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王記〉第 7 集:雨夜之襲一

第7集
雨夜之襲一

上回說到廟堂之計,兵分二路,由汗凌王--蒼赤魎主外交之戰,公子堊統軍平亂。但這兩路兵,汗凌王早已預見將是一勝一敗之局面。

公子堊手掌兵符時,意氣之風發,彷彿天上地下為他獨尊。在數點完軍力和向戰神獻祭後,隨即率領著一萬大軍,浩浩蕩蕩的上路了。

汗凌國的大軍開動時,大地也開始震動。要知道,這是一支極其兇惡的軍隊。將士銅灰色的鎧甲閃閃發亮,每一位戰士的臉上充滿著自信與殺氣。顯然,這絕對是一支久經沙場考驗的軍隊,即便不是久經沙場,也是一支嗜血的軍隊。

從汗凌國的王城到吳秦所屬的錫安國,有兩條路可走;兩條路都是相當平坦的大道,皆利於行軍。只是一條依山傍谷,容易中敵人的埋伏,但也容易藏住己軍,不被敵人發現。

公子堊雖說是一個典型的公子哥,但他並非是個笨蛋。他知道,選擇這條依山傍谷的路,雖說有風險,但若是善加利用,也可以為己軍增添勝勢。更何況,行軍用兵,從來都是虛虛實實,敵人也有可能認為自己不會選擇這條路,因而沒有伏兵。

思量再三,公子堊決定走這條依山傍谷的大道。於是就先遣斥侯搜索附近,並找尋適合紮營之處。

然而對於公子堊的這個選擇,司馬老將軍卻無法苟同。於是他直諫公子堊說:「由此路行軍,雖說可以將我軍完全隱密,使敵人無法察覺到我軍的動向,但相對的,敵人也可隱密其行軍路線,向我軍發起突襲。若此突襲發生在我軍行軍時,恐我軍將損傷慘重。」

公子堊向來厭惡司馬老將軍,此時聽到他的聲音,實在令他作噁;而且司馬老將反對自己的決定,這使得他更為不悅。於是他直接喚斥侯來說:「你們搜尋此地那麼久,告訴司馬老將軍,你們看到了什麼。」

斥侯應說:「末將並未發現敵人蹤跡,連這附近林子的野獸,也不見蹤跡。」

「如何,司馬老將軍?」公子堊一臉鄙視的看著司馬老將軍說:「那請問斥侯將軍,這條路上是否有可以紮營之處?」

這個問題讓斥侯愣了一下,才回答說:「沿著這條路走,往東約二十五里處,有一塊地方可以紮營,然而那塊地方為『隘地』,若遭敵軍封住隘口,我軍恐將潰敗。」

公子堊瞪了一下斥侯說:「我是問你是否有紮營之處,有問你意見了嗎?哪來那麼多廢話?下去!」

在併退斥侯後,公子堊不管司馬老將軍的反對,下令全軍前往斥侯所發現之地紮營;並且當夜吃飽睡飽,明日大早,大軍直接撲向叛軍。

當天夜裡,司馬將軍按耐不住他的想法,於是他衝進公子堊的軍帳內,打算直諫。但當他進去之後,眼前的情景讓他氣打一處來。

在司馬老將軍的眼中,好好的行軍帳已經成為下久流的賭館,公子堊身為領軍的大帥,竟帶著小將們聚賭,這令司馬將軍不禁大聲怒吼。

司馬將軍的這一吼,令帳中許多人感到畏懼,但卻只見公子堊不耐的說:「我的司馬老將軍,您老又有什麼事啊?」

「我有什麼事?」只見司馬將軍憤怒的雙眼,彷彿欲將眼前這人一刀劈開的說:「我想告訴元帥大人,你這樣統軍完全不行。」

公子堊用鼻子瞪著司馬將軍說:「早耳聞司馬老將軍熟習兵法,晚生就願聞高見。」

司馬將軍握緊拳頭,忍住想要破口大罵的情緒說:「元帥大人,此次行軍,你犯了幾個大錯。第一,你選擇險路行軍,若是我軍遭逢敵人埋伏,恐將不測。況且斥候稟報『未發現野獸之蹤跡』,這也有可能代表著敵人以隱密行軍至此處,如《孫子》所說『獸駭者,覆也。』此及說明當野獸倉皇而逃,不見蹤跡之時,敵人可能已經入侵於此。

第二,你選擇在此地紮營;此地為『隘地』,根本就是一個險地!像這種地方,依《孫子》所載,得先於敵軍佔有地利,並加派重軍守住隘口;但你卻將隘口大開,不派重兵守住,究竟是為何?

