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稿】科學哲學家怎麼看「算命」? | 哲學新媒體
來稿

科學哲學家怎麼看「算命」?

專訪陳瑞麟
在當今這個科技發達的社會,從科學的角度,我們可以怎樣看待算命這回事呢?以及,不少人可能會將算命和哲學聯想在一起,專業哲學家又怎樣看待算命呢?這次,有幸邀請到國立中正大學陳瑞麟教授﹙專精科學哲學﹚,不單從科學,也從哲學的角度出發,談談算命這件事。

您在這裡

難度:
1

陳姿攸 & 林馨美 / 訪問
曾雅榮 & 陳弘煦 / 逐字稿
曾雅榮 / 整理編輯1

「算命」這個關鍵詞不時都會出現在臺灣的大小新聞之中。與臺灣人生活息息相關的政治新聞當然也不例外。〈2022台北市長選舉 命理師預言蔣萬安結局〉命理師預言,除非有異軍突起,國民黨立委蔣萬安會將會在 2022 年市長的選舉中獲勝。之前的美國選舉也不例外,〈民調會翻盤?命理師驚人預測美國下任總統〉命理師預言川普會入主白宮。〈高端疫苗解盲通過意料之中?命理師預言下一波大劫〉,最近連臺灣國產疫苗能否獲得授權應用,算命師也可以加一把手。

然而,在當今這個科技發達的社會,從科學的角度,我們可以怎樣看待算命這回事呢?以及,不少人可能會將算命和哲學聯想在一起,專業哲學家又怎樣看待算命呢?這次,有幸邀請到國立中正大學陳瑞麟教授﹙專精科學哲學﹚,不單從科學,也從哲學的角度出發,談談算命這件事。

問:陳老師你相信算命嗎?有實際算命的經驗嗎?譬如八字算命?

陳:我不相信算命,自己也沒有找過命理師為自己算命。不過,小時候家人有拿過我的八字去算命。就是小時候剛出生的時候,父母拿我的生辰八字去批命。那個算命師批命之後會有一個紅條,有一個留下來的,我父母有拿給我看。我實在不能夠說準或者是不準,可是蠻神奇的。其中有一句話:「此子他日學界必就。」如果你把「學界」理解成學術界的話,把「必就」理解為成就的話,這句話好像是可以解釋成說,此子以後在學術界會有所成就。如果把「必就」理解為就業的話,這句話又可以理解成,此子以後會在學術界就業。不管你把它解釋成哪一種,至少我現在是一個哲學界的教授,好像有那麼一點準,這方面有它的神奇性。

我太太小時候,父母也有帶她去算命。小時候算命師跟她講,她會有三個小孩。現在我們只有一個小孩,他是獨生子,現在讀國中了。我們有沒有可能再生第二個第三個,滿足算命師的要求?我想是不可能。我自己超過五十歲,我太太也四十幾歲了,我們意願上也不太可能。所以說,你說算命準嗎?從這一點來看,很不準。

問:既然陳老師你覺得算命有神奇的地方,也有不準確的地方。為什麼您不相信算命呢?可以怎樣從哲學的角度作分析呢?

陳:從哲學上講,算命基本上是預設了所謂的宿命論或者命定論 (fatism)。這是什麼意思呢?簡單說,我跟我太太當初是不是注定要結婚?然後,我們是否注定活幾歲會死掉?對命定論而言,這些問題的答案都是肯定的。命定論就是說,你生下來之後,一些事件遭遇就注定一定會發生。在希臘文化裡面,命定論是很強的。我們甚至可以說,古希臘文化是一個命定論的文化,因為他們強烈地相信神諭,神諭預言出來的一定會發生,不管你怎麼樣去改變。

在希臘神話裡面有一個最有名的故事,就是伊底帕斯王的故事。伊底帕斯王的父親被神諭告訴說,以後他的孩子注定會殺父娶母。結果,伊底帕斯還是嬰兒的時候就被流放出去了,但輾轉間伊底帕斯還是回來殺父娶母,仿佛應驗了神諭一樣。

