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哲學床邊談 banner

【泛哲學】有多少種性別?從性別光譜到形上學

難度: 
4

不少人聽到「形上學」三字就會聯想起「針頭能站多少個天使」一類的問題。受了某類哲學史教育的人,更會認為形上學非旦毫無價值,更是思考時應盡力避免的東西。

事實上,今時今日我們問的形上問題比歷史中任何時候都多,而且更為切身。其答案更可能直接引來翻天覆地的政治變化。

性別議題就是其中一例。我們會問:第三性別存在嗎?男女有沒有本質?甚麼是男人/女人?跨性別是本質的改變抑或怎樣?

本文嘗試以性別議題為切入點,闡述形上學中的一些重要概念和問題,以此顯示形上問題的重要性,在本文中筆者會集中處理數個問題,如有多少種性別?性別光譜背後有甚麼形上學等?在本文中,「性別」一詞全部均指「生理性別」(sex) 與「社會性別」(gender) 毫無關係。

一個實際的爭議

「有多少種性別」不是生物學問題嗎?為何與形上學有關?

為了回答這問題,本文將集中在一個實際的爭議。

在 2000 年,一位生物學家兼女性主義者 Anne Fausto-Sterling,出版了一本在性別研究領域極具影響力的著作,Sexing the body1。同年,出版了她與其他學者合寫的另一篇獲廣為引用的文章,"How sexually dimorphic are we?"2

這兩份文獻都有同一主旨:否定在生物學中無人質疑的兩性異型論 (sexual dimorphism)

所謂兩性異型,簡單而言就是說某一物種分雌雄兩性;應用在人類中,就是說人有男女兩性。Sterling 在其著作中講述了很多雙性人(intersex,另一些譯法為「陰陽人」或「間性人」)的故事,並運用了類似系譜學 (Genealogy) 的方法揭露生物學區分男女兩性的各種陰謀和權力操作;而在上述的文章中,她則嘗試統計了雙性人的實際人數,並指出其為數不少 (1.7%)。從而,她提倡一種性別光譜論,指男女兩性為一連續體,而非二分 ( Fausto-Sterling, 2000, p. 31 ) 。這概念在台灣很多教材中都有被展現:

從上圖的(1)可見,「公」(male) 和「母」(female) 各處於光譜的兩極,其餘是中間地帶。我定義「光譜」的意思為同質東西的程度變化。按 Sterling 的說法,處於中間的就是兼具兩性性徵的雙性人。換言之,這理論會描述 A 君的身體為 -30 分(男)、 B 君為 40 分(女)、 C 君為 0 分(雙性人)。3

一些女性主義者引用 Sterling 的說法,指人實際上沒有男人女人之分,並以這種角度作為父權制度的佐證。一些政治團體高舉生理性別不是二分而是光譜的觀念,要求政府改變其性別制度。好些地方也確實改變了,如德國最高法院就承認了生理性別不是二分,要求政府設立「第三性」,用以安放一堆「不是男」和「不是女」的人。而這種訴求也漸漸來到亞洲地區。「無論我們是否贊同要更動性別的劃分,這種對性別的理解值得我們認真去審視其背後的理由是否充份。

現在,我們有兩套相競爭的理論。一是傳統的兩性異型論、二是新型的性別光譜論。正是在它們的差異中,我們可以看到科學與形上學的交界。接下來本文會逐步處理以下問題:

1. 本文會先為光譜論分類,指出所謂光譜論可以有三種表述方式,並指出光譜論要麼不能完整描述所有雙性人的狀況,要麼不能符合其性別是一連續體和光譜的宣稱。另外他們不具解釋力。

2. 在處理光譜論的描述力和解釋力問題後,我們用一形上學的視角闡明光譜論的「男性」和「女性」概念轉變有多大。我嘗試指出光譜論改變了「男性」和「女性」的性質以至它們的範疇都不同了。

3. 我提出對光譜論的兩點批評:a. 光譜論事實上沒有處理「人分多少性別」這問題;b. 光譜論轉變「男性」和「女性」概念,以至很普通的一句有關生理的描述句,都會出現範疇錯誤。