第三,你讓將士們飽餐飽睡,這樣對士氣將是一大損害。

第四,為帥者竟然沒有以身作則,遵守紀律、法度,反帶領一群小將聚賭,堂堂的行軍帳竟成了賭館,如此將帥威嚴何在?我汗凌國大軍之威嚴何在?」

司馬將軍一口氣說完這番話後,不停的喘著氣。看著這樣的司馬將軍,公子堊先將聚賭的小將遣出帳外,並站起來,對著司馬將軍拱手作揖說:「司馬將軍說得極是,晚生受教了;然而,未免言重了。

本公子自然知道司馬將軍您熟讀兵書,對於《孫子》一書,我也不是沒有讀過,只不過司馬將軍未免過於掉書袋了,這是行軍作戰,又不是私塾小童背書考試。更何況您讀《孫子》,敵人就沒讀過《孫子》嗎?而且,兵書又並非《孫子》一本而已。行軍作戰,虛實之間,更何況據斥候所報,叛軍的軍力,足足少了我們一半,又有何懼?

若您熟悉《尉繚子》,應當明白其對常勝之軍的描寫,試想今早我軍之形勢,豈不合乎『兵如總木,努如羊角,人人無不騰陵張膽,絕乎疑慮,堂堂決而去』?這種形勢,即便在這種隘谷之中,即便將士們飽餐飽睡,依舊可以得勝。

至於我的行為,其實只是想做好將帥之本份而已。《尉繚子》以名將吳起為例,直接告訴我們,帶人要帶心,想想看,吳起都可以跟士卒同甘共苦,那我和小將們同樂又有何不可呢?身為一個將帥要謙遜,要懂得和將士們相處,可不能如您老一樣擺架子,這樣,有誰會服您?」

司馬將軍見自己的諫言如此不受重視,且換來公子堊的嘲諷,其心一寒,嘆了口氣,就回自己的帳中了。

到了半夜,天突然下起了滂沱大雨,其雨勢如大水從天傾瀉而下,一顆顆的雨珠重的可以貫穿地面。一道暴雷自空中降下,所有的人都被雷聲嚇醒,此刻有人敲響警鐘大喊:「青龍營遭叛軍襲擊!」

公子堊一聽到這個消息後,立馬命令白虎營先前去相救,自己率本營隨後趕去。但當公子堊上馬要前去相救時,帥營本陣後方突然大亂,此時有人喊出:「叛軍從本陣後方來襲!」公子堊回頭,只見自己帥營的大旗被叛軍砍倒,完全不知如何是好,在一陣混亂之中,又有人大喊:「發現敵軍大帥,直取帥之人頭!」

公子堊聽到這句話後,從馬上跌落,只見叛軍大刀步步向自己逼近,但他卻早已腿軟,無力反擊。

俗話說: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究竟公子堊的命運將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後記:

基本上我原先是將此小說定位為軍事幻想小說,所以會常出現兵家思想的東西。而這次,我借用了一下《尉繚子》的東西。這一篇出現了《尉繚子》的兩處內容,我擇一簡單介紹一下。

兵之所及,羊腸亦勝,鋸齒亦勝,緣山亦勝,入谷亦勝,方亦勝,員亦勝。重者如山、如林、如江、如河,輕者如炮、如燔、如垣壓之,如雲覆之,令人聚不得以散,散不得以聚,左不得以右,右不得以左。兵如總木,弩如羊角,人人無不騰陵張膽,絕乎疑慮,堂堂決而去。《尉繚子 兵談》

這個地方是《尉繚子》形容良好素質軍隊的特色,一個軍隊素質若是良好,這就表示這個國家的軍事基礎強大,只要領軍之人不要如公子堊一般,雖說不見得會百戰百勝(因為根本沒有百戰百勝這件事,以後故事有出現,會再談),但因整體戰力之強,使得軍隊令人望而生畏,在戰場上,就已先佔有最難營造的「勢」了。

文章資訊
小說系列: 
集數: 
第7集
章回: 
雨夜之襲一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