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1117 桃園讀書會:21世紀的21堂課 banner
  • 20191201 台南讀書會:反民主 banner

【來稿】何謂合理的工資?(馬克思)

hb-url="https://philomedium.com/node/80480"
創意市集
創意市集出版社

「創意市集Inno-Fair」為城邦出版集團旗下之出版單位。出版書系包括料理系列(自慢廚房)、台灣行旅/慢活系列(原味台灣)、各國深度旅遊系列(樂遊ing)、塗鴉手作系列(手感設計風)、數位工作術系列(View職場力)、攝影創作系列(Photo寫真書)....等等。 期許這些出版品,能讓你的人生更美好!!

難度: 
1

三位新任鋼鐵工業工會的首長麥雅、戴彌爾與施密德,正坐在工會的會議室裡討論工資調漲百分比必須高於多少,才能達到百年來第一次不僅高於通貨膨脹,還是真正的工資調漲。

 

麥雅:現在是我們要求工資調漲的時候了。過去十年來,我們根本一直處在零增長的狀態。現在是讓我們的工人,也能共享鋼鐵企業的利潤的時候了。

施密德:起碼接下來兩年的訂單,現在早已滿到寫不下。

戴彌爾:我能理解呀,同事們!但是我們還是必須小心行事。

麥雅:小心行事?為什麼?我們一定要爭取到我們應得的薪資,我們必須給工人們看看我們的底氣。

戴彌爾:基本上你是對的,但是大家要想一下,我們提出的薪資調漲太高的話,會讓老闆感到威脅而開始解雇員工。

麥雅:他們正好趁機往自己的口袋裡塞更多的錢。

施密德:如果我們請專家來解釋,看看擁有生產材料工具的人實際能有多少利潤,你們覺得如何?如果我們了解這件事,那我們跟老闆談判就有很好的辯論根據。他們也不能再隨便拿綠豆當西瓜糊弄我們,把我們當傻瓜。

戴彌爾:這個主意很好。你認識誰能幫得上忙嗎?

施密德:誰的手機借我一下?上周我在一個集會上認識了卡爾.馬克思,他寫了很多關於工人處境的文章。

(施密德打電話給卡爾.馬克思。馬克思告訴他,他剛好在這裡。之後不久,會議室的門開了,馬克思走進來。)

馬克思

馬克思簡介(出版社提供)
施密德:哈囉,米歇爾,我跟你們介紹一下,這是卡爾.馬克思,他精通經濟學和哲學。馬克思先生,我們有一個問題,那就是企業集團愈來愈富有,但是工人不但分不到利潤,反而愈來愈窮,不能再繼續這樣下去了。

馬克思:首先,謝謝大家的歡迎,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很高興見到我,資本家尤其討厭我。在我的剩餘價值理論 (Mehrwert) 中,我已詳細探討了你們現在提出的問題,也許可以幫你們找到一個解決方案。

施密德:那我們就不要再浪費時間,開始分析吧!馬克思先生,您的「剩餘價值」理論是怎麼想到的?

馬克思「剩餘價值」理論

馬克思:一開始,我觀察到經濟學家無法真正定義出「工作的價值」。如何定義工作的價值?他們對這個問題的回答是:「透過投入其中有必要的工作。」他們只能用工作來定義工作,或者簡化來說:到目前為止,經濟學家的回答都在轉圈圈,完全得不出令人滿意的答案。

麥雅:那您的第二個觀察是什麼?

馬克思:我第二個觀察是:經濟學家對邏輯施加了暴力!他們從一個新的試驗得出,一件貨品的價值等於它的生產成本。他們研究調查的不是勞動力的生產成本(當然這也是無法測量的),而是工人的生產成本(無庸置疑,非常容易測量)。另外,不同的時間、情境、社會現況、地點或生產部門,生產方式與工具都會不同,但是他們都置之不理。

麥雅:了解。但是您想藉這些告訴我們什麼?

馬克思:我在解釋剩餘價值理論之前,必須先讓大家了解所謂傳統古典經濟論中的原理有什麼錯誤。今天,工人的地位已被排在資本主義的產品之下,工人數量也許是市民中的多數,但是他們必須將自己的勞力賣給擁有生產方法或工具的人(也就是所謂的資本家),如果他們想賺取生活費的話。

麥雅:您說得太快了!也許首先應該解釋一下,您剛剛所說的生產方式或生產工具到底是什麼?

