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家的世界〉第 21 集:四個康德

台灣大學哲學所
更多

德國鄉下一個小村子裡,有四個名叫康德的男人。為了讓故事簡短,我們就在康德後面加上數字一到四的稱呼個人。

這天早上,康德一一早出門,遇見了老乞丐賴利。嚴格來說也不算遇見,因為他沒見到賴利的人,只看見他乞討用的碗,以及碗裡的十多芬尼。康德一想起昨天賭博大輸,這老傢伙居然可以坐在這裡不勞而獲,越想越氣的他,一把將碗裡的錢抓走,快步消失在巷弄中。

老賴利上完廁所回來,發現碗裡錢全沒了,非常傷心,坐在路邊哭了起來。正巧遇見康德二跟村子裡的牧師經過。這兩人同行並非偶然,康德二想娶牧師的女兒凱薩琳,所以正極力討好牧師。兩人問清狀況,牧師眼中流露出憐憫的神色,馬上就引起康德二的注意。

康德二立刻道:「真可憐。」為了好好表現,他從懷裡掏出一個十字銀幣,一點不猶豫地放在老賴利的碗中。一個十字銀幣等於兩百四十芬尼。康德二柔聲對老賴利道:「這錢收好,別再掉了。」

「謝謝您!」老賴利破涕為笑,牧師也以敬佩眼神看著康德二,對他說:「康德二先生,您真是慷慨。」

康德二回道:「能夠幫助窮人,看見他們的笑臉我就很開心了。」他同時心裡想的是老賴利可真好運,坐著就能不勞而獲一個銀幣。不過為了要娶凱薩琳,這點小錢可不能吝惜。這兩人繼續聊著天,漫步消失在巷弄中。

老賴利急忙把銀幣收在懷裡,接著他遇見康德三。

康德三是個家境富有的男子,從小父母親教導他要樂於助人,天主才會賜福。等他年紀漸長,慢慢也了解賜福跟行善並沒有直接的關係,卻仍喜歡看見窮人的笑臉,因此保留了施捨的習慣。他看見老賴利空空的碗,眼角還有些淚光,便主動上前詢問。

老賴利自然把自己碗裡的錢被拿走的事說了一遍,只是沒說自己又得了一個十字銀幣。聽他說完,康德三從懷裡掏出了一個十字銀幣,對他說: 「把這錢收好,別再掉了。」

「又一個十字銀幣!」老賴利在心裡驚呼著,同時趕忙道:「謝謝您!」

康德三又再度看見了窮人開心滿足的臉,光這點對他來說已經足夠,他帶著滿足的心繼續前行,轉身消失在巷弄中。

老賴利再次把銀幣收在懷裡。心想我只不過掉了十多芬尼,卻換來了近五百芬尼的銀幣,這真是太划算了。一開始偷走碗裡錢的人,我原本還咒罵他,現在看來可真是個貴人。

當老賴利思考這事時,康德四碰巧從他身邊經過。康德四既沒注意到賴利的狀況,也不喜歡幫助窮人,只是當他走過乞丐身邊之後,突然覺得幫助窮人這件事或許是他所當行的。

「我應該幫助他。」他對自己說,以一種敬虔的口氣。「幫助窮人是應該的。」

可是康德四現在身上只有兩個十字銀幣,給了窮人就等於拿出身上一半的錢,他平時收入也不多。平常人想到這裡或許就會直接離開,不過康德四是個認真的人,他停下腳來左思右想,依然覺得救助窮人的確是應當,而且現在就可以做的事。

老賴利看不到他的內心戲,只納悶這人為什麼站在這裡這麼久。康德四終於想通,他走到老賴利的面前,看也沒看他一眼,便掏出了一個銀幣放在他碗裡。在做完自己該做的事之後快步地離開了老賴利。

「謝謝您!」老賴利對著背影大喊。

「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 連續三個人給我十字銀幣,這真得好好慶祝一下。去酒館吧!」

