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柏拉圖閉起雙眼,讓自己沉浸在蘇格拉底的聲音裡面。在眼簾內的黑暗中,一個滿身酒氣,滿面因酒精變得通紅的中年男人出現在柏拉圖面前。他說: 「我母親去世前常告訴我,凡是有人告訴我荒誕,不接近現實的傳聞我都應當一笑置之。只是,我當上一位水手之後才...
青春是遙遠山頭的野火。它悄悄的開始,悄悄的終結。我們只能從地上遺下的灰燼追憶烈火的猛烈,卻永遠不能準確地得知那紅蓮如何萌芽,如何盛放,如何凋謝。 柏拉圖的青春,是在他遇見蘇格拉底的那天開始的。 那一天是溫暖而濕潤的春天。十五歲的柏拉圖站...
吳秦高舉著凱旋的旗幟班師回國。錫安國與汗凌國的這場戰爭轟動世界,所有人都訝異這支由奴隸組成的軍隊,竟然可以戰勝一支帝國正規軍。但少數幾個明白人,都看出吳秦是慘勝,而非全勝,亦即,勝了也沒什麼可以值得開心的。 吳秦深知這一點,因為這場勝利,...
有人說,無論多麼食古不化的老人,都總有過一段熱血的,賺人熱淚的青春。 亞里斯多德對這句話顯然是不認同的。那個討人厭的老東西,哪裡會知道青春是什麼?他不可能擁有過有趣的青春歲月! 亞里斯多德所說的討人厭的老東西,自然是指他的老師柏拉圖了。...
黑夜,月明星稀的黑夜,千里江邊的蘆葦搖擺婆娑,那是風奔馳於大地的証明。一隊人馬在月光的映照下上了岸。 「公子,末將有一事稟報。」 「司馬老將軍,您老整軍辛苦了,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吧,非常時期,不用拘禮。」剛逃過生死一劫的公子琧,現在只想趕...
上回談到,汗凌帝國的叛軍,也就是吳秦所帶領的軍隊,發動了一場奇襲。這場奇襲如暴雨所引發的山洪水,既突然又猛烈,令毫無防備的帝國軍不僅毫無反抗之力,有的甚至自相殘殺,誤傷己方;加上帥營大旗被砍倒,使得帝國軍全軍將士只顧著撤退逃命,士氣大傷,也...
上回說到廟堂之計,兵分二路,由汗凌王--蒼赤魎主外交之戰,公子堊統軍平亂。但這兩路兵,汗凌王早已預見將是一勝一敗之局面。 公子堊手掌兵符時,意氣之風發,彷彿天上地下為他獨尊。在數點完軍力和向戰神獻祭後,隨即率領著一萬大軍,浩浩蕩蕩的上路了...
讓我們先將鏡頭離開吳秦,看一下汗凌國吧。 話說,當吳秦一干人等起義,甚至建立錫安國的消息傳遍汗凌國全境時,汗凌國境內沸沸揚揚,許多奴隸村的奴隸紛紛響應吳秦的起義。 不過對吳秦而言,他們的舉措可稱之為起義革命,但對汗凌國的統治...
一個蒼蒼白髮的長鬚老人,靜靜的伏在案前讀書。案上一盞殘燭,正盡力燃燒其所剩不多的生命,映照著老人的臉龐。老人的臉,被漫漫的歲月刻出一道道的皺紋,但其眼神迥然依舊,好像一眼即可洞悉一切。就在老人讀得入神時,一位小女孩爬上他的膝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