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825 桃園讀書會:知識的不正義
  • 20190908 台南讀書會:病腦啟示 banner

〈午茶前的尤里西斯〉第 9 集:Calliope/卡利俄佩

第9集
Calliope/卡利俄佩

「不好意思,請問這位子有人坐嗎?」

一位看來年紀稍長我些的女士向我問道,我起身邀她入坐,她點頭微笑道謝。似乎是室友的同事,總算來了。

「您好,幸會囉。我是 M 女士的同事,她說你需要我的協助,希望我幫得上忙,呵呵。」

M女士是誰呀?這是在演龐德電影 (007 - James Bond film) 嗎?飾演 M 的 Judi Dench 女爵士已經約滿卸任了呀。

「喏,我的名片,請多多指教。」

她雙手遞出名片來,我挺直身子伸出雙手敬領,在座位上仔細閱讀正面打印的文字,看起來全是我沒學過的古希臘文呢…...真是特別。

名片左上角的圓形企業形象標誌裡,印了一座頂上飄著大片白雲的山峰,相當醒目。正當我對這一長串看不懂的古希臘文感到苦惱,名片卻在檢視時竟像小學生筆盒裡的魔術尺似的,原先文字對應的位置分別換成大小中文字寫著「奧林帕斯國際集團 摩依賴 (Moirai) 工程事業群」與「人生計劃部經理兼專屬命運規劃顧問 阿特羅玻斯 (Atropos)」兩行字,換個角度又變回原來的古希臘文。

我邊想邊疑惑,問她說妳們這集團以前是不是專門賣相機的啊?

「不是那間陷入經營危機的日本公司喔,呵呵。我們公司的總部是在希臘雅典唷,來自歐洲而且歷史悠久,許多名人都曾是我們的顧客呢。呵呵。」她講話很老練,又有很多語尾助詞,該不會是整天外勤跑業務的吧?我最怕這種話術等級高強的歐巴桑了。

「請放心,我們對你真的沒有惡意啦。」她連眼力都挺強,嚇得我手心連連滲汗。

「能知道那間日本公司也不簡單耶,您平時喜歡照相、玩相機嗎?興致挺高雅的呀。」

嗯?……這些話好像在哪兒聽過。

「我現在比較喜歡足球。欸…我們是不是曾經見過啊?我對妳有種熟悉的感覺。」我開門見山直問這位自稱是阿特羅玻斯的女士。

「唉唷~現在還用這招搭訕算是有點落伍了唷,呵呵。」阿特羅玻斯似乎想降低緊張氣氛。「開個小玩笑,大哥您別介意啊。我比較生得一副大眾臉啦,但我們說不定見過幾次面唷。」

「這樣啊……例如在我稍早前的睡夢中嗎?」

那就不客氣了。在脫離腦霧的情況下,我對事件情節的記憶力還不太差,而且眼前發生的大小事情都有點怪怪的感覺,倒不如先吊個球來找機會。

「在您入夢時見過我?呵呵,恐怕不是唷,肯定是別人假扮的吧。」這位阿特羅玻斯女士斬釘截鐵底說。

我心想這是真的嗎?都進入夢境了還有冒牌貨?真離奇。難道會有人在事前偷聽到我會跟妳見面,然後先讓我做夢見到妳嗎?我不露聲色底懷疑。

「不過得謝謝您告知這訊息,躲起來關注您的人似乎不少唷。我們換個地方繼續談話怎麼樣?您意下如何呢?」

「好啊,妳看怎麼辦就怎麼辦吧。」

古人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室友交代我要聽她指令,那就去看看吧。於是我開始收拾餐桌,準備將一本一本書磚、筆捲與稿紙收回只裝著藍芽滑鼠的背包。

「等一下,你不可以跟她走。」

突然有隻手冷不防從我左邊竄出,按下了我手上動作。

我轉頭仰上一看,發現眼前這人的臉長得跟那位女士一模一樣,雖然髮型、衣著與隨身物品不同,卻也是個灰髮歐巴桑,只不過新來的這位穿著比較帥氣的深灰色成套毛氈褲裝。

至於入座的那位阿特羅玻斯女士則是穿著兩件式棉質混麻 OL 套裝內搭粉白蕾絲襯衫,雖然窄裙底下露出吸睛的黑絲襪小腿曲線外加一雙高跟鞋,整體給人的印象卻比較像和藹可親的鄰家大嬸。