以上這樣的命定論,卻是違反人有自由意志 (free will),人有主動性的觀點的。(當然,人有沒有自由意志這一點在哲學上仍有不少爭論,在此就先不涉入其中了。)這又是什麼意思呢?比如說,如果你今天算命告訴我說我明天會出車禍,那我可以決定我自己的行為,我想要避免出車禍,我明天都不開車,甚至都不出門,車禍就不會發生了。算命作為一種命定論,在此就被拒絕掉了。

不過,命理師在此也可以再作回應。譬如,他可以去調整說,他只是提醒,給你一個可能性,然後你可以去化解。因為算命師想要避免他自己的算命,被這種很簡單的理性論證所破解掉。目前在臺灣各種風水、算命、看相,當他們想要避免自己的預言或是預測被破解的時候,就可以告訴你,是注定的,但是是可以改變的,你可以去轉運。

「運」是中文裡面的觀念,我們講運氣,好運和壞運,都是你會遭遇到的,而這種東西你可以去改變。因此算命師就可以用這種技巧,說你可以化解。如果你買某一種什麼特殊的產品;或者是你做某一種風水,例如去掛八卦鏡,或是掛金錢劍;或者改變你居家的擺飾。總之,利用這些東西你便可以把你命中注定會發生的某個事情化解掉,不再發生了。因此算命師會說,本來某些遭遇一定會發生,可是你採取了他這套辦法化解掉了,所以現在不會發生了。算命師他自己也就可以自圓其說了。

其實,這類似的情況在科學研究上也會發生,科學哲學亦會討論。在科學哲學有一個特定的術語,叫做特置性 (ad-hoc) 的修正。這就是,針對自己所作的預測會面對的一些反例,即會違反實驗結果或者觀察的,用特殊的技巧把它消除掉。

用一個很簡單的比喻,有人在賣減肥藥,他告訴你說,吃了三個月之後,一定會減五公斤。然後呢,你吃了三個月之後,結果沒有減五公斤反而胖了一公斤。你回去找哪賣藥的人,當初你明明斬釘截鐵說,會讓我減五公斤,結果我沒有,反而胖一公斤,這怎麼講?你賠錢來!賣藥的會說,沒有沒有沒有。因為大多數顧客吃我這個藥都有用,他們真的至少減五公斤,可是你沒有,是你體質特殊,你是特例。以上,就是在使用特置的技巧。

問:哪老師您要怎麼解釋自己算命的經驗呢?您不是也覺得小時候那次算命的經驗很神奇嗎?

陳:有很多事情剛好就真的只是巧合,那次神奇的經驗也就是一次巧合而已吧。除了巧合,我們還可以從機率的角度來理解。怎麼說呢?我們對於一個沒有發生的事情,我們的猜測,猜中的機率有多高?其實很簡單,就是百分之五十。一件事情要嘛發生要嘛沒有發生,所以就是一半一半。在機率理論上叫做先驗機率 (prior probability)。

意思就是說,如果我現在只有兩個選項,我在沒有任何經驗之前,這兩個選項各自會發生的機率。我們可以以銅板作類比。銅板亦只有兩個選擇,只有兩面。我丟銅板,在隨機 (random) 的狀態之下,每一面出現的機會就是二分之一,也就是百分之五十。所以,當算命師他對你的未來舉出一句話的時候,如說你「學界必就」,這件事情他猜中的機會是多少?就是二分之一。

而且,事實上他猜中的機率比會比二分之一還要高。為什麼呢?第一是父母的期望,因為在漢文化裡面,父母其實都會期待小孩子以後能功成名就。以前,能夠功成名就最好的方式就是透過讀書,所以實際上,算命師只要對任何小孩子都寫學界必就,他成功的機會其實比起二分之一還要高,這是文化的約束。你只要想想看,小時候父母都告訴我們,你要努力讀書啊,你要用功讀書啊,以後你才有前途。另外,學界很廣。雖然我變成一個大學老師,可是可不可以講說國小老師也是學界,國中老師也是學界,高中老師也是學界,甚至也可以說公務員是學界?這都會提高算命師猜中的機率。