馬克思:生產方式或工具不外乎就是工具、機器、原料以及生活必須品。

戴彌爾:如果我理解正確的話,是不是資本家只占很少數的人,而工人數量卻很多?資本家是那些靠他們的錢,擁有很多您口中所謂的生產方式以及工具的人,而工人僅僅只是生產過程當中的一個環節,而且工人雖然占人口的多數,但是他們都依賴資本家,所以他們的地位才會如您所說,比資本主義的產品還低。

馬克思:漂亮,說得太好了。您的解釋正中靶心。

戴彌爾:謝謝誇獎,請繼續。

馬克思:如果生產產品需要工人,那麼,生產成本只跟工人有關。這裡我指的是,能夠提供生活所需一定數量的生活必需品,或者購買這些用品的金錢。這些花費由資本家負擔,讓工人能夠有工作力,或者在離開生產運作的時候(也許是因為年齡大了、生病或者死亡),能夠被一個新的工人取代。

資本家的算計

麥雅:這對我來說太理論性了。您能夠舉一個例子來說明嗎?

馬克思:當然好。我們來假設一下,一個工人生活所需的物品的價錢,平均一天是 3 歐元,為了讓雇用他的資本家掏出這些錢給他,他必須一天工作 8 小時。我們最後再假設,這個工人要建造某座機器的一部分,資本家現在所作的計算是這樣的:

  1. 他用20歐元買下要給工人加工的、已經預先製作好的原料。

  2. 能源以及被工人使用的機器耗損,約為1歐元。

  3. 工人的工資,我們早就知道,是3歐元。

因此,一項項支出加起來:20+1+3,一共是 24 歐元。對吧?

麥雅:對,但是這一定不是全部,對嗎?

馬克思:當然不是。我們現在才剛剛要提出關鍵步驟。資本家算出此機械成品可以賣 27 歐元。這代表他的售價比他的成本多 3 歐元。

麥雅:那又如何?

馬克思:資本家放進口袋的這 3 歐元是哪裡來的?

麥雅:這我就無法回答了。

麥雅:等一下、等一下,我不明白。

英國經濟論的矛盾

馬克思:好,我試著用比較簡單的話,來解釋這個「英國經濟論」。為了解釋這個,我們得再重新計算一下。我們的資本家給機械產品定價為 27 歐元,而根據所謂的古典經濟學理論,投資這個機械產品裡的工作必須與 27 歐元相等。早在生產工作開始時,就已經存在了 21 歐元的價值,接著還有 6 歐元的價值,可以分配在原料上。

根據英國經濟學理論,這 6 歐元只能出自原料加工的勞力。8 小時──製作特定機械的零件工人所需要的這 8 小時──賦予了這 6 歐元新的價值。8 小時的工作價值可以等於 6 歐元。經過這一番計算,我們終於發現工作的價值是什麼了。

施密德:等一下,馬克思先生,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工作價值等於 6 歐元。工人領到的工資只有 3 歐元啊,所以工作的價值不是 6 歐元,而是 3 歐元?還是工人可以突然要求加薪,領 6 歐元?

馬克思:您不覺得這樣要求的話,資本家會譏笑這些工人,叫他們滾蛋?但是您的確提醒了大家事態嚴重,因為英國經濟學的理論在這裡似乎不太正確。

施密德:是什麼不正確?

馬克思:如果我們總結到目前為止的結果,我們會看見,古典經濟學在無法解決的自我矛盾裡打轉。我們在尋找工作價值的同時,能夠發現更多的事,第一:對工人而言,製造產品 8 小時的工作,價值是 3 歐元。第二:對資本家來說,這項工作的價值是 6 歐元,從這 6 歐元中,3 歐元付給工人,3 歐元放進自己的口袋。從我們所說的這些,得出工作不是只有一個價值,而是兩個,非常不同的兩個。這是矛盾!

施密德:我瞭解了。

馬克思:這個矛盾會變得更荒謬,如果我們來設想以下情形:我們看到從 8 小時的工作中,產生所謂的「新價值」或者「新的價值」。其中一半的時間,也就是 4 小時,是 3 歐元所賺得的──但是這卻是工人工作 8 小時所得的工資。由這個推斷我們可以得出:工作有兩個價值,一個比另一個大兩倍,或者 8 等於 4,這兩個結果不論是那一個,都是狗屁!

戴彌爾:依您的看法,從亞當.史密斯開始的經濟學,錯在哪裡?

馬克思:他們無法解決這其中的矛盾,因為他們談的都是買勞力、賣勞力,談的是勞力的價值。

戴彌爾:啊哈!那您有解決這個矛盾的辦法嗎?

馬克思:我當然有解決的辦法!如何解決,我說給你們聽。

戴彌爾:請說。

勞力無法被販賣

馬克思:古典經濟理論認為的勞力製作成本,根本就不是勞力的製作成本,而是活生生的工人本身的製作成本。工人不能將他的勞力販賣給資本家,因為他只要一開始工作,勞力便不再屬於工人自己,因此勞力根本無法被工人販賣。工人最多只能出售他未來的勞力。

施密德:若我正確的理解了,那就是說,販賣他未來勞力的工人,在賣出的同時,接下了在一定時間內達到一定績效的義務?