「妳是誰?妳要帶他去哪裡?有膽子假扮我還敢穿得這麼俗氣!」新來的女士作風剽悍,一臉怒目圓睜,盯著我面前的阿特羅玻斯問。

「您看,我就說有人假冒我吧?我可沒騙您,現在她跑出來搶人啦。」先來的阿特羅玻斯冷靜底對我解釋。

「老娘只問妳一遍,妳到底是誰?能夠冒充我的模樣,表示妳知道我的身分。這個世界可沒有多少人敢這麼做,妳最好想清楚後果。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這是唯一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警告!」

她很嗆,但是表現超帥的,比我的學姊還強大至少千倍。

「哎唷…好啦好啦,我認輸,您別氣啦。」

先到的阿特羅玻斯原來才是冒牌貨,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很高興認識您唷,這位大哥,咱們後會有期囉!」冒牌女士準備起身離開,卻突然靜止不動。

才一眨眼工夫,應該是真正本尊的阿特羅玻斯已經站在冒牌貨後方,左手向前按住冒牌者頭頂,右手則持一把細長又尖的利剪對準她右肩頸呈四十五度角,動作俐落又漂亮底瞄準要害,兩三下就控制住局勢。可是我大惑不解,為什麼會有 OL 歐巴桑會帶這種凶器出門上班啊?難道這是她們公司員工的標準配備嗎?

「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她語調依舊不帶感情底冰冷。

「親…親愛的阿姊,我是業務總部資訊課的摩耳甫斯 (Morpheus) 啦。您看這位大哥不是睡著了嗎?這個夢境就是我身分的證明呀。」

她竟然說我睡著了,現在到底是什麼情形呀?!

「原來如此,難怪剛才我下樓前好像看到你家那個失眠老頭鬼鬼祟祟的背影,就直覺這裡不大正常。所以是你老頭把餐廳顧客跟員工都弄到睡著,從一樓門口開始就是你為他設計的夢境囉?的確是你們父子倆能玩的把戲。」

聽到了可接受的答案,這位被暱稱為「阿姊」的阿特羅玻斯本尊稍減怒氣,卻仍維持姿勢不放手,繼續追問那位自稱摩耳甫斯的人說:「你倆父子跟他沒有關係,不可能自己行動。告訴我是誰派你們來的?」

「這就真的不能講了,雖然是做史拜,我們也是要講道義的啊。」

「可別以為你不會流血唷,小鬼。」

山寨品快被原裝貨幹掉了,有幾分大快人心的爽快感。

「拜託啦~阿姊姊~~」說著說著就嘴甜了,只是這種撒嬌似的哀求會有效果嗎?連我都不敢相信。

「抱歉啊,小鬼…我們都是專業人士,雖然認識這麼久了也只能公事公辦,你去找那個躲在幕後的傢伙申訴吧。看在同事一場又一起吃大鍋飯,我就用這把剪刀給你去掉半邊長髮,算是我的仁慈吧。你自己講喜歡給人看左臉還是右臉,我就留哪一邊,OK?」

這根本就是集團內鬥兼職場霸凌了嘛!我到底是遇上怎樣的惡棍啊……

「不不不!別!等等!聽我解釋!」摩耳甫斯一臉驚恐,看來長髮對他很重要。

「唉…你都撐到這地步還有什麼好說的?現在的小鬼都不聽長輩勸告呀…既然你這麼重情重義不肯吐實,那只好給你點教訓…小屁孩沒挨過揍怎麼可能長成堅強的男子漢呢…真是喔……」

「拜託聽我講一下啦!我不見得一定要用嘴巴講,阿姊您這麼冰雪聰明,一定懂我的意思!」

沒想到這傢伙的話術水準還不差。只是我很好奇他不用嘴巴講,難道用屁股說嗎?

「我給你十秒鐘。不,五秒。」

「三秒就夠啦!您先鬆手,坐下來喝口茶看我表演喔!」原來他還是個快槍俠啊。

「時間有限,快點啦!老娘很忙!」

「是!馬上,預備──起!」

「三──」

尚未脫去偽裝的摩耳甫斯將兩手放在灰白頭髮上,往下朝雙肩順出幾圈長捲髮動作,然後做出綁好馬尾的手勢。

「二──」

左手拍拍胸脯後接著雙手插腰,很快換上比出倒 7 手勢的右手托住下巴。

「一!」

最後屈著兩臂朝天空做出一次拉弓放箭動作,接著雙手同時比出手指愛心然後靠近黏在一起。

「是 Eros!」阿特羅玻斯喊出來的這個名字連我都聽過。

這名字的原始主人就是被譯為「厄洛斯」的愛慾之神,但他通常在中文使用另一個在歷史文化裡更廣為人知的拉丁文音譯名叫做「邱比特」(Cupid)。我今天怎麼會做這麼奇怪的夢呢?

