(學歷)的看破。

我最記得是第三封信,老師在有一天的下課跟我說,這封寫得好。那一瞬間,我忽然好像有一點理解這位老師所在意的。

我認為他是一位「踏實的儒家實踐學者」,而這踏實的特性貫串他漫長的學者生涯。

如果你讀過蔡老師的著作,諸如:《儒家心性之學論要》(1990,文津)、《儒家的常與變》(1990,東大)、《中國哲學的反省與新生》(1994,正中)、《新儒家與新世紀》(2005,學生)、《宋明理學.北宋篇》(1977,學生)、《宋明理學.南宋篇》(1980,學生)、《新儒家的精神方向》(1982,學生)、《孔孟荀哲學》(1984,學生)……等等,你就會發現在他的著作中鮮少創發特別觀點,但卻是很真確、平實的闡述了儒家學者自己原來的觀點,在我看來這有點像孔子「述而不著」的氣息,但卻是最真實、學術融通的真功夫。

這樣的真功夫,是反覆研讀,通透歷代儒家學者的理論後,將這些理論內化,然後呈現出來的。看蔡老師行文授課時,彷彿什麼都沒有多加創說,卻是將歷代儒學家各自觀點中最細緻的論點,以最淺顯的方式闡釋清楚,這是真功夫。

而這樣做學問的態度是踏實淡如水,卻真切入骨的,蔡仁厚老師實實在在的將儒者精神幻化成具體風骨。換句話說,儒家對生命的原則與體會,老師用身體力行的方式,展現在生活中、教學中、著書中、做事原則中;套一句《論語·述而》的文句,就是「君子坦蕩蕩」。

「君子坦蕩蕩」除了跟下句「小人長戚戚」相互對照論述,「君子坦蕩蕩」還可做另一解釋,看你這「坦蕩蕩」讀音如何,若讀「ㄉㄤˋ」則是心胸開闊的意思,但依《魯論》原文則應為「湯」(ㄊㄤ)此字1如此,該句則應解讀為「心境上如浸浴於溫泉之中的舒坦」。而與蔡仁厚老師相處就是這樣的感覺,如沐春風、如浴溫泉,每次見面總是笑咪咪,即便是在闡釋觀點時,條理清晰卻依然「溫而不厲」。

九十歲高齡壽終正寢,儒者如斯,那坦湯湯的笑顏長存我心。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