算命師還可能會參考你父母的背景。當然我不知道當初算命師有沒有問我爸爸的職業。不過,我覺得百分之九十的機會他會問我爸爸的職業。我爸爸的職業是老師。因為我爸爸的職業是老師,算命師便可以根據此作推測,我爸爸有很大的期待和機會,去栽培小孩以後也去當一個老師,不管是什麼樣的老師。反正算命師可以推測這孩子應該可以好好讀書,因此他猜中的機率就更高了。

問:除了批命,陳老師您又怎樣解釋其他的類型的算命呢?譬如,相術?可以從科學的角度去理解嗎?

陳:至於相術,我們可以用社會心理學的角度去解釋它。這就是說,在我們的社會,人的天性就是會對一個有比較漂亮面孔的人,有更高的接受度。相術都講,你要長得正,其實就是臉要對稱。以前的古代人,可能會因為疾病的關係臉會不對稱,甚至是畸型的人。這些人我們一看到,就會覺得厭惡,甚至害怕跟他們接近。

例如說,一旦有蛀牙,蛀牙之後牙齒掉了,咬東西就只能依賴單邊的牙齒,久而久之臉就不對稱,不對稱就是不正了。甚至,我們可以從遺傳因素的角度去理解。一個臉比較正的人,就代表說,他可以生活比較好。生活比較好,他的小孩子後代也可以在一個比較好的教養條件之下成長。這時候小孩當然會有比較好的安排,比較好的出路,甚至比較好的人際關係,未來也會比較傾向有好的命運。

除此之外,相術師他們也會知道說,人的臉相後天會改變,所以會有相由心生這種講法。例如說,如果你常常憤怒,你的臉慢慢就會被改變,臉會扭曲,扭曲之後你會變得比較不受歡迎,社會上的人會比較不想幫助你。不能夠得到社會上其他人的支援協助,亦即脫離了社會的人際網絡,你可能就不會有好的成就,甚至會淪為社會邊緣人。

的確,有些人可能會說算命是統計學,說這是歸納 (induction) 得到的,而歸納是科學方法的一種。在某一個意義上,當然可以這樣講。譬如這相術,從中國古代,算命師去統計期待的臉相、大官的臉相 、聾人的臉相、一般工人的臉相。統計之後去歸納出一些原則,便可以開始利用這些原則再根據人的臉相去作判斷。

phrenology 顱相學
東方看面相,西方看顱相
譬如說,你去歸納大官、古代的官員的臉相。這些官員因為生活得很好,吃的好,他們都是白白胖胖的,這時候臉也就比較正。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這當然有它的道理。所以為什麼有人會覺得說,面相有時候蠻準確的。它確實是抓到了我們社會運作背後的規則。也就是說,建立起算命術的哪些人,他們有可能是根據他們對於傳統文化裡面的一些社會觀察,以及人類生活運作的觀察,去歸納出一些原則。可是,在發展的過程當中,這些歸納的原則被神秘化了。算命師慢慢把它解釋成,好像是一個很神奇的、很神秘的東西。而一些算命從業者,也不想回到當初具合理性的那一部分。

其實,人的遭遇、成就以及命運,所有這一類的東西,都受到很多因素所影響。有後天的因素,也有先天的因素。我們講先天因素,就是遺傳的因素。 這些遺傳因素,我們今天都可以使用如生物科學、動物科學等學問來作出解釋。至於後天的因素,我們則可運用經濟學、心理學、社會科學等學問來解釋。換句話說,以前算命師在做的哪些東西,今天其實都可以以各種科學,來對一個人的命運作出更好的解釋。

