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908 台南讀書會:病腦啟示 banner
  • 20190825 桃園讀書會:知識的不正義
  • 哲學床邊談 banner

維根斯坦:「Go the bloody hard way.」

Go the bloody hard way. On Going the Bloody Hard Way in Philosophy, Conant, James , The Possibilities of Sense, (2003) , p.85

芝加哥大學哲學教授柯南特 (James Conant) 在文章 "On Going the Bloody Hard Way in Philosophy" 中提到,維根斯坦的學生兼好友里斯 (Rush Rhees) 曾經講述過他最記得維根斯坦所說的一句話。

里斯寫道:

除非某人能夠了解這句話,否則我不會相信這個人明白維根斯坦確信「哲學很重要」這回事。...他所實踐出來的哲學,是「一條他媽難走的路」,不在於尋求慰藉...這不只是一種思考和工作的方式,更是一種生活的方式。而當中的「困難」就是作為這種人生值不值得過的判準。或許我應該補充說「對他而言」。

相關內容

主題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