「對,就是我。」

我們不約而同朝著發出聲音的方向看去。

一位黑褐髮色青年從我對面底牆邊的餐桌位置起立,轉過身朝我們走來。他的動作不知怎麼變得超級慢,彷彿昨晚電視上衛星轉播的那場義大利某時尚服飾名牌春裝秀裡的首席男模,卻被導播誤觸旋鈕改以四分之一秒速慢慢放映。

我清楚底看見了他將及肩長髮收束成的馬尾,面帶七分愁容三分狐媚的俊俏臉蛋,深邃的黑色眼珠與鷹勾鼻樑搭配得恰到好處,舉手投足間散放出優雅腐男風情。他還在暗白色肌膚的左臂刺了一條迴游的魚,魚首面左朝上回望,魚尾則拖曳著一條金線,至於右臂則刺上一朵紅玫瑰和躍踴於海面的白海豚。

這位英俊青年身上穿著後背繡上一對金色翅膀的白色無袖深 V 字領T恤,與刻意水洗磨破的五分牛仔褲。胯下微微隆起,臀部左右後口袋各以絲線繡著一把金弓、一對交叉的金箭與銀箭,腳踏一雙精緻皮革休閒涼鞋,步伐輕盈又自在,浪臀搖曳又輕擺。雖然他的身材有點像尚未走鐘前的年輕精緻版 Pierce Brosnan,氣質卻活脫脫像傳說中的森林妖精 Billy Herrington。對了,簡直就是二十歲青春無敵的 Ricky Martin 複製人。

奇怪了,愛神邱比特…應該說厄洛斯才對,不該是白白胖胖的金髮小天使嗎?怎麼在我眼裡卻變成看似男女通吃的雙插頭青年呢?

「您好!好久不見了,親愛的阿特羅玻斯姊姊,您還是一如以往容光煥發,神采奕奕呀,見到您如此健康又活力十足,氣色紅潤又透亮,臉上還散發著蘋果光,鮮嫩欲滴得教人羨慕呢。剛才真的很抱歉冒犯到您,請您務必原諒我們的無禮。抱歉,抱歉。」

這個厄洛斯在鞠躬道歉時不忘從領口露出大胸肌,還很自然底牽起阿特羅玻斯的一雙玉手順便露齒微笑,雖然這段致歉語稍嫌誇張,依然是高明到可以列入通識課教材的危機處理。

我猜想,莫非就是他埋伏在附近監聽我跟室友的對話?問題是我跟室友溝通向來都是透過穿越時空的心電感應呀…大概吧。

「既然是你就算了,一定也是受人委託吧?」阿特羅玻斯收斂起方才銳不可當的驚人氣勢,難不成是因為這塊小鮮肉?

「對呀,是有點棘手的客戶,所以採取比較積極一點的手段。謝謝您的原諒。」

厄洛斯接著切換成一身男子氣概對摩耳甫斯說:「辛苦你了,兄弟。其實你們做得不錯,但既然對手是摩依賴的王牌大姊大,就算失敗了也沒什麼好丟臉。」

聽完這一連串對話,讓我超級好奇這家集團的話術教育訓練到底是誰代辦的?我也好想去學啊!

「至於您…幸會,請多指教。我是奧林帕斯國際集團愛情產業鏈小組的特別助理兼首席專員厄洛斯,相信您剛剛已經多多少少瞭解一些情況。」

截至目前為止遇上的一連串事件已經讓我快要見怪不怪了,眼前這些似乎擁有超能力的人物如果不是遠古神仙就是剛到地球的外星人。雖然我從小就認為整個宇宙並不是只有人類這種高級智慧型生物,但是聽他們的名字比較有可能是前者,該不會地球上真的曾經存在過噴火龍這種奇幻生物吧?德國哲學家康德 (Immanuel Kant) 認為人受限於感官能力,無論就理性或經驗都無法證明上帝的存在,只能夠在實現「最高善」的努力中去證實上帝存在的假設。但如果那些神秘力量也是具有物質性或能量的存在,可被人類的感官察知,會不會就類似我眼前所看到的景象呢?

「坦白說,這過程很刺激,所以我需要時間消化一下。」我坦誠底說。

「嗯,實在很抱歉驚動了您,本來我希望做得低調一點,但我們真的時間不多。」

雖然厄洛斯保持著彬彬有禮的姿態,可是我心裡卻有團愈積愈大的烏雲。時間不多?我很想知道到底是發生什麼事?如果你們這麼趕時間,為何又把我拋入時空停滯的狀態或睡夢中?那豈不是浪費我的時間嗎?

