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家的世界〉第 26 集:笛卡兒與不疑之國

不疑之國

The Marketplace in Bergen op Zoom
The Marketplace in Bergen op Zoom, attributed to Abel Grimmer, probably 1590 and 1597.
台灣大學哲學所
更多

1618 年,地點不詳。

笛卡兒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他「發現」自己站在某座城市城門前,城門上刻著「不疑之國」四個大字。

「不疑之國?」笛卡兒沒有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的印象,但周圍景物一清二楚,感覺自己並不是在作夢。

門口衛兵走過來對他說:「手續已經辦好了,您可以進城了。」

笛卡兒道:「我?我要進城?」

衛兵道:「是的,請放心,本國歡迎旅行者。」

笛卡兒道:「旅行者?我是旅行者?」

衛兵道:「先生您怎麼傻了一般,您是要參觀本國的旅行者,剛剛還辦了入城參觀的手續。這裡是永不懷疑任何人的不疑之國。」

笛卡兒依然想不起來自己為什麼在這,心裡卻有股進城看看的衝動。

笛卡兒道:「永不懷疑任何人?包括我嗎?」

衛兵回道:「當然包括您,也請您盡量不要懷疑我們所說的話,我們將以善良與真實款待您。」

笛卡兒帶著滿腹的疑問入了城,才剛入城就有位外交專員向他攀談,說願免費領他參觀遊歷,介紹當地風俗歷史。笛卡兒欣然接受。

專員道:「歡迎來到自給自足的城邦國家,不疑之國。這裡的風俗是從來不懷疑任何人所說的話。」

笛卡兒道:「那是什麼意思?」

專員道:「就是字面意思,任何人說的任何話語我們都不加懷疑。在本國,你可以拒絕別人的要求,卻從不懷疑任何人話語的真實性。」

笛卡兒道:「不懷疑任何人話語的真實性?這怎麼可能?」

專員道:「您這後半句話便是在質疑我所說的真實性了。懷疑別人的話在此是非常不禮貌的。」

笛卡兒道:「不禮貌?能請問一下這特殊風俗的原因嗎?」

專員道:「其實『追問原因』也算『懷疑』的一種,不過既然您剛到此,我就忍受一下無禮吧!這個城曾是大國附庸,在當時就流傳著絕對不懷疑宗主國的習慣,後來宗主國滅了,此城卻存留了下來,風俗便一直保存至今。」

笛卡兒道:「可是假如對方明顯說謊,或說的話包含明顯的錯誤,你們也絕不懷疑嗎?」

專員道:「當然,你這段發言也太自我中心了,為什麼要去假定別人說謊或說錯呢? 這代表你心中充滿偏見,偏見才會讓人覺得別人說謊或有錯,但真錯的往往是自己。人類是社會的動物,聆聽與接受已有說法才是正道。」

兩人邊走邊聊之間,剛好經過一群小孩兒身邊。孩子們唱著歌,七嘴八舌討論著生活趣事。

專員道:「你想想看,假設你有了小孩子,他若一天到晚懷疑或否定你的想法,你要怎麼才能教育他呢?」

笛卡兒認真思考,覺得教育跟懷疑並不衝突,他還在考慮怎麼說,卻有個事件打斷了他。路邊小攤上有人當著他們面偷了一袋貨物後轉身就跑。不過沒多遠,就被巡邏的士兵攔下。

士兵道:「你!為何匆忙奔跑?」

犯人道:「我?我急著要把買的東西送回家!」

士兵道:「好!那你可以走了,小心別撞到人。」說完後士兵讓犯人離開了。

笛卡兒對專員道:「我不敢相信士兵居然放他走,這是很常見的事嗎?」

專員道:「這很常見,標準應對所有人一視同仁。我們對任何人說的話都不加懷疑。」

笛卡兒道:「萬一兩人說法有衝突怎麼辦?店老闆可能會來指認這人偷東西,但犯人卻會說他沒有。如果不懷疑任何人的說法,怎麼解決這種衝突?」

專員道:「我國處理方式是依照順序,先說的會被接受為事實,因為我們絕對不會懷疑或反駁別人說的話。」

笛卡兒道:「可是先說的不見得是事實啊!在剛剛的例子裏,你我都知道不是。」

專員道:「這個例子或許如此,但仍有很多真假難分的例子,其中先說者是對的佔一半以上。為了小事懷疑彼此,不見得能求到真實的結果,卻先傷了彼此的和氣,這才是不值得鼓勵的。」