4. 我重新檢視 Sterling 對雙性人的定義,並指出包含了很差的形上學。

性別光譜論的概念問題

由於 Sterling 的說法有點曖昧,坊間對性別光譜論也有不同的觀念;故在這部份我先假定「性別」真的可量化或化約為一連續體,並區分三種光譜論。筆者會順道提出它們的內在問題。唯有先說出這些問題,我們才能將其懸置,進入形上學的討論。

(1)等距光譜論:它量度的是一種「等距」(interval),將 male 和 female 之間的距離量化,並將這些距離分成等份。就如攝氏溫度先界定兩個量度點,冰點 (0°C) 和沸點 (100°C),並將當中的間距分成一百份。4在「間距」的量度中,比例是沒有意義的,例如我們實際上不能說 20 °C 比 10 °C 熱兩倍;但差異的比例卻是有意義的,例如 10 °C 和 0 °C 的差距比 11 °C 和 10 °C 的差距大。同理,在等距光譜論中,我們也不能說甲比乙「男」兩倍。

等距光譜論本身的理論問題可這樣理解:居於 male 和 female 正中央的「雙性人」,究竟是甚麼呢?是 male 和 female 兩種性徵都沒有的「無性」人;抑或 male 和 female 兩種性徵都有的「雙性」人?用等距的表達法,應該是兩種都沒有的「零性人」。但這樣一來,就有一大群雙性人被排除在理論的描述語言之外了。事實上,Sterling 報告的雙性人個案中,通常是「同時有」某些男女性徵。

簡言之,等距光譜論無法描述雙性情況 (intersex condition) 本身的多樣性和程度分野。試想,最標準、最符合我們日常想像的雙性人應是有齊兩套完整的男女生殖器(這類人在現實中是罕見的雙性人)。這類「標準」雙性人要放在「男」端還是「女」端?另一些程度較低的,則是可以有完整女生殖器,但身體藏有發育不全的睪丸的人,又應放在哪裡?

2.jpg

「等距光譜論」對生物男性/女性的理論圖像。作者所繪。
(2)性別整體光譜論:現在想像性別光譜論為,對一個整數為 100 的「性別整體」的男女分配。A 君可能是 {75 男,25 女}。(如下面左圖)它描述每個人都是一個「性別整體」,當中有不同的「男」「女」成份。一個標準男就是 {100 男,0 女};雄激素分泌較低的,就是 {90 男,10 女}。在「性別整體」中,「男」「女」兩個數是此消彼長,成零和關係。

但這種概念依然處理不了 雙性人本身的多樣性和程度分野。現實中可不可能有人是 {70 男,20 女} 或 {30 男,40 女}?即一種性徵不健全但只有極少女性性徵又或男女性徵都不健全。5

(3)男女指數光譜論:針對上述問題,我們可放棄「性別整體」的觀念,不再以 100 為整數,分開用「男指數」和「女指數」來描述每一個人。(下圖右邊)這樣,所有雙性情況都可描述了。

這版本的「光譜」論的問題只在於:它違背了 Sterling 說性別是光譜和連續體的宣稱。現在性別是兩個獨立連續體「男」和「女」的組合。(注意,兩個連續體的「組合」才是「性別」)這兩個獨立的連續體相不排斥,不可共量。兩個指數用來描述一個人。

3.jpg

左圖:「性別整體光譜論」;右圖:「男女指數光譜論」。作者所繪。
以上三種版本的光譜論,都面臨理論解釋力的問題:性別光譜論的「光譜」,究竟是身體性別特徵的光譜,抑或是構成這些性別特徵的原因的光譜?專門點說,是表現型 (phenotype) 還是基因型 (genotype)?若是前者, 光譜論其實沒有解釋力。它不是和傳統的兩性異型論在競爭,只是希望修正兩性異型論內的某部分描述用語。若是後者,傳統生物學以染色體情況——有或沒有 Y 染色體——作為解釋身體性別特徵的起點;光譜論又怎樣解釋?6「有和沒有」是二元概念,性別光譜論可以怎樣修正呢?是提倡由  XXX 、 XX 、 XY 、 XXY  到 XYY 的「光譜」嗎?

