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本華:「對方想要暗示我們在「胡說八道」,我們就突顯對方其實是「愚昧無知」!」 | 哲學新媒體
已有 人訂閱支持

您在這裡

萬一我們完全不曉得該說些什麼來反駁對手提出的理由,我們不妨機智地嘲諷自己的無能。例如:「您剛剛所說的已經超出我薄弱的理解力,您說的或許十分正確,只不過,我無法理解,也不會做出任何判斷。」如此一來,我們便能暗示那些尊敬我們的旁觀者,對方所說的根本是無稽之談。 對方想要暗示我們在「胡說八道」,我們就突顯對方其實是「愚昧無知」! 叔本華的辯論藝術, 叔本華, and Schopenhauer Arthur , 生活視野系列, 10/2015, (2015) , 第三十一計:宣稱不懂, p.87

詭辯,從古希臘開始就奠定了與哲學敵對的立場。叔本華這本小書,真正的名稱其實是「永遠有理的藝術」。從書名就可以看出來,叔本華是充滿戲謔在寫這些詭辯三十八計,為的不是認真地教會讀者如何不顧真理地詭辯,反之,他的目的在於解構這些技巧,讓讀者知道當自己面對這些伎倆的時候,記得這些人只是看似有理,卻不講真理。

引文出自第三十一計的開頭,不同於多數詭辯技巧,此計說明的不是詭辯者如何積極說服,反之,說明的是當詭辯者無能力正面回應時,透過一些謙卑、自我嘲諷的態度,讓旁觀者反而認為詭辯者完全有理,是對方無禮又荒謬。這樣的伎倆,在現代社會中愈來愈常出現,上至政治舞台,下至大家日常生活。裝笨,在此變成了說服力的來源。

〈哲學原力訓練所〉課程平台上線,想要在家就能上點哲學課嗎?歡迎您加入課程!

訂閱哲學新媒體,可免費加入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