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複製他人論文有錯嗎? | 哲學新媒體
已有 人訂閱支持
時事評論

複製他人論文有錯嗎?

談複製的藝術
不用說,複製論文的行為在道德上有很大的問題。那麼,所有複製他人原創作品真的都是不好的行為嗎?有沒有可能存在富含價值的複製行為呢?抄襲、複製、重建,這些概念有什麼不一樣呢?
難度:
1

複製他人論文並視為自己的創作有問題嗎?我相信絕大多數的人的反應都是:「當然不行啊!這根本就是抄襲!」不管是直觀判斷還是仔細分析,複製論文都是道德上所不允許的抄襲行為。畢竟,假如全世界的人都覺得沒有問題,那麼,我們還能相信這位抄襲者的學歷能代表他的學術成就?不只這位抄襲者的學術成就失去了大眾的信任,就連頒發畢業證書的學校,甚至整個教育體制都會受到質疑。最嚴重的狀態下,整個教育系統的運作都會因不信任而崩塌,完全失去寫論文的意義。

不用說,複製論文的行為在道德上有很大的問題。那麼,所有複製他人原創作品真的都是不好的行為嗎?有沒有可能存在富含價值的複製行為呢?以下將透過不同角度看待複製他人作品的倫理,以及探討複製的行為,會不會威脅到「原創性」的價值。

藝術品的複製,複製的藝術

事實上,如果我們放寬範圍來看,歷史上有很多種複製行為是有價值的,不但不會被視為道德上不允許的行為,甚至備受稱讚。這種複製大多是藝術品的範疇,也就是「複製品」或「仿製品」的概念。1舉例來說,哲學家韓炳哲就在著作《山寨:中國的解構主義》提到中國當代著名藝術家張大千,其眾多「創作」都為其他大師作品的複製。2

張大千
張大千(1899-1983)
在東方世界中,張大千的名聲不會因為複製他人作品而被影響,甚至更受尊敬。然而有趣的是,在西方,他卻是犯下「抄襲」的大忌。原因是,西方世界非常強調原創的概念,而東方文化則認為,張大千的複製行為,是將原作經典的筆法、技術保留下來,再重新展現至他的作品中。畢竟,還有誰能夠擁有如此純熟的技法,比張大千更忠於原作地重現大師級的創作?

只有一再強調不可重製、不可侵犯的原創的這種觀念,才會(將這些作品)貶低為僅是贗品。3

也就是說,很多人都不會認為張大千複製他人作品是道德上所不允許的。這是因為即使認定作品不是原創,卻可能跟原創一樣有欣賞價值,甚至更好。這就像我們常常也會聽到素人翻唱創作者的歌曲,不但不會認為複製他人詞曲的行為不可取,甚至可能覺得歌曲本身因為被翻唱得更好聽,而比原先更具價值。哲學新媒體作家李宗憲,在文章〈石虎變花豹?UP 非 UP?談抄襲與創作的道德爭議〉中,就有提到這種向原作致敬 (homage) 的概念,說明有些時候複製他人作品的行為反而可能提高原作品的價值。

總結來說,同樣屬於複製他人原創作品的行為,到底算是「抄襲」還是「致敬」,可能因人而異。許多人認為,只要作品能夠彰顯其製作過程中額外的價值,則不但不會認為複製品為抄襲,反而可能賦予這個複製/仿製品更高的評價。比方說,一個複製品若能夠與大師級的原作在外觀上完全相仿、看不出差異,便表現出複製者高超的技術或細膩的觀察力。但是,另一方面,又有許多人認為,不論複製品是否比原創作更好、更美,只要有複製原創作的一切行為,都是不可取的,因而抨擊一切的複製行為,包含上述張大千的複製品,或是翻唱他人歌曲等行為。這樣對一切複製行為持有如此強烈的反對態度,是因為將原創性視為不可侵犯的價值,且認為複製行為本身,就是在侵害這種神聖的原創性價值。

然而,注重原創性的價值,是否一定會與「複製」行為相互牴觸?換句話說,只要是複製品/仿製品,就一定會對原創性價值造成侵害嗎?

原作到底何方神聖?