若是這樣,性別光譜論根本不是「光譜」,而是提倡 5 種性別;這與 Sterling 宣稱性別為一「連續體」(continuum) 的概念相距更遠。事實上,Sterling 在研究早期確實提出一種「五性系統」(5 sex system)7但後期則放棄了這觀點。

接下來,筆者嘗試討論這些不同的理論背後的形上學。

性別是甚麼實體?性別的形上學分析

所有理論和話語都有它的本體論許諾 (ontology commitment),即都要預設某些實體 (entity)。上述的五種性別的設想以及兩性異形論,預設了不同數量的性別實體,前者五個,後者兩個。我們可以進一步追問這種性別實體究竟是某些柏拉圖式理型 (essence)、集合(set,很多個體的總和)、抽象對象(abstract object,如數字般的抽象實體)、穩定屬性聚合種類(Homeostatic Property Cluster Kinds,由家族相似性組成的類)又或人口結構 (population structure)。這問題問及「生物學的對象是什麼」這種存在論的問題,我們留待最後一段再討論。

我們先從範疇的角度來看,我暫時借用亞里斯多德的說法來闡釋。上述不同種類的實體,從範疇而言,都可以屬於亞里斯多德意義上的「基體」(substance)範疇。

是基體意味著某些屬性在它之上,而不是相反。亞里斯多德認為,個體是基礎基體 (primary substance),個體的「種」(speices) 和「屬」(genus) 即是一些第二級的基體(這裏的「種」和「屬」不是生物學意義的,而一些一般性更高的名,如「筆」是「原子筆」的種)。除基體外,有九大範疇 (category) 如關係等,均是依附基體而存在。例如,說「甲很高」和說「甲是男人」是兩類命題。前者是將「高」歸於「甲」之下,「高」本身不能成為基體,其他屬性不能再歸給它,例如說「高很肥」是荒謬的。後者是將「甲」歸類為「男性」,「男性」本身可以再作為基體,其他屬性可歸給它,例如「男人有陽具」。

亞里斯多德的理論固然有很多值得深究和修正的地方,在下文我也不會沿用這他的範疇分法,但現階段而言他的理論很能說明問題。不論是五性系統或兩性異形論中的「男性」和「女性」都具有基體的地位,不同的屬性或特質歸屬於它們。例如說「男性和女性交配生出下一代」。

Sterling 放棄早期的五性系統,轉而提出性別光譜論的理論轉變,從形上學的角度來分析,是在實體數量上放棄了早期增加實體的進路,轉而減少實體。現在,她批評的是設定「男性」和「女性」兩個實體實在太多;她只要一個實體——性別光譜/性別連續體——就足以並更好地解釋和描述有關性別的現象。

然而, Sterling 真正的激進性在於她不但減少實體,更是試圖改變「男性」、「女性」這些實體的性質,使得它們的範疇都不同了,上面三個版本都是如此。上面我羅列了兩性異型論的「男性」、「女性」可能要預設的實體,大多是「」(kind,這裏表示一種類別或某種同質性或相似性很高的東西的集合;在這裡我們先懸置這分類是任意的還是「自然」的這問題);而性別光譜論的「性別」是一種屬性 (attribute) 或性質,而且是量性而非質性,就如「冷」、「熱」,由 -273.15 °C 到數億兆度的連續體,指涉到歸屬於個體 (individual) 上的東西。前者是因某種特質或本質成立的集合,後者則是特質本身。光譜論的「男性」、「女性」和兩性異型的「男性」、「女性」是不同範疇的。用文字來標示,前者的性別是 maleness/femaleness;後者是 male/female。

光譜論的形上學

現在,我們看看三種版本的光譜論的「男性」和「女性」,究竟是甚麼。它對於「人分男女」,「有男女兩種性別」這類思想又有何含義。簡言之,它能否定兩性異型論嗎?下文我分開三種光譜論來討論,只會方便討論,但它們的問題是共同的。

(1)等距光譜論

「性別」被視作如「溫度」般的連續體。「男性」和「女性」現在是一個相對的形容詞,就如「冷」、「熱」一般。這樣設想的話,光譜論的「男性」或「女性」,不論是在說表現型還是基因型,都在描述一種趨向或狀況。正如「水的溫度是 60°C 」在描述的是一種事態,「水」在這裏對應的是「身體」:「身體的性別度是 70 性度」。

