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撒旦如是說〉第 2 集:W 的日記

喜歡哲學,雖然不知道真正的原因為何,就是喜歡。閒暇時喜歡去菜市場和菜市場的人開講菜市場哲學,讓哲學真正進入到日常裡... 更多

命運,你的名字叫掙扎。記得之前看的韓劇《鬼怪》裡有一句觸動我內心的話,那是由陸星才所扮演的神所說:「神只是提問罷了,命運是我提的問題,而答案,你們得自己找。」

如果真有神,而命運是祂所提的問題,那麼對於把我的命運弄得如此糟糕的神,給了我超出我解答能力難題的神,我真想親手宰殺祂。至少,在我看來,祂不配成為神!死亡,將是我對祂的回答,就如同該隱回答他那不公的命運的方式,就是讓大地吞噬亞伯的鮮血。

~摘自《日記》2017 年 X 月 X 日

我從來都不相信那些條子的工作態度,如果他們的工作態度是兢兢業業,又怎麼會被廣大的台灣人民冠上稅金小偷的封號?而我在臨晨三點半證實了台灣人的眼光是雪亮的!因為死者生前的房間應該嚴加看守,但現在看守的人睡得跟死豬一樣,椅子底下放了兩瓶金門高粱,酒精濃度 58%。不用懷疑了,這是一位貪杯的稅金小偷,真希望哪天老天能開個眼,讓這個王八蛋喝死算了!

總之,我在無人阻攔的情況下,好像在逛我家廚房一樣的逛 W 的房間。我再次欽佩那些蠢蛋警察破壞現場的能力,命案現場都可以被他們搞到跟工地現場一樣,實在令我佩服。當然,這也證明了一件事,這些稅金小偷不懂得一位作家的內心,所以他們也大概不知道要如何從一位作家的房間找出有用的線索。

就如我之前所說,我真的不認為 W 是他殺,相反的,我認為他是自殺。我之所以認為是自殺,最根本原因是我之前聽說過,他精神狀態不佳已經一年了,這段時間他一直在看精神科並服用藥物治療。雖然聽另一個同行說,W 他一直都說有人在跟蹤他,要對他不利,所以才導致他的精神狀態不佳。但我總是懷疑,那位跟蹤 W 的人,是 W 自己的想像,實際上沒人跟蹤他。

W 的精神狀況,我想警察查一下一定可以查得出來,不過我相信他們依舊會朝著他殺的方向偵辦,而不會朝著自殺。因此,如果我想要證明我的想法,那麼我得找一個極具公信力的證據。而這個證據,就是 W 的日記和筆記。

筆記我是在一開始就決定放棄尋找了,因為對一位作家而言,那基本上是隨身攜帶,所以 W 的筆記已經在警方手裡了。但我相信那些官方認證的蠢蛋絕對找不到任何線索,因為筆記基本上只記錄了一些作家工作的東西,也就是一些寫作素材。即便真的有任何跟命案相關的線索,恐怕也是很稀少。不過我還是會想看一下筆記,畢竟要查,就要查到萬無一失。關於筆記,我恐怕得動用一些關係了。

但日記,我相信那些條子一定找不到。我得先解釋一下為什麼我會肯定日記的存在,因為總會有人不寫日記,或者只寫網誌。

其實大多數的作家、藝術家或者是創作者,其心靈多少較常人纖細敏銳。通常這種人,總會喜歡在一天結束後的深夜裡,回想今日的一切。這種時候,他們總會開始寫日記或者網誌。但日記終究較網誌更為私密,更可以記錄下心中的一切不想為外人所知的事。所以,這種人通常會寫寫日記。

雖然我和 W 不是很熟,但就我從其他同業得來關於他的認識,以及幾次在一些場合的碰面,還有他一貫的寫作風格,他其實是相當傳統的文人。也就是說,他會做到如曾子說的:「吾日三省吾身」的境界。這根本就是在實踐《大學》所說的「誠意」。

《大學》的「誠意」簡單的理解就是內自省,使自己無自欺。因為人的內心往往被許多事物遮蔽,例如忙碌的工作、自私的慾望或者是無謂的情緒等等,都會遮蔽我們的內心,使得我們的心靈無法達至澄明之境界。誠意,就是要人們察覺人所不知而己獨知之處,也就是自己去看見那潛藏在我們心靈角落,隱隱然不顯明之處。用朱熹的解釋,大致上是這個意思。就我來說,就是要反省自己缺失咩,朱熹是在囉嗦什麼!

總之,我秉持著 W 是位具有傳統文人美德的作家這一個信念(說穿了,他就是假掰),我真心認為他一定會寫日記!

我想的果然沒錯,那群蠢蛋警察一定沒想到,像 W 這種根本假掰外加精神狀態不佳的人,日記這種玩意一定會藏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即便他所住的是一般旅館。只是我沒想到,警察竟然不會翻翻看馬桶的儲水箱是否會出現線索。當然,這也不能怪他們,因為他們認為 W 是他殺,而凶器就是掛在 W 身上的那條繩子。再加上他們完全不認為 W 的房間是第一現場,依照公務員的傳統工作美德,這些稅金小偷不會想認真搜索這個房間,只會形式上做做樣子而已。

不過我得先岔個線講一下條子們的推理。在他們自以為掌握大部分關鍵性的線索與證據後,他們對於 W 之死的想法是:他其實跟人家有過節,於是和對方相約在杉林溪碰面。當他到杉林溪後,兇手打電話給他,要他出來旅館碰面,不過邀他碰面是假,其實兇手早就埋伏在隧道附近準備把他殺害。首先,兇手先從後面用繩子將其勒死,然後把他拖進隧道內,運用滑輪之類的工具將他拉到隧道燈架上。接著兇手爬上燈架,將 W 懸掛在燈架上。

這些稅金小偷的推理確實是有意思,也解釋了屍體上的那兩條勒痕。只是他們大概沒想到過,如果兩條勒痕是個障眼法呢?我的意思是指,這起他殺案,其實是 W 故意偽造的,那個具有傳統文人美德的假掰作家,他將自己的自殺製造成他殺。而其原因,有可能是為了栽贓給某人,那位某人,可能是他想報復的對象;意思就是,要死,也要拖一個陪葬。

不過這些目前都僅止於猜想,要證實我的猜想,尚須我手上這本 W 的日記。

文章資訊
小說系列: 
集數: 
第2集
章回: 
W 的日記
哲學家: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