「親愛的大姊,我建議接下來不如一起合作,互相幫忙,應該會比較有效率。」厄洛斯大方底提出一個互利雙贏的策略,看來有幾分參謀資質,果然有副妖精樣子。可是話說回來,你們跟我室友「M 女士」本來就是同夥,難道不對嗎?

「我個人不反對,但是對 M 女士那邊要怎麼交代?」阿特羅玻斯如此溫和又坦率底回應,實在是跟剛才判若兩人。

「請您放心,若有什麼事就由我來跟她們溝通,一定負責到底。我只是想完成任務,不是來搶人。」厄洛斯似乎對女性很有自信,用兩眼餘光瞄了我一眼,繼續對阿特羅玻斯表示:「況且我也想知道她們最後會創造出怎樣的作品,儘可能避免妨礙她們。」

聽到這邊讓我有點疑惑,這個「M 女士」到底是單數還是複數啊?

「不礙事就好辦,那我照行程帶他跑,你們跟著來。如何?」二人皆無意見,我連點頭都顯得多餘。

「那等我處理一下他的通行證。我有點老花,又織得慢,需要一點時間。」

阿特羅玻斯坐下來從肩包裡取出小盒裡的折疊式老花眼鏡戴上,再拿出一雙長鈎針,從我頭上拉出幾條長到不可思議的黑髮與白髮,以還算流暢的手法勾出一條扁平的半透明黑條紋絲帶,反折半圈後結成一個完整手環。

她看起來超像在餐廳用餐完畢後開始打毛線衣物的婦人,不過這裡的確是餐廳沒錯。

「這不是莫比烏斯帶嗎?」我一眼就認出。

「對啊,你的臨時通行證。幸好這種等級的針線活兒還算難不倒我。」她取下老花眼鏡,忙著收拾剪刀、勾針,連看都沒看我。

「什麼通行證?」雖然很快就變成廢話,但我禁不住好奇。

「連結你川流不息的意識,進入你過去命運的臨時通行證,功能類似你們凡人幻想出來的時空機器。戴上吧,雖然織得有點醜,但你也沒別的選擇。你的東西不必收了,人去就好。這區時空還在我們控制下,不會有人偷走你的寶貝鋼筆跟你寫的鬼畫符草稿。另外,小鬼你可以解除他的夢境、變回你自己的真正模樣了,還有趕快去叫你那失眠老頭上去餐廳門口幫忙看家,整間地下室所有人的心靈都必須一直沉睡到我們回來為止,確保我們不會暴露在不相干的凡人面前。」阿特羅玻斯發號施令很有魄力,不曉得她到底從事怎樣的工作?

周圍接著又是一股電流脈衝波動,電燈再度閃滅幾下,我似乎重新回到現實。雖然沒有感覺身體與頭腦有什麼異樣,餐廳卻傳出此起彼落的鼾聲,彷彿置身在夜裡飛行的長途班機上。最奇怪的是每個人都閉著眼睡覺,卻還在繼續自己手上的工作,有的顧客閉眼吃飯,有的閉眼講電話,也有員工閉著眼睛沖咖啡……這種情況跟我們現實中的盲目生活也沒什麼兩樣嘛。

阿特羅玻斯、厄洛斯跟變回長髮恢復原貌的摩耳甫斯像說好了似的,一齊拿出一架很像古嘎眼鏡的神祕裝置戴在右臉,但是他們三人同時抱胸準備出發的模樣又很類似某少年漫畫裡戴著左眼戰鬥目鏡的暴力外星人。……欸?摩耳甫斯明明就能自由變裝、改換造型,為什麼還會怕被剪頭髮啊?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陰謀?

此時我腦中突然閃過幾幅圖像,覺得這場面看起來很像雞、猴、狗領著桃太郎去打鬼,也有點像孫悟空、豬八戒與沙悟淨師兄弟準備陪師父唐三藏去西方取經。但我既不是要打鬼也不是要取經,誰曉得歐巴桑打仔、美男妖精和長髮搞笑造夢師到底要把我帶去哪裡呢?還有,到底是誰委託他們對付我?背後目的又是什麼?

史學博士
我是誰?等我想起來再告訴你。(以下空白。) 更多
文章資訊
集數: 
第9集
章回: 
Calliope/卡利俄佩

主題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