我們延續水和溫度的類比:水和溫度是兩種東西,水是具體的實體,而溫度則是發生在水上的事態;身體和性別亦一樣,身體是具體的,性別是事態。隨著溫度升降,水會變成液態、固態或氣態,這三態是同一種東西的三種形態 (mode);身體亦一樣,隨著性別指標趨近「男」或「女」,身體會變成男態或女態。水的三態有不同性質,如硬、流質等;身體的男態和女態也有不同性質,如有陽具或有陰道。

「水—溫度」與「身體—性別度」的最大差異在於溫度改變造成水形態改變,而所謂性別度和身體似乎剛剛相反,是身體改變造成性別度改變(這就是上述提到的解釋力問題)。但我們略去這差異。

來到這裏,我們可以問:等距光譜論者將身體區分為多少種形態?若是兩種,則它已很接近兩性異形論,差別僅在於前者認為男性身體和女性身體是同一種東西,後者即認為是兩種東西。如是兩種以上,則論者要交代當中的區分原則,以及闡述當中的合理性。如要堅持身體只要一種形態,則要麼斷定身體和水不同,是類似一種不斷加熱都不會改變形態和特性的東西;要麼斷言身體在形態和特性上的改變並無多大理論意義(例如火提升溫度會改變顏色,但我們不會說火有幾種形態)。

事實上,我希望以這類比說明一點:等距光譜論並無否定「有兩個性別」,也沒有肯定「有兩個以上性別」等命題。即使我們完全認同性別的基因型可完全量化為連續體,但水的溫度是連續體是一回事,水分三態是另一回事。它只是在說「男性」和「女性」在存在論上建基於另一物。但若因為性別是一光譜所以說根本沒有性別之分,就像說冰、水、水蒸氣都是 H2O,所以沒有三態一樣(男性身體,女性身體都是身體,所以無分性別)。要否定「男性—女性」這個分類,關鍵在於我們應如何分類/應否分類、按哪種原則分類、不同的分類方法有沒有優劣之分。

換言之,問題在於將人類身體劃分為「男性」和「女性」,並將這劃分方式稱之為「按性別劃分」是不是「合理」的又或是「自然」的。這就涉及自然類 (natural kind) 的討論。

將「性別」界定為一連續體不能消解「男性」、「女性」是否一自然類的問題,而且還會引起範疇錯誤。

(2)性別整體光譜論

在這種光譜論中,「男性」和「女性」是同一種屬性(性別)的正反表述。「男性」和「女性」成絕對地此消彼長的零和關係。就像在形容物體有多「反光」時,「反光」和「吸光」只是同一種東西——折射率——的正反表述。

有趣的是這種形上學其實最為男女二元,非此即彼。但這種論述同樣涉及上述提到的分類問題,我們依然可以問:「 51% 男 49% 女~ 100% 男 0% 女」的身體會否形成一個自然類,使得我們稱擁有這些身體的人為「男*性」嗎?

我用「男*性」來顯示它和在一個性別整體中的「男性」不同。在性別整體光譜中的「男性」是在一個身體內的屬性,與他者毫不相干。「我」的 70% 「男性」只與「我」的 30%「女性」成非此即彼的對立關係,若有人要將「我」的 70%「男性」和另一人的 80%「女性」放在一起比較,然後問它們有何關係,是不是兩者加起來可以孕育生命等,則我們只能說發問者犯了範疇錯誤 (categorical mistake) 。

在性別整體光譜論的語言中,「男性和女性交配可生育」一類的說法通通有範疇錯誤的問題。我們將「交配」和「生育」應用在兩個對立的性質上只可能是文學隱喻,就如在說「軟和硬在做愛」。要描述「交配」這行為,必須說「男*性身體和女*性身體交配然後生育」。換言之,性別整體光譜論最後都需要在「男性」和「女性」以外額外設定一個「男*性」和「女*性」(甚麼名字都好),來描述和指稱那些「男性」和「女性」未能描述的部份。確切地說,是單一身體與其他身體互動的潛能,亦即一般我們所說的「兩性互動」(包括生物學意義和社會學意義上的)。而這些「男*性」和「女*性」不就是光譜論要試圖突破的「人分男女」嗎?

