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家的世界〉第 27 集:亞當斯密的午睡

The Wealth of Nations

The Wealth of Nations
Seymour Fogel 對《國富論》一書內容的詮釋。
台灣大學哲學所
更多

1770年,愛丁堡。

亞當斯密,47 歲 ,坐在白金漢宮的會客廳裡,侷促不安。仔細想想,他沒有從家鄉來到倫敦的記憶,卻知道自己等一下就要見到國王。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見國王,卻又不敢擅自離開。

正當他覺得分秒難熬時,會客廳門打開了。一位身著華服,頭戴皇冠的男人走了進來。斯密還來不及看清他的長相,就聽見他道:「愛卿,你終於來了。」

「愛卿?這想必是國王了。可是,我不記得自己有當官啊。」雖然斯密懷疑,不過他還是下意識地低下頭,依本能行了一個大禮,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對還是不對。

「快起來吧!」國王對他說。他站起來,這才看清楚英王的長相。鷹勾鼻,黑色的短髮,額頭高聳,略顯富泰的臉龐。斯密覺得他自己在哪裡見過他 ,卻想不起來,只覺得他似乎是個關心自己的人。

英王道:「正想聽你說話呢!快把你上次跟我說到一半的心得,繼續說完。」

「心得?」斯密最近正構思一本關於國家財富的作品。但直接被問,卻不知從何說起。

「你該不會忘了吧?你上次說到一半,正聽著我有興趣了。你說國家的財富不在於貴金屬,我想繼續聽下去。」

提示到這兒,斯密各種想法開始湧現。他邊想邊道:「是的,累積金銀並不會讓國家真正富足。金銀不是人生活所需,反而是食物、飲水、衣物、武器、馬匹才是。一個人無法缺乏這些而好好活著,一群人更是如此。遇到危險時一旦無法換得所需的食物或武器,就只能坐以待斃,任人擺布。」

英王點點頭道:「是的,我也是這樣看英格蘭。我希望英格蘭不是一個空有金銀的王國。也有人認為國家的財富來自於土地,這你怎麼看?」

斯密回道: 「重農主義認為國家財富來自於土地,但這種說法也是有問題的。」

「那問題又是什麼?」

「重農主義認為國家應以農業為主,任何行業的利益都不能蓋過農業,這說法雖然沒錯但過於偏頗。食物確實重要,但人類維生所需並不是只有食物,衣物跟武器在緊急狀況可能更重要。農業也不是唯一食物來源,亞洲有些國家靠游牧取得食物,南海有些小島靠漁業養活人口。」

「你的見識極廣,太好了。既然如此,你就直說國家的財富到底是什麼好了。」

「國家的財富不來自於土地,也不來自於貴金屬,而是來自於生產技術。」

「生產技術?」

斯密的靈感漸漸出現,他好像順著自己的思想,攀上一棵樹,隨著自身位置的節節升高,開始看不同的風景。

斯密道:「國家的富足不在於掠奪,而在於生產。能生產數量越多品質越好產品的國家,自然也更富足,生產力才是國家財富的指標。一國的生產力取決於人口與技術,但人口越多所需的資源也越多,因此關鍵反而是生產技術。在人口不變的情況下提高生產技術,能讓國家富足。國家若要累積財富,首要步驟就是採取有利於生產技術研發的制度。」

英王提高了他的聲調:「可是,生產技術真有這麼關鍵嗎?」

「是的。義大利城市就已經運用多人分工,切割製程的方式來代替單一工匠生產模式。一位製針的工匠從拉鐵絲開始,慢慢把針尖磨針,到細部調整總共要 18 道手續。這 18 道手續如果都讓一個人去做,一天產出的針不過 20 支。這個數字吾王覺得怎麼樣?」

「比我想的要少些。」英王回道。

「可是如果改變製程,把這 18 道手續整合成 10 個步驟,讓每個工人只負責一個步驟,有人專門負責拉鐵絲,有人專門負責磨針尖,猜猜看,10 個合作的工人一天能產出多少的針?」

「不是200根嗎?」

斯密以自信的口氣回道:「48,000 支針。」

「你開甚麼玩笑?」

「這並不是玩笑,這就是提高生產技術的可怕之處。威尼斯的造船業透過製程分工一天就能造好一艘船。製程分不但工能大量提高產量還能更有效利用人力,因為每個人的工作都變簡單了,不需要專精整套製程的工匠,只需要能夠重複簡單動作的工人就可以投入生產。而後,這個簡單的動作會更容易累積技術,甚至更容易用設計出工具輔助。」

