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王記〉第 10 集:戰的初心

第10集
戰的初心

吳秦高舉著凱旋的旗幟班師回國。錫安國與汗凌國的這場戰爭轟動世界,所有人都訝異這支由奴隸組成的軍隊,竟然可以戰勝一支帝國正規軍。但少數幾個明白人,都看出吳秦是慘勝,而非全勝,亦即,勝了也沒什麼可以值得開心的。

吳秦深知這一點,因為這場勝利,是自己麾下許多戰士的鮮血換來的,他感到慚愧。因此,相較於沿途上錫安國的歡迎隊伍,吳秦的內心是一片愁雲慘霧。

在安置軍中的大小事宜後,吳秦隨即把自己關在房間裡,足不出戶。老祭司由許嘉得知整體戰爭的情況後,他隨即拜訪吳秦。但是吳秦都派人以「臥病在床」或者「外出辦公」為由,躲避老祭司的拜訪。

老祭司連續三天撲了個空後,到了第四天,他直接闖入吳秦的宅邸,排開許多僕役,直接衝進吳秦的房間。

「你小子,好歹你也是個將軍,可以給點擔當嗎?史書記載劉備三顧茅廬後就請出諸葛臥龍,而我竟然要在第四次才能見到你,而且還是硬闖!」老祭司一見到吳秦,馬上憤慨萬千的說出心中的不滿。

吳秦見到老祭司發怒了,馬上吩咐人上茶,並請老祭司坐下讓他消氣。接著吳秦說:「我其實沒打算不見您,只是最近有點不方便。」

老祭司看了吳秦一眼,嘆了口氣說:「幾時你也成了一位待人不誠之人了?實在太令我失望了。你這次的敗因,你真的友好好反省過嗎?」

「有,我當然反省過了。」吳秦喝了口茶說:「『窮追敗寇』是我這次最主要的敗因,我下次不會再犯了。不對,是不會再有下次了。」

「你糊塗!」老祭司憤怒的拍打桌面說:「你這次的敗因,乃在於你內心的殺意,你已經被殺意以及你掌握的權力衝昏了。

所謂的兵,乃是殺人之兇器,殺一人是殺,殺多人也是殺,不會因為你殺夠多的人而成為英雄!也因此,用兵乃違背天道,故天道惡之。但是,若不得已而用兵,則合乎於天道。《司馬法》云:

古者,以仁為本,以義治之之為正。正不獲意則權。權出於戰,不出於中人,是故:殺人安人,殺之可也;攻其國愛其民,攻之可也;以戰止戰,雖戰可也。

因此,為主帥者不該輕易下達戰令,而且更要重視自己的內在心性涵養。所謂兵,並不是要教你窮兵黷武。雖說『兵以詐立』,但這不表示在兵法的思想中,『詐』是唯一的核心。如果你願意好好想一下的話,道義的觀念從未離開過古之以來的兵法家之思維 。

所以,你這次的敗,主因在於你已經開始失去為人之心了!」

吳秦聽後,感到好像有人朝著他的腦門狠狠的敲了一下,猛然清醒。這時的他才真正意識到,他已經開始失去人之身姿了,更何況,天下要定,只會定在不嗜殺人者的手中。

老祭司看到吳秦的表情後,知道吳秦已經明白自己真正的弱點了,並開始找回初心。於是他也就不再多說些什麼。但有件事他一定得先告知吳秦,那就是錫安國的國主打算替吳秦開場慶功宴,但是這場慶功宴恐怕會是場「鴻門宴」。老祭司特來勸吳秦小心,並告知他消解之法。

文章資訊
小說系列: 
集數: 
第10集
章回: 
戰的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