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怎樣,想起來了嗎?」當我聽到這個問題時,我仔細地端詳我眼前的這個人。他的雙眼空洞,彷彿無底的深淵;那看起來親切的笑容,隱藏著一把銳利的刀,彷彿隨時要刺進我的心臟。 是的,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我眼前的這個人的身分了。準確地說,他根本不是人...
「你都已經讀到國二了,怎麼還這麼沒用,連個飯都煮得不好。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已經在外面當學徒幫忙家裡賺錢了,結果你只會在那邊讀那種死書,你身為一個人,你還有什麼用處?」 聽著我爸莫名其妙的嘮叨,我滿肚子的火氣。今天根本就是我第一次煮飯,沒...
我人又坐在偵訊室裡面了,這次我不再是殺人兇手的候補人選,因為那幫稅金小偷肯定我就是兇手。坐在偵訊室裡的我,面對這一切,只想大罵一句「花惹發!」 我無法理解擺在我面前的監視器畫面是怎麼回事,因為那個畫面裡正在殺人的人,確實是我本人! 在整...
忘憂森林,這個地方應該是被詛咒了。我不明白,為何我初戀的屍體會在我眼前的這個偃塞湖出現;我更不明白,她到底是調查到怎樣的程度了,為何會慘遭此毒手? 回想起前天,我和她的先生與家人站在她冰冷屍體面前的那幕景象,看著他們傷心欲絕的樣子,內心感...
入夜後,水泄不通的街道,充滿著車輛發出的嗚響聲的馬路,繁忙的景象不再酒吧門外出現。相反,人們作息的時間騰出街道上原有的空間。與日間馬路上的匆忙相比,晚上偶有一閃而過的引擎聲,街與街之間的紅綠燈發出的聲音,這些雜音的存在,反而突顯了四周的安寧...
以下,是我最後想說的話。從此,我將保持永世的沉默。 一開始,我以為是因為家庭的壓力才讓我產生輕生的念頭,畢竟作家這條路不好走。撇開盜版這件事,要在這個時代靠寫作生存,根本是癡人說夢。因為現在人已經不太讀紙本書,出版業界氛圍慘淡,連帶...
尼采曾經以嘲諷的口吻說過:「人類最大的幸福一個是自身就不存在,另一個是自身的死亡!」 尼采的嘲諷,是他錯誤的理解。如果他真明白一個人的痛苦能有多深,那麼他就會正視死亡確實是人類最大且最後的幸福。因為我活著只會帶來痛苦,不論這個痛苦是...
所謂的地獄,並不在彼岸,而是當一個人成天陷溺於不幸、負面情緒和心情,又或者是如《完全自殺手冊》所說的「日常」......皆會成為一個人的地獄。 而在地獄裡活得夠久的人,惡魔自然會找上你。屆時,再怎麼傻的人終將發現,所謂生命的價值、生...
每一次看到自殺的新聞,都會讓我的內心沉重許久。原來,死亡離我真的很近。它和生之間,僅隔一條線,一條細細的線,就這樣橫亙在我眼前,只要輕輕一跨,即達彼岸。 這過程,需要的是一丁點的勇氣與對痛苦的無視。基本上,自然死亡的人,在臨死前的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