「我似乎了解你說生產技術是關鍵的原因了。」

斯密自信地道:「我們就把這種分工方式建立起來的生產單元稱為『工廠』。工廠能大量生產商品,促成生產技術的改良。因此社會制度如果要提高生產水準,改良生產效率,就必須要讓國家擁有更多的工廠。」

「那要怎樣才能讓國家傭有更多的工廠呢?」

「首先,國家應該要允許私人擁有生產工具,讓私人能建立工廠,甚至獎勵私人設廠。私人工廠,或者叫『私人企業』,在數量上能快速增加,型態也多元,彈性也更大,因而能有效改進生產技術。」

「獎勵私人企業啊,真是個好主意。」

斯密靈思泉湧,補充道:「除了獎勵私人企業,另一個不可缺少的是自由市場。『自由市場』是指對土地、勞務、原料以及貨品都開放的市場,並讓供需雙方因市場機制自由調整價格。自由市場能提供工廠銷售商品的管道,讓生產能得到回報。因為物以稀為貴,自由市場的價格也讓商品多樣化,促進生產技術的全面發展。」

「大量多樣的商品意味著生活品質全面的提升,對嗎?」

「是的。另外,自由市場也能讓工廠輕易地取得生產的原料、土地以及勞務,讓工廠的設置更為方便。對人們來說,能從自由市場取得需要商品的工人們更願意付出勞務,因為他能用金錢在市場上購買商品,滿足自己的欲望。而那些聰明的資本家們,也因為市場機制能讓生產效率高者累積財富,更著力於改進生產的效率。」

英王滿意地回道:「獎勵私人企業以及開放自由市場,太棒了,還有別的嗎?」

「最後一點,為了鼓勵所有人追求生產,國家應該保障私有財產。中世紀國家保障貴族的名譽,因此貴族與人們追求名譽。而現在,如果要鼓勵人們生產,讓人們樂於累積可支配的財富,國家就不能讓人民覺得財產是隨時可能消失的。以明確的法律保障私有財產,政府不隨意介入財產分配,不讓人民的私有財產隨意消失,人們才會樂於追求它。」

「好,這也很有道理。」

斯密最後總結道: 「鼓勵私有企業,保護私有財產,開放的自由市場,三者將編織出最有助於提高生產技術的社會制度。採取這些制度長遠來說對國家是有益的,不管是建立工廠的資本家,或者在自由市場中工作的個人,雖然是為了追求私利而工作,卻也間接地提供跟增加了整個社會的財富。自由市場背後有一隻看不見的手,能將私利導引向公利的方向。」

「太好了,愛卿,英格蘭就是需要你這樣識大體的人。」他看著英王,卻突然想起在哪裡看過他的樣子了。

「天啊!你是......查理!怎麼是你?」 查理湯席德是他以前的好友,斯密曾擔任他兒子的家庭教師,甚至還因此辭去大學的工作。

「是呀,你終於認出我了,我偽裝成英王的樣子,幫你一起想事情啊!我知道你在壓力下表現最好,你看,剛剛這一段這不就是你思考的結果嗎?快把它記下來吧!你一定能用這些想法而改變世界的。」

亞當斯密突然感受一陣涼意,忍不住打了個噴嚏。但在打完之後,他發現他伏在桌上已經睡了兩個多鐘頭了,而房間的窗已經被午後的風推開。

「查理,怪不得。」斯密這才想起來,他的好朋友查理已經過世了。

「謝謝你,查理。」斯密一邊說,一邊找出紙來,把剛剛的想法盡可能記下來。

六年後,亞當斯密因《國富論》的出版而聲名大噪。


【後記】

本故事介紹的是蘇格蘭哲學家亞當斯密 (Adam Smith,1723年6月5日-1790年7月17日),蘇格蘭哲學家與經濟學家,他在名著《國富論》中間提倡資本主義與自由市場,對後世影響至鉅。

資本主義是我們每個人生活於其中的社會制度,從根本上規範了我們的價值觀與生活。斯密雖然是以觀察者的角度提出這樣的觀點,但其提倡與條理化依然對後世造成了不可磨滅的影響。經濟學因此而誕生,政治哲學、道德哲學、社會哲學都由此開始完全不同。

本故事著重《國富論》中對生產技術的強調,以及如何建立改進生產技術的制度,主要參考國富論前半段。《國富論》另一個常被討論的主題: 市場機制與看不見的手,限於篇幅本故事只能略提。這些在現代不只是哲學,更是經濟學與社會學中核心的理論。

最後,資本主義所說的大量生產,並不是沒有代價的。在現今的社會中,貧富差距、環境汙染以及動物痛苦都是大量生產所帶來可怕的問題,也是未來世界必須要面對的困難。

文章資訊
小說系列: 
集數: 
第27集
章回: 
亞當斯密的午睡
哲學家: 
哲學觀念/派別: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