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王記〉第 9 集:黑夜裡的陣戰

第9集
黑夜裡的陣戰

黑夜,月明星稀的黑夜,千里江邊的蘆葦搖擺婆娑,那是風奔馳於大地的証明。一隊人馬在月光的映照下上了岸。

「公子,末將有一事稟報。」

「司馬老將軍,您老整軍辛苦了,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吧,非常時期,不用拘禮。」剛逃過生死一劫的公子琧,現在只想趕快帶領剩下的殘兵回國,雖然他知道回國後的下場會是什麼,然而比起在戰場上丟了小命,回去還有轉圜的機會。

「末將判斷,叛軍主將在大勝之後必然乘其勝勢追擊我軍,即便我軍已經渡江,但仍然不能掉以輕心。在考量敵我雙方的士氣以及各個情況後,末將斗膽,請公子脫去帥袍,換上平民衣裳,末將另派三位護衛軍,保護公子先行回國。」

「你在說什麼鬼話?」公子琧聽到司馬老將軍的話後,無法相信這是司馬老將軍會說出口的話。叫軍中主帥先行逃走,這根本就是一件極為羞恥的事情。

司馬老將軍明白公子琧的心情與感覺,但為了大局著想,以及主子的託付,他繼續說道:「請公子息怒,但這是末將不得不發的肺腑之言。我軍現雖受重創,但其數量依然會招人注意,拖著如此龐大的軍隊,將不利於公子逃亡,恐公子會逃不過敵人的追擊。且若我是叛軍,必在這附近安插伏兵,依我軍現狀,恐難以突圍。故末將懇請公子,為大局著想!」

司馬老將軍說完後,頓時下跪、涕泗滿臉,公子琧看到司馬老將軍如此模樣後,縱然心有所不甘,他明白自己只剩下先行逃走這條路可選。

送走公子琧離開大軍後,司馬老將軍心裡明白,此時的情況還是不安全。首先,敵軍可能有伏兵在附近,若不引起這些伏兵的注意,公子琧順利逃走的機會不高;其次,叛軍追擊在後,若沒有人打這場撤退戰,只會更加助長敵軍氣焰,而且公子琧會被抓住,其命將不保。

「是啊,得有人牽制住敵軍啊。」司馬老將軍輕聲吐出這句話後,於大軍面前,立起將軍配劍、單膝下跪,在月光的映照下,其姿態宛如在向天祈禱。瞬間,原本於江邊不疾不徐吹撫的風,轉為狂風,司馬將軍的披肩,在風中擺動。

軍中所有的將士,看到司馬老將軍的姿態後,如同看到小時候耳聞的戰神,紛紛向天吶喊著「威武」!傳說中的帝國戰神,就是在狂風中帶領著汗息人始祖,殺出一片江山,為現在的汗凌國基業,立下穩固的基礎。現在的帝國軍,看到此情此景,每個人士氣大振,皆認為司馬老將軍能帶領他們勝利,帶領他們回家。帝國軍的吶喊聲,震撼了大地!

相較於大軍的士氣沸騰,司馬老將軍依然紋風不動地跪著,他的內心在向帝國戰神祈禱,如湖水般平靜的內心,浮現了當初與先王在市井相遇的情景,以及後來的兵馬生涯。是啊,若不是先王當初的知遇,他現在可能只是市井裡的一個老惡霸而已。

結束短暫的祈禱後,司馬老將軍迎著狂風,拔出配劍指天,向天地宣告,決戰將開始,而他,帝國軍首屈一指的大將,就連汗淩國周圍鄰國都聞風喪膽的大將,將再次於戰場上向全天下展演一場傳奇性的陣戰!

於是他遣探子打探四周圍,知道附近果真有伏兵,而大軍的吶喊已經引起伏兵的注意,且在離江邊不遠處,有塊平地適合擺陣,進行決戰。

孫子曰:「銳卒勿攻,餌兵勿食,歸師勿遏,圍師遺闕,窮寇勿迫。」1

兵聖孫子已經說過,當軍隊已經成為歸師,也就是要搬師回國,就不該阻擋其路;而若是敗兵窮寇,更不應該將其逼上絕路。否則將激起軍士最深處的血性,使得每個兵士成為人擋殺人,佛擋殺佛的死士。這就是當初項羽破釜沉舟、韓信背水一戰之道理,也就是,置之於死地而後生。

「吳秦,老夫敬你敢率眾叛國,且利用奇襲將我軍將士之銳氣挫鈍,實為漂亮!但你因勝兵而驕,必然讓你鑄成失誤,戰場上最重要的一課,就讓老夫親自教你吧。」司馬老將軍邊率軍至決戰之地,邊在內心中進行通盤之規劃。