談話時兩人來到公園,眾人圍在一名被馬車撞擊的傷者身旁,一位自稱醫生的人上前查看。笛卡兒恰好也略懂醫學,所以探頭去看。

醫生查看後對傷者說:「只是皮肉傷,買點外傷的藥就好。」

傷者道謝後站起身,立刻痛的大叫,笛卡兒一眼就看出這人摔斷了骨頭。

醫生道:「別叫了,只是皮肉傷,擦完藥就沒事了。」

笛卡兒忍不住對傷者道:「你是不是一站起來,就痛的不得了?」

傷者道:「是的。」

笛卡兒對那位「醫生」道:「光站起來就會痛不可能是皮肉傷?他一定摔斷了骨頭。」說完這話笛卡兒卻發現氣氛突然變了,包括傷者在內所有人,都怒氣沖沖瞪著他。

醫生大聲道:「你是哪裡來的人?怎麼會說出如此無禮的話?」

笛卡兒道:「無禮?」

「對不起! 對不起!」專員解釋賠罪並試圖拉開笛卡兒。

醫生怒道:「我做這一行這麼久,還沒有遇到人懷疑過我的判斷。」

笛卡兒也大聲道:「那又怎麼樣?不被懷疑或挑戰又不代表你是對的,而且我想你已經忘記怎麼承認錯誤了吧?不願承認錯誤,又不曾懷疑自己,怎麼可能進步?」

專員連拖帶拉扯終於把笛卡兒弄離衝突場合,他道:「我不是跟你說了嗎?在這裏絕對不可懷疑,更何況你還『否定』別人說話!」

「那是因為他說的是錯的。」

「先生,你實在太過分了。在我們的國家絕對禁止你這樣的行為。」

笛卡兒回道:「這實在太荒謬了,對所有人說的話都不加懷疑只會讓自己永遠停在錯誤與混亂之中。」

專員皺起眉頭,回道:「你的意思是你從不相信別人說的話囉?」

笛卡兒道:「我並沒有『從不相信』,而只是『懷疑』。『懷疑』不等於『不相信』,我所謂『懷疑』是經過自己思考認真檢驗之後,再選擇是否相信。而不是單純的否定別人。」

專員回道:「可是這樣一來,被你懷疑的人,豈不會因被懷疑而非常不悅?」

笛卡兒道:「我並不是針對『個人』懷疑,而是懷疑『想法』或『話語』的真實性。任何人的判斷都有可能出錯,包括我自己,我也常懷疑自己的判斷是否正確。」笛卡兒激動地道:「但重點是,經過懷疑檢驗之後,我們才能找到真理,才有辦法遠離錯誤、解決衝突。另外,真正的教育也是建立在對真理的追求上,你所謂的教育只是把既存的想法加諸於孩子的身上罷了。」

兩人邊說來到了市政廣場。突然有個高瘦的男子擋住兩人,指著笛卡兒道:「就是他,就是這個人。」

笛卡兒一臉驚訝地回道: 「什麼?」

高瘦男子指著笛卡兒道: 「你是敵國派過來的間諜。」

笛卡兒回道:「不是。我根本不知道你說的敵國是什麼。」

高瘦男子回道: 「已經有人指控你了,無風不起浪。有人說他剛剛還在竊聽,快把他抓起來。」

專員想要說笛卡兒剛剛跟他在一起,可是突然又想到自己不該否定跟懷疑別人提出的指控,所以停了下來。

笛卡兒開始一步步後退。

高瘦男子笑道:「你現在否認也沒用了,我們已經認定你是間諜了。你最好乖乖束手就擒,承認自己的罪行還可以減輕處罰。」

笛卡兒知道逃不過這麼多人一擁而上,回道:「既然你這麼說我只好說了。」他指著瘦高的帶頭男人,然後道: 「其實你也是敵國的間諜。」

「什麼?」那男人睜大了眼睛,周圍的人則是目不轉睛地瞪著他,不知道該怎麼進行下一步。

笛卡兒道:「我並沒有否認自己是間諜,我是說他也是間諜,我是間諜所以我知道誰是間諜。無風不起浪,你們只要查查他每天回家後的行程就能發現我說的有道理。」

追捕的人突然面面相覷,竊竊私語了起來。不過當中,還是有人繼續向笛卡兒走去。

笛卡兒指著那人道:「還有你,你也是間諜。」

那人停頓了一下之後,發現他不能當眾反駁這樣的指控,轉身便跑。其他人依舊愣在原地。

高瘦男人喊道:「我們千萬不能動搖,這裡肯定沒有其他間諜。X,過去把他抓起來。」

名為 X 男人聽令走向笛卡兒,笛卡兒喊道:「我看到遠方你家裡失火了,還不快回去救。」

男人急急忙忙回頭就跑。這群人在自己思維方式的影響下,竟拿笛卡兒沒有辦法。

笛卡兒憑著隨口謊言逃到了門口,打算直接離開。不清楚狀況的衛兵還興致勃勃地問他道:「我們的國家是不是你見到說最多真話的國家?」

笛卡兒回道:「我在你的國家所聽見的真話跟假話和其他地方一樣多,只是你們都不加懷疑視之為真話。也因此…」

衛兵問道:「也因此什麼?」

「也因此,這個地方是我見過最愚蠢的國家。」笛卡兒斬釘截鐵地說。

出城之後笛卡兒突然感受到一陣涼意,從夢中醒了過來,雖然他感覺不是夢,原來連感覺不是夢的感覺都不可信任。不過他從這場似真非真的夢中學到非常多的東西。

笛卡兒後來以追求知識的懷疑精神聞名,成了重要的哲學家與科學家。


【後記】

笛卡兒 (Rene Descartes),近代法國著名數學家、哲學家。生於 1596 年 3 月 31 日,卒於 1650 年 2 月 11 日。被稱為「解析幾何之父」、「近代哲學之父」。笛卡兒的哲學又被稱為理性主義,與英國經驗主義的哲學半分天下,各執一方。

笛卡兒認為理性循求確定性,對各種想法與說法抱持懷疑,以理性檢驗與查證,才能避開錯誤與混亂。這種以理性思考為主軸的懷疑,不是消極地否定知識,是種追求知識的積極態度。笛卡兒啟發人們更信服於理性與知識,西方也自此開始進入自然科學的黃金時代。

在日常生活中,多反省自己想法的原因與理由,能培養更清晰有條的思考。在與人的溝通上,同別人討論共識的理由,也有益於了解問題與彼此。懷疑態度並不是只能用在科學研究上,法庭上的質疑一樣是為了尋找真相,釐清責任。如果對任何說法都深信不疑,那麼在有爭執的地方,就會陷入混亂。

文章資訊
小說系列: 
集數: 
第26集
章回: 
笛卡兒與不疑之國
哲學家: 
哲學觀念/派別: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