1756 年,德國的柯尼斯堡大學,康德老師正在課堂上舉例說明。

這堂課因為學生眾多,教室極為擁擠。康德對滿堂的學生道:「我想利用這四個例子討論「道德」的概念,歸納出一些基本原則。首先我想問,這四人中有一人的行為明顯是違反道德的,是哪一位?」

學生道:「康德一。」

「為什麼?」

「偷竊很明顯是錯誤行為,而且他也懷著惡意。」

「是的,我也同意這個答案,即便康德一的作為後來造成了一些好的結果,老賴利因此得了三個銀幣,不是嗎?」

學生回道:「是的,但這並不能算是行為正確的原因,這只是運氣,這不是當時他可以預料到的。」

康德道:「是的,我們由此可以歸納出第一個關於道德的重要原則: 一個行為對或不對,或者說符不符合道德,不能由結果來判定,各位同意嗎?」

學生們討論了一下之後,回應道:「是的。」

康德道: 「我們繼續往下推理。康德一的行為違反道德,但那康德二呢? 施捨給窮人的確是件好事,這是符合道德的行為。」

學生立刻回道: 「他別有所圖! 他的動機不純正。」

「是的,康德二的動機不純正也很清楚。行為對錯與否的判定牽涉到行為的動機,我們可以因為動機不純正而否定行為的道德性,這是我們需要確立的第二個原則。」

學生道:「樂於同意。」

「我們甚至可以進一步說,如果有對錯以外的好處構成行為的理由,即便該行為本身是對的,依然不具有道德意義。一個人為了討好別人而行善,或者一個人因為害怕處罰而作對的事,都因為理由的不純正,而不算是道德的行為,不是嗎?」

同學道:「是的。」

「但我們先保留這個觀察,直接進入康德三的例子。康德三做了對的行為,而且不是出於外在的利益,而是出於自己的喜歡,他對幫助窮人有好感。」
同學道:「是的。」

「可是不得不說,如果行為出於對結果有好感,這動機仍跟真正的道德概念有差距。道德應該考慮責任與對錯,而不是喜歡跟利益,例子三其實也有動機不純正的問題,只是這個動機更無害而已。」

例子三引起了較大的迴響,同學們交頭接耳討論著,有位同學舉手發問:「若是把例子二跟例子三歸為一類,感覺喜歡做好事像是不好的動機了。可是難道喜歡做好事不能是一個好的動機嗎?」

「這得看你的「好」是甚麼意思了,例子三的動機對人群來說是好,可是並不是道德意義上的好。因為喜歡而做的事是自然的結果,就好像人肚子餓了會去找食物一樣。因為一個人喜歡吃麵包而稱讚他吃麵包,聽起來不是很奇怪嗎? 同樣的,只因為一個人喜歡說實話而稱讚他說實話,一樣是奇怪的。」
學生道:「是有些奇怪沒錯。」

「喜好是自然條件,自然條件無關對錯,責備盲人看不見,稱讚正常人看的見,都是沒有意義的。如果我們設計出某種藥,讓服用者因為喜歡說實話而一定說實話,對服用藥而說實話的人來說,誠實並只是服藥的結果,而稱不上道德了,不是嗎?」

學生道:「我好像懂了,出於自然的事件不該用道德態度來評價。」

康德回道:「是的,至少我看不到反對這點的理由。從例子二與三可以推出第三條規則,出於自然的行為本身是沒有道德價值的。」

學生道:「可以同意。」

「我們來看最後一個例子。康德四對施捨行為沒有任何的喜好,他是真的覺得「應該做」而去做,除此之外別無他求,這種不出於喜好的才是出於「義務」的行為。道德法則召喚我們,讓我們單單因為尊敬道德法則而去行動,這就叫「義務」。有道德價值的行為必需出於義務而為之,這是我想歸納出的第四條規則。」

學生覆述道:「有道德價值的行為必需出於義務而為之?」

「是的。放下一切的個人好惡得失,純粹因為它是法則而去遵