馬克思:太棒了,我自己也不能表達得更好。我們現在明白工人無法販賣勞力給資本家,原因我們也說過了,可以出售的勞力必須是已經產出的。但是事實是,工人出售的工作力既不以時間計算(規定好幾天、幾個月、幾年或者不確定期限),也不是以一定的績效(產品種類、件數)來計算酬勞。

長話短說:工人出售或者出租的不是別的,是他的「工作力」。工作力卻是和工人一起成長的,它無法和工人分開。工作力的製作成本於是和工人的製作成本重疊在一起。我們由此能夠推論,古典經濟學者稱為勞力的製作成本,不外乎就是工人的製作成本,也就是工作力。

勞力成本:工作力成本

施密德:為了檢視我是否理解了您所說的,我把您的論述重新總結一下。您認為沒有勞力製作成本這種東西,只有工作力的製作成本。因為:

  1. 工人無法販賣他的勞力,因為勞力必須在資本家買它以前,就已經是成品。

  2. 資本家能從工人身上買到或者租用的,只是工人的工作力。

  3. 工作力以一定的時間計算為工資,或者以一定數量的產品數為工資,才能為資本家所用。

  4. 沒有所謂勞力的製作成本,只有工作力的製作成本。

  5. 工作力隨工人成長,所以工人的製作成本與工作力的製作成本是一樣的東西。

馬克思:您完全的理解了。

戴彌爾:但是,我現在還是不知道剩餘價值是怎麼來的。

馬克思:別急,我們還沒有說完。工人賣出──在他們講好價錢之後──他的工作力。工資(猶如我們已經確定過)以時間計算,或者以產品數量來支付。

資本家接著帶領工人到他的工廠,給他所有工作所需的物品,也就是原料、輔助材料、工具以及機械供他使用。工人於是開始他的工作。我們假設這個工人所領是時薪(假設是以件計酬也可以,效應是一樣的)我們還是一樣假定這個工人一天工作 8 小時,我們也再假定,議定好給這段時間的工資是 3 歐元,工人卻在這段時間內生產出 6 歐元的新價值。從這 6 歐元裡,資本家給工人 3 歐元,剩下的 3 歐元則自己拿著。

如果工人在 8 小時內達到 6 歐元的價值,那麼他在 4 小時的時間內就已達成 3 歐元的價值。工人跟資本家議定的 3 歐元工資,在工人一半的工時時就已經等值,也就是說,在等值的那個時間點,工人與資本家已經互不相欠、銀貨兩訖,不是嗎?

戴彌爾:我會這樣看,沒錯!

馬克思:大錯特錯!資本家會堅持,他聘雇工人通常不是 4 小時,而是 8 小時。剩下的 4 小時,工人還是必須給資本家作工,因為工人自願承擔義務:替 4 小時工時可以完成的製品工作 8 小時。

麥雅:這和英國經濟學家的論述似乎沒有什麼不同。

剩餘價值的來源

馬克思:喔,不!最好的經濟學家所持的論點也失敗了,因為他們的出發點是勞力的價值。如果我們從工作力的價值出發的話,問題就會消失。工作力首先是一個貨品,它和其他所有的貨品都一樣,但是工作力同時也是一個非常特殊的貨品,因為它本身有很特別的性格、特徵創造了它的價值。

如果運用得宜,工作力可以產生的價值,比自身的價值更多:人的工作力不只每天製造、花費比它自身價值更大的價值,而且隨著每個新的科學發現、新的技術發明,每天的工作力都過剩,甚至高過它的每日成本。如果為了賺得給工人的工資,而縮短所需的工作天數,那麼工人免費送給資本家的勞力在那個工作天便會增長,還不需付費。對資本家來說,「剩餘價值」就是這麼產生的。

施密德:那不就表示,資本家會愈來愈富有,而工人的工資只會緩慢無意義的增加?

馬克思:對,就是這樣。但是我們最後還是必須仔細區分這個觀點。根據我們的陳述,是工人獨自生產了所有的價值,然而工人所生產出來的產品卻不屬於他們,而是屬於原料、機械、工具以及資金的所有人。藉由這樣的分配,所有人都有能力購買工人的工作力。這樣一來很清楚的是,資本家會將全部利益中最大一部分收益歸為己有,只給工人很小的一部分。

施密德:馬克思先生,您的經濟哲學思想讓我們印象深刻,非常感謝您。親愛的同事們,我想我們三個現在很清楚該做什麼了,不是嗎?

※ 本文為出版社提供之書摘,取自Rolf, B., 彼得斯 約爾格., Peters J., & 羅爾夫 貝恩德. (2018).  哲學叩應:德國人手一本的哲學課參考書, 與柏拉圖、康德、亞里斯多德等大師對談,解構18大經典哲學思想. ,〈第九堂課 何謂合理工資?(馬克思)〉,頁 139-151。

相關內容

主題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