再一步將光譜論和兩性異型的說法對比,「男*性」、「女*性」對應於兩性異型所說的「男性」、「女性」。光譜論中的「男性」、「女性」取表型義的話對應於「有陽具」和「有陰道」;取基因型義的話對應於「有 Y 染色體」和「無 Y 染色體」。說「有 Y 染色體和無 Y 染色體交配可生育」是範疇錯誤 (categorical mistake) ;必須說「有 Y 染色體的人和無 Y 染色體的人交配可生育」才能描述這一層重要的現象。我們還要說出如「有 Y 染色體的人平均比無 Y 染色體的人高」一類話。故「有 Y 染色體的人」起碼是一個集合 (set),關鍵就在於我們是否稱這個集合為「男性」而已。

這樣看來,光譜論只不過是用一些含糊、概括又或更具象徵性的字眼來取代傳統說法中的字而已。在這樣再重申,要針對「男女分類」的問題,重點是在於將人類劃分為「男性」和「女性」兩,並將這劃分方式稱之為「按性別劃分」是不是「合理」的又或是「自然」的。對光譜論者而言,重點在於雙性人的案例是否足以挑戰這種劃分;我們在最後一部分將討論這問題。

(3)男女指數光譜論

在男女指數光譜論中,「男性」和「女性」為在一身體中兩種不相干的屬性。這論述同樣沒有處理男女是否為自然類 (natural kind) 的問題;而且和性別整體光譜論類似,無法論述兩性互動。

Sterling 在反對甚麼?

上文的分析為本文最終的系譜學分析鋪平道路。本文將揭示某種形上學思維影響了 Sterling 。為何她會認為雙性人的案例是否足以挑戰「男—女」這種劃分?

讓我們回到 Sterling 在 2000 年時對兩性異型的觀點。我們可看到她將一種特定的形上學強加在兩性異型論。這可從她對「雙性人」的定義中看到,她說:

We define the intersexual as an individual who deviates from the Platonic ideal of physical dimorphism at the chromosomal, genital, gonadal, or hormonal levels (Blackless et al, 2000, P.161;粗體後加)

令人驚訝的是,身為生物學家的 Sterling 及其一眾同伴,沒有用任何生物學方式或特徵來定義雙性人 ,反而用一個百分百的形上學概念——柏拉圖式理型——來逆向定義雙性人。

所謂柏拉圖式理型,就是主張一切事物在理型世界都有其對應的理型。貓有貓的理型,狗有狗的理型,男性和女性都不例外。在現在世界千差百別的貓、狗、男和女,全都是模仿理型來存在,只有理型才是最真實和最完美的。簡單而言,柏拉圖式理型就是主張萬事皆有恆定不變、確定而清楚的本質;而且在 A 本質和 B 本質之間有清楚和絕對的劃分,兩者完全沒有交疊。

比如說,男性身體的本質就是有陰莖、有陽具、是 XY 染色體等。這「本質」更會排除一切女性身體「本質」包含的東西,例如乳房、乳腺和子宮等。相反,一旦有些微交疊或不符合本質,那身體就是「偏離柏拉圖式理形」。

Untitled-1.png

Sterling 對雙性人的定義。作者所繪。

在「柏拉圖式理型的偏離」這一定義下,她們甚至將 late-onset CAH 都納入到雙性人人口的計算中。所謂 Late-onset CAH 是「晚發性腎上腺素增生」,並不會造成嬰兒在出生時性別不明,一般只會令患病的女生出現輕微的男性第二性徵,如生鬍鬚,在最嚴重的案例中,會出現陰蒂肥大。8單是 Late-onset CAH 一種情況,就佔了 Sterling 團隊計算的雙性人口的 9 成。9

Sterling 腦中的雙性人,號稱佔 1.7% 人口,其實只是身體性徵有點不正常或有些「非典型」而已。她以那種完全質性化的柏拉圖式本質形上學為假想敵,進而提出自己完全量性化的性別光譜觀。