例如說,社會科學的研究、統計學都已經告訴我們,我們父母如果是某一個特定社會階級的人,他們當然會傾向於培養他們的小孩去過屬於他們哪種階級的生活。所以,你會看到,有很多大學教授的子女,以後成為大學教授的機率也很高。工程界、管理界的父母,他們的子女繼續走相同路線的也非常多。就我自己的家族而言,我爸爸和他的兩個兄弟通通都是老師。我姐姐也是老師,我自己也是老師。還有我叔叔的其中一個女兒也是大學老師,比例非常非常高。這是一種社會階級的傳承,我們當然可以用人性去解釋它,父母於子女的期許就是這樣子。這些都可以回到用科學的方式去作解釋。

問:既然人的命運都可以用科學的方式去解釋,哪麼,老師您覺得算命師這個行業,它在以後還會被需要嗎?會留得下來嗎?原因是什麼呢?

陳:基本上,我認為它是會持續一段時間的。我們應該把它叫做文化的慣性。我們都是在這個文化裡面被教養出來的,那麼大多數人,事實上是接受文化的一些規則。算命這種體系沒有被大學的正式體系、知識體系所接受,可是在傳統上,在過去這個漢文化傳統傳裡面,它一直都屬於一種民間性的東西。

雖然有人會說算命這東西並不科學,但很多知識分子,包括大學中的老師,他們其實還是很相信這套東西的。除此之外,大學也有人文社會科學的教授會去開,譬如說開面相學,還有其歷史的課。只是他們是站在學術的立場上,以客觀研究的角度,把它當成是一個社會以及文化現象來研究。研究者本身有可能相信,也有可能不相信。至少他們把它寫成論文的時候,必須在一個客觀態度上,他不能夠表現說他自己是相信或者不相信。只能說這是一個客觀的現象,是存在於我們社會文化當中的現象。作為研究者有責任去解釋它、說明它、描述它。

算命這套東西可能會一直演變,但我認為它還是會持續很長的一段時間。除了文化的慣性,算命還有它自身的社會功能。這怎麼說呢?就我的觀察,在臺灣社會裡面,例如大學生,都一天到晚會談到占星術吧,也就是星座。現在還有所謂的星座配對,我們報紙每天、每個禮拜,都有星座專欄。網路上,也隨時隨地的可以找到紫微斗數的網站。紫微斗數有自身的一套公式,可以程式化,所以你只要輸入你自己的生辰八字,這些網站就可以給你批流年流月流日。

人們之所以把這些東西程式化,就是因為他們覺得這個東西有它的用處,有它的社會功能,以及有心理功能。即便在哲學家之中,例如已經過世了的中研院的勞思光老師,也有去學傳統的八字批命。當然他本身是很理性的哲學家,但他會把當成是一個有趣的東西,幫學生算命,跟他們聊天。

話說回來,如算命師也真會不存在的話,倒可能是因為網絡的誕生,而不是因為人們不相信算命。一旦我們用網絡可以看推算的話,我幹麼要去花錢找算命師?如果感興趣的話,自己到網路上去算就可以了。二十幾年前。我自己也曾經在網路上去找,然後印出了一大堆自己的命盤。

小結

的確,算命是深深崁入在傳統的漢文化之中,這都反映在臺灣日常大小事務的各個角落之中。算命、以及算命師在可見的將來也不見得會消失。不過,在當今這個科技社會之中,我們還是可用比較科學的角度去理解算命這回事。

我們可以意識到,人類的命運,至少有一部分是可以當代科學,如生物學、動物科學、心理學、社會科學等來解釋。我們也可以機率的角度去理解算命,不用把它神秘化、神奇化。畢竟,川普就是要麼當選,要麼不當選嘛。

  • 1. 陳瑞麟教授於 2019 年 11 月 6 日接受中正大學〈中正E報〉的採訪,但因〈中正E報〉篇幅所限,只採用了訪談中的一小部分。經陳瑞麟教授授權,本文由其助理曾雅榮根據完整的訪談影片內容,編輯修改成而成。
曾雅榮
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系博士生 & 研究助理

我是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研究所博士生,同時是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研究所陳瑞麟教授的研究助理。

訂閱哲學新媒體,支持作者持續創作、打造長長久久的哲普推廣與哲學教育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