看著如此銳氣的帝國軍,伏兵不敢亂動,只等待吳秦一軍的到來,再進行攻擊。對於這一點,司馬老將軍已了然於心,這也讓帝國軍得到提早至決戰之地待敵的優勢。

《司馬法》云:「凡戰,權也,鬪,勇也,陳,巧也。用其所欲,行其所能,廢其不欲不能。於敵反是。」2

司馬老將軍在列陣時,這句話不斷地浮現於其腦海中。簡而言之,《司馬法》這句話的中心就是在於機巧權變。所有的競爭或者作戰,首重者在手段上的靈活變化,以最低的消耗達至自己所欲求之目的;所有的戰鬥當講求氣力與勇力的鋒銳;至於陣戰,或者作戰上的佈署、排兵布陣,則是講究機巧靈變,讓己軍的陣形與部署,可以隨著戰鬥形式的轉變而轉變。但不論如何,還是得衡量自己的斤兩,不可以小博大,只是現在的情況,也只能硬著頭皮作戰了。

現下而言,帝國軍的氣勢並不輸給吳秦一方,但他們因為吳秦的一場夜襲失去了所有的糧草,有諸多將士是以飢餓的狀態作戰。但就作戰經驗來看,帝國軍絕對高出吳秦一方許多,所以即便開打,雖然戰勝的機會不大,但也不至於不可能,至少,可以給吳秦一方重挫。

狂風吹得天空不見一朵雲,高懸於上的明月更顯皎潔,將戰場照亮得如白晝一般。吳秦率領著追兵出現在帝國軍面前,司馬老將軍下令以鶴翼之陣迎接吳秦的大軍,自己換上大帥戰袍以欺騙敵軍。望著帝國軍的鶴翼陣,吳秦選擇以魚鱗陣應對。

兩軍陣列已成,彼此等著對方下第一步棋。

「吹號!擊鼓!」司馬老將軍決定依著鶴翼陣本身的態勢先行進攻,吳秦看著帝國軍的首波攻擊,他立即令人發射響笛,令伏兵先行衝鋒。

吳秦的伏兵起了效用,讓帝國軍的首波攻擊受了點挫折。但司馬老將軍看到伏兵先行進攻這個情況,他不禁納悶,憑這種打陣戰的方式,可見吳秦不是一個懂得戰場的人,可是為了什麼他的奇襲可以如此漂亮的成功?

於是,司馬老將軍確定了可以直接進攻己方本陣的可能部隊戰不會出現後,他隨即發出了第二波的攻擊,另首發部隊漸行後退。

吳秦看見帝國軍的首發部隊在退兵後,因其求勝心切、因其想要快點手刃帝國軍大帥的人頭,他下令全軍直接進擊帝國軍本陣。

司馬老將軍看到吳秦已經開始突擊了,他隨即下令鶴翼陣展翅,從左右兩方包夾吳秦的魚鱗陣。魚鱗陣雖適合突擊,但其防守力不高,若能掌握住此點,或許可以殲滅吳秦全軍。

然而帝國軍的將士,終究因為飢餓過度而氣力不足,雖然勝機在眼前,卻無法紮實地掌握住,因此無法針對吳秦的魚鱗陣之弱點行有效的攻擊。不過這一切皆在司馬老將軍的盤算之中,他知道現在的士兵狀況,使用鶴翼陣無法取得全勝,只能牽制住敵軍一陣子。於是他舉起紅旗,令中後方的大軍變陣為六花陣,前方大軍先行撤退於陣後。

六花陣相傳為李靖依諸葛八陣所改編而成,而此陣果然達到了重挫吳秦一軍的效果。吳秦眼見魚鱗陣的陣形漸漸被破壞,陣腳基本上已經快要被摧毀了,於是他打算鳴金撤兵。

就在吳秦想要撤兵時,他發現帝國軍的左翼特別薄弱,於是他遣白令率領一支騎兵,直接由帝國軍左翼衝殺至帝國軍大帥本陣,而他立即變陣,將原本的魚鱗陣變為鋒矢陣,鞏固自軍的防守並持續衝鋒進攻。

吳秦的想法果然奏效,因為帝國軍諸多將士過於飢餓,無法順利突破吳秦的進攻,而白令所率領的騎兵順利衝殺至帝國軍大帥本陣,砍到帥旗,也取得了司馬老將軍的項上人頭,使得帝國軍迎來他們的失敗,但這失敗,卻也在死去的司馬老將軍的盤算之內。

「吳大哥,這是敵方大帥的人頭。」當白令將人頭獻上時,吳秦隨即明白公子琧已經逃走,他只是瘋狂攻擊一位影武者罷了,然而他取得了帝國軍頭號猛將的人頭,內心多少得到了安慰。

但當他聽到了戰後的軍力呈報後,吳秦瞬間明白自己鑄成了大錯。他勝了,然而原來的五千大軍卻只剩下不到一千人,這場勝利,只能說是因為運氣的關係而獲得的「慘勝」!面對這樣的結果,吳秦對天大喊。

這場在黑夜進行的陣戰,隨著黎明陽光的出現,就此劃下了句點。

文章資訊
小說系列: 
集數: 
第9集
章回: 
黑夜裡的陣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