Sterling 完全深陷在「本質—固定」與「非本質—流動」的古老形上學二元對立中。在性別光譜論激進和前衛的外衣下,包裹的卻是一套早已在現代生物學和現代哲學中被揚棄的本體論預設。我在上文提過生物學的本體論許諾問題,並列出了數類可能的實體。事實上,現今的哲學家在爭論設定哪類實體才是最好時,一早已剔除了「柏拉圖式理型」這選項。10

事實,否定「本質」不一定要絕對地非本質和絕對地流動,更不代表要拒絕分類;例如接受男女群體存在有限度的家族相似性,視 natural kind 為「穩定屬性聚合種類」,就可解決問題,不落入那種假二元了。

Sterling 的思想又在後現代論述和酷兒論者的粉飾及再創造下,添加了地理和權力操作的隱喻;成了「中心—男女二元—壓迫」與「邊陲—性別不明—被壓迫」。這種「二元」與「衝突」式的論述在今日的性別政治中隨處可見,就連雙性人的政治群體都無條件地接受了 Sterling 對 intersex 的預設。11

結語

全文的分析顯示性別光譜論的諸多問題,更重要的是它顯示科學研究者在不自覺的情況下做了很多形上學判斷,而這些判斷很可能是十分樸素的。當我們看見一個性別不明的身體——比如說一個有完整男性生殖器但內藏子宮的身體——我們可以增加性別,視它為男女以外的第三種身體;又或保留現行的分類類,轉而擴闊我們對男性身體的想像。選擇哪一邊除了是經驗證據的問題外,還涉及不同的本體論預設。正因如此,哲學討論可以幫助釐清問題,使人作更好的選擇。

細心的讀者會發現本文有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即沒有正面討論「男」和「女」是不是「自然」類和這分類是不是「合理」的?本文似乎只是負面地批評光譜論的種種問題,但也沒有否定分三種「性別」其實更自然和合理的可能性。由於要處理這問題的討論更多東西,需要很多辯論和論證,我將留待之後的文章才討論。

本文的要旨是,要主張性別是光譜和連續體並非不可,但本文的分析嘗試指出作為光譜的「性別」以及一般人和生物學所說人分兩性的「性別」,很可能是不同層次的東西。前者是「性別度」,後者則是一個種類。這種差異若不釐清,便會出現很多錯位的討論。期望本文對社會的理性討論有所貢獻。

  • 1. Fausto-Sterling, Anne. Sexing the Body : Gender Politics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Sexuality. 1st ed., Basic Books, 2000.
  • 2. Blackless, M., Charuvastra, A., Derryck, A., Fausto-Sterling, A., Lauzanne, K., & Lee, E., How sexually dimorphic are we? Review and synthesis. 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Biology, 12, 151–166. 2000
  • 3. 暫假定光譜論為量度「間距」,描述 A 君為 -30 分男不代表他是 70 分女,因為中間是 0 ;下文會詳述。
  • 4. 平常我們聽到有絕對溫度其實是另一種量度方法。
  • 5. 例如 XXY 或 XX 男就近似這情況,他們外表可能和 XY 男毫無分別,只是精子健康較差。
  • 6. 生物學考慮性別的因素是「有或沒有」Y 染色體,而不是染色體的組合。學術名稱為「 Y 染色體性別決定區」(sex-determining region of Y chromosome , SRY)。大眾常以不同的染色體組合意味另一種性別,這是日常認知的誤區,當中也涉及下文談及的形上學問題。見 Sex-determining Region Y in Mammals 
  • 7. 參見 Gender & Sexuality
  • 8. Late-onset CAH 和 Classic CAH 是兩種病,後者是嚴重疾病,可造成性別不明和身體缺乏足夠鹽份,足以奪去幼嬰性命。雖然該病十分罕見,但仍有充份的醫療程序為 Classic CAH 作出產前檢查及初生即時治療。
  • 9. 有人檢閱了 Sterling 的計算方式,並指出她界定為 intersex 的頭十種常見情況,都與我們日常對「雙性人」的認知有很大出入。見 Leonard Sax, 2002, How common is intersex? a response to Anne Fausto-Sterling, in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2002 Aug;39(3):174–8.
  • 10.https://plato.stanford.edu/entries/species/
  • 11.How common is intersex? Intersex Society of North America. 以及 On the number of intersex people. OII Australia — Intersex Australia. By Admin on 28 September 2013.

主題產品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