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哲學床邊談 banner

〈於是撒旦如是說〉第 3 集:盤問

第3集
盤問

每一次看到自殺的新聞,都會讓我的內心沉重許久。原來,死亡離我真的很近。它和生之間,僅隔一條線,一條細細的線,就這樣橫亙在我眼前,只要輕輕一跨,即達彼岸。

這過程,需要的是一丁點的勇氣與對痛苦的無視。基本上,自然死亡的人,在臨死前的剎那,都會與痛苦奮戰一場,更何況是在非自然死的情況下。

每個自殺的人,並非不願負責任,或者是逃避;而是渴求解決生之折磨。他們是在生存的戰爭裡,因為生所給予的恐懼而成了逃兵。

我之所以現在選擇死亡,是因為我曾在安全的地方待過,但發現,我不屬於那裏。

可能真的是「人之於人,亦虎狼也」,我的內心始終在渴求鮮血。如果我不願我的獠牙傷害我愛的人,或者是那些愛我的人。那麼我只能選擇自我獵殺。......於是,我接受了惡魔的邀約。

~摘自《日記》2017 年 X 月 X 日

其實一個人要把自殺安排成他殺的樣子,並非不可能。但一般來說,除非有想嫁禍的對象,或者失心瘋,否則我相信正常想自殺的人都不會這麼做,又不是吃飽太閒。

但 W 的死亡顯然就是偽裝成他殺的自殺,根據他的日記所寫,不是我的瞎猜。至於他想栽贓嫁禍給誰,這點尚須調查,但他的自殺方式,我倒是想明白了。

如果有人有看過諾蘭導演的《蝙蝠俠三部曲》,應該會對蝙蝠俠手上那個可以讓他調來晃去的纜繩有印象。我的初步簡單的想法是這樣的:W先在隧道的燈架上設置好上吊用的繩索,然後再將類似蝙蝠俠的那種纜繩穿過上吊用繩索,打一個活結。之後將自己的脖子套上纜繩,接著收纜繩並將自己上吊。

由於纜繩是穿過上吊繩索的,所以在 W 用纜繩將自己上吊時,他的頭就會被吊至繩索圈內,形成用繩索上吊的樣子。而那個蝙蝠俠纜繩因為收起來,所以應該是被路過的一些車子給碾碎或者帶走了。

當然,這只是我的想法,套句湯川學教授說的:「想法得經過證實才能成為真理」。所以,我得找個時間證實才行,只是就目前來說,光是 W 的殺人動機以及找出他想嫁禍的對象,還有為什麼要嫁禍等這些問題,就夠讓我煩的了。

就在我認真翻閱日記時,飯店打來說,警察要對所有的房客進行調查和盤問。知道這個消息的我,內心不由得開始感到一種厭惡感。畢竟要和那群官方認證的蠢蛋交談,實在令我深感噁心。

杉林溪的飯店雖然沒有城市裡那些飯店大,但輪到我被條子傳喚喝咖啡時,也已經是晚餐後了。為了方便我這份調查報告進行以及讀者閱讀,我會如實的將談話內容寫下來,我的名稱代號是 D,至於為什麼會是給自己取 D,日後會說明。

條子 A:「死者是一位作家,和你是同業。不知你是否認識死者?」

D:「我其實不太認識死者,對他的了解,大部分是由其他同業那裏聽說。和他實際接觸的次數也不多,即使接觸了,也不會講話。總之,就是點頭之交。」

條子 A:「我明白了。那我方便知道你為什麼會來杉林溪嗎?」

D:「實際理由你們聽了可能會覺得我很冷血,但我是因為在新聞上看到 W 死掉的消息,為了尋求我下一本推理小說的題材,我才來這裡的。」

此時旁邊的條子 B 摸了一下他的落腮鬍,望著天花板說:「這麼說來,你是推理小說家阿?真是不容易,我本人也蠻喜歡讀推理小說或者看一些推理劇場,不知道你都喜歡些誰的作品?」

(額外提一下,那個條子 B 的態度讓我真的感到不悅,他媽媽難道沒教過他,說話要看對方眼睛嗎?況且說穿了,他的薪水是我的納稅錢,而且和這些稅金小偷講話就已經夠委屈我了,他還那什麼鬼態度!這讓我決定,要稍微譏諷一下他們。)

D:「也沒特別喜歡誰的,幾乎能看得都會去看一下,多方涉獵。」

條子 B:「那你讀了這麼多推理小說,自己也是個推理小說家,你要不要提一下你對這個案子的看法?」(他繼續以那種令我不爽的態度說著話。)

D:「我也只是個小說家,對於案子我不會有你們這種專業的『客觀』判斷,而只有我的主觀想像。依現在我的想像而言,我說 W 是自殺也不為過。畢竟我是寫小說的不是辦案的,我沒有退休金可拿,你們有『年金』可以領,這是你們的工作,不該問我。」

(看來我的「年金」攻勢有效,條子 B 終於看著我的眼睛說話了。)

條子 B:「我之所以這麼問,不是為了徵求你的意見,少自以為聰明。而是我認為,你們這些推理小說家都是喪心病狂分子,成天想著如何漂亮的殺人想到瘋了,所以哪天搞不好就真的殺了人。我的意思是說,我認為你是嫌疑犯!」

D:「警察先生,我稍微整理一下你的說法好了。你的意思是說:所有的推理小說家都在想著如何漂亮殺人,所有想著如何漂亮殺人的人都可能殺人,我是推理小說家,所以我可能會殺人。對吧?」

條子 B:「沒錯,這是事實。有什麼好笑的?」

D:「沒錯,這種三段論聽起來似乎合理,但實際上,你的前提很難成立。的確,推理小說家因為寫作工作的原因,常常想著如何殺人,或者是偷搶拐騙,然而這是工作所需,我們也都是善良老百姓。例如日本的東野圭吾宮部美幸等人,他們都是知名推理小說家,但也踏實地過日子呀。

更何況,依照你的說法,就是腦袋想著殺人的人就有可能會殺人,那請問一下,你沒想過殺人嗎?如果你想過殺人,那你是不是也是嫌疑犯啊?有些小孩成天說我想殺某位同學,那那些小孩是否也會真的殺人呢?警察先生,你的邏輯似乎不太行喔。是不是該去改一下大腦?」

好了,我的忠實紀錄就到這裡。因為條子 B 在被我羞辱後,氣得敲桌子大罵,根本無法繼續和我談話。因此,我的談話比其他人早結束,而且是草草結束。

文章資訊
小說系列: 
集數: 
第3集
章回: 
盤問

主題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