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哲學床邊談 banner

〈於是撒旦如是說〉第 10 集:契約

第10集
契約

「怎樣,想起來了嗎?」當我聽到這個問題時,我仔細地端詳我眼前的這個人。他的雙眼空洞,彷彿無底的深淵;那看起來親切的笑容,隱藏著一把銳利的刀,彷彿隨時要刺進我的心臟。

是的,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我眼前的這個人的身分了。準確地說,他根本不是人,而是惡魔,與我訂立契約的惡魔。不只如此,我更想起來那些死者,確實是被我殺死的,但卻又不是被我所殺。因為那時候的我被關在另一個房間,是另一個靈魂取代了我犯下殺人罪。可是,這樣的我,到底是否真可以算是犯了殺人罪?不管怎樣,我得想辦法應付眼前的惡魔。

「所以,那天我真的不是作夢,而是真的跟你訂了契約?」我一邊提出問題,一邊思考著如何能夠脫離這契約關係。簡單來說,我得耍賴。

我眼前的這位惡魔冷冷一笑說:「現在還懷疑嗎?還是需要我透漏其他件事,你才會明白,至今你所有的一切榮耀,都是我給你的。」

「你給的榮耀?什麼意思,我聽不太懂。」說實話,這傢伙竟扯一些和我問題不相干的話,我認真懷疑惡魔也會失心瘋。

他用他如深淵窟窿般的眼睛望著我一下後說:「你若俯伏拜我,我把這一切萬國的榮華都賜給你。」

「我知道你引用了《聖經》,而且這還是你對耶穌說的話,但我什麼時候有榮耀了,可以請你『大發慈悲』直接告訴我嗎?而且,我犯下的殺人罪,是否和我們之間的契約有關?」

「現在的年輕人一點耐性都沒有,我認真懷疑這和網路以及臉書有關。人們都只想得到迅速簡單的知識與結論,卻從不願意耐下性子好好的理解其中的過程,難怪所知總是一知半解不夠全面.....」

坦白講,我沒見過話那麼多且又愛碎念的惡魔。這讓我無意間想到周星馳那部西遊記電影裡的唐三藏,也是愛囉嗦與廢話一堆。

「請問一下」,我實在耐不下性子聽他扯下去,所以直接粗暴地打斷他,「所以你現在是要把我帶去地獄的意思嗎?」

「你小子還蠻上道的嘛!我就是為了要把你帶去地獄而出現的,你想想,從小到大都是第一名,在人們的眼中你一直都是智慧的代表,又有才能,是個還算暢銷的作家,還被總統接見過...等等。這些榮耀都是我給你的阿,我可是老實的履行了契約內容。」

「那我的殺人罪和你有關嗎?」

「當然有阿。如果沒讓你的手多沾染上一些人的鮮血,如何讓你的罪惡滿盈呢?契約上可沒說我不能這麼做。」

「我不同意,因為每一次的殺人,都是另一個靈魂佔據我的身體而做,不是我本人的靈魂所做。在這個前提下,怎麼可以說是我殺了那些人。」

「我明白了,你想賴帳,對吧?但是這招沒用,因為你根本就拿不出證據證明有另一個靈魂佔有你的身體。假設你今天站在法官的面前接受審判,你的說法絕對不會被接受。人間的法律尚且如此,你覺得地獄的法律會如何審判你呢?我勸你趁我還有耐性,不要想太多的花招。」

「我不是想耍花招,而是要為自己辯護,任何審判皆可以如此。另外一點,審判本來就是上帝的工作,除了祂之外,這世界上不存在有任何存有者可以審判我的靈魂!還有,我一直都有跟神懺悔認罪,我不覺得祂會任我被你帶進地獄,我覺得再過一會,神就會出手救我。我們的契約,在上帝面前是無效的,更何況耶穌的血已經遮蓋了我的罪,我怎麼可以就如此簡單的被你帶去地獄。」

此刻,惡魔哈哈大笑了好一陣子後回我:「你摸摸自己的良心,你的悔罪幾時真心過?每一次都只不過是場引人注目的表演罷了,在你跟我訂立契約的那刻起,你早就決定拋棄信仰了。之後的一切,就只不過是場演出。如果你是真心悔罪,或許今天我還真動不了你;但你自始至終皆不是如此,你就認了吧。我的耐心已經沒了,你看看你的腳下,那些被你殺死的人,他們的鮮血正把你吞噬。」

瞬間,我發現我無法站穩,我的腳下成了一片血沼澤,我正慢慢地下陷,想大聲呼救,卻發不出聲音......

 


 

睜開雙眼,我發現我不在地獄的深淵,而是在昨天下榻的飯店房間內。我的室友被我的大叫聲吵醒,他睡眼惺忪的問我:「你到底是做了什麼鬼夢阿,在夢中大聲喊叫,把我們都吵醒了。」

「原來一切是夢阿,所以我人沒在地獄的深淵,但我人在哪?」

「你是睡傻了嗎?我們是員工旅遊,人在南投,明天早上要和大家一起去忘憂森林。也不是明天早上,是兩個小時後就要去忘憂森林了。所以,老大,清醒一點,帶隊的那位大哥很討厭人遲到,他不等人的阿。」

當我魂回來後,我才明白一切殺人、惡魔等等,都只不過是一場夢,我輕鬆了許多。「那我再睡一個小時,到時候叫我一下。」

「會啦,反正大家要一起吃早餐,你再多睡一下,我會叫你。」

多睡了一小時後,我到餐廳吃早餐時,我的朋友告訴我忘憂森林團不開團了。原因是今早在那裏發現一具上吊的屍體,死者身分是某位國內知名小說家,至於是自殺還是他殺,尚待警方進一步的調查......

文章資訊
小說系列: 
集數: 
第10集
章回: 
契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