除了張大千藝術品的例子之外,韓炳哲又提出另一個有趣的案例:位於日本的伊勢神宮,對日本人來說是已經擁有 1,300 年歷史的建築,並每年吸引眾多朝聖者。但事實上,伊勢神宮每隔 20 年就會徹底摧毀,再重新建造一次。這是一種信仰儀式,卻令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 (UNESCO) 十分懊惱,終將這個神社從世界遺產的名單中移除。4

Shrine Naiku 1953 伊勢神宮
伊勢神宮 1953 年第 59 回式年遷宮
許多能認同聯國國文化組織的決議的人,認為每隔二十年全部重新搭建的伊勢神宮,根本不算是舊有建築的保存,即使它們可能長得一模一樣,也僅是一個「複製品」而已。當我們細看名列 UNESCO 世界遺產的建築或遺址,會發現名單上大都透過各種維護方法,像是控制燈光、溫溼度等方式,將最古老的部分完美地留存。

但是,我們真的可以說,保存了 1,300 年的建築,會比每隔一段時間重蓋的伊勢神宮,保留更多「原創性」的價值嗎?古老建築會隨著時間流逝而逐漸斑駁、外觀產生變質。反之,新蓋好的建築,難道不會比歷經千年保存的建築,還要更接近最初蓋好的模樣?我們是否能夠合理認為重新蓋好的神社,事實上更接近原創的作品?甚至,新蓋好的神社,根本就與最當初蓋好的「原創」神社,是沒有差別的?韓炳哲指出,對日本信徒而言,伊勢神宮的保存與延續,正是藉由複製與重建的過程來達成5他們看待伊勢神宮重建的習俗就像看待人的細胞代謝一樣:組成人的細胞會隨著時間流逝代謝。老舊細胞被淘汰,被新製造的細胞所取代。就算到了某一刻,所有細胞都已與之前的不同,我們也不會去探討過去與現在的人,哪一個是「原創」、哪一個是「複製」,並將兩者區分優劣。6

總結來說,日本人將徹底摧毀再全部重建視為保存伊勢神宮信仰文化的方式,但這卻不符合 UNESCO 所認定存續古蹟應有的作為—— UNESCO 以狹隘的定義區分「原創作」和「複製品」,並貶低後者的價值,將僅被視為「複製品」的神社從世界遺產的資格中剔除。

透過這個例子,可以看到強調革命性、破壞性創新的西方價值,與重視流動性、持續變動的東方文化產生對比。西方世界在保存老舊建築時,會盡量將最原始的一磚一瓦都留存下來。相對地,在東方,卻是透過不斷重新改建、複製的方式來保存建築。所以,對他們來說,根本沒有原創和複製的問題,因為一切物質都是一直不斷變動的。在這個例子中,原創作和複製品兩者的界線不存在

因此,即便是完全複製某個原創作品,也不一定會減低它原創性的價值——透過這樣的複製過程所創作出的作品仍然能夠被視為具有原創性,僅是由不同的物質所構成而已。

結語:所有的複製真的都是不好的嗎?

回到最初的問題:所有的複製行為真的都是不好的嗎?答案可能並非絕對。對某些人來說,有一些經由複製後的作品,即便不具有原創性,卻仍具有相等或更高的價值。另外,有些複製行為根本不會威脅到原創作的原創性價值。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複製他人論文的行為仍舊無法透過上述的說明得到救贖。畢竟,複製論文不像藝術仿製品,有重製的困難度,可以藉由複製看出卓越的技巧。再者,也沒有向原作者致敬的可能,甚至是一種對原作者的不尊重,僅利用他的作品作為使自己畢業的手段。另外,複製出的論文也比不上我們所熟悉的山寨品,因為山寨品至少含有些許創意的元素(像 Adidos 、 Hang Nine 、 Hike 等),且消費者不會認為受騙,因為早就知道它並非原作。基本上,複製論文就是犯了說謊的罪嫌,欺騙讀者內容為原創,為道德上的一大瑕疵。

  • 1. 韓炳哲在《山寨:中國的解構主義》(書名為作者自譯,原文為 Shanzhai: Deconstruction in Chinese )中提到複製品和仿製品的差別:通常,仿製品會讓欣賞者明顯知道它是由其他作品仿造而成;複製品則在外觀上與原作沒有區別。相同的是,兩者皆含有複製他人原作的行為。
  • 2. Han, B-chul. (2017).  Shanzhai: Deconstruction in Chinese.  p. 16.
  • 3. "Only the idea of the unrepeatable, inviolable, unique original in the emphatic sense downgrades them to mere forgeries. " , Ibid., p.30.
  • 4. Ibid., p. 67.
  • 5. Ibid., p.62.
  • 6. 當然,我們可以說,細胞代謝是漸進的過程,而非一次性的大改變。然而,到了全身細胞都與一剛開始完全不同的那一刻,最後產生的結果卻是與一次性的改變相同。
台大工管系畢業,現為商業分析師。沒有哲學背景,但對哲學情有獨鍾。喜愛辯論和嘗試新事物,立志成為不討人厭的哲學家。

喜歡哲學新媒體的文章嗎?敬請訂閱哲學新媒體,支持我們寫作更多哲普內容,也能跟哲學人一起創造更棒的網站使用方式與體驗,還能增加講師、辦更多有趣的哲學活動與課程,和熱愛思辨的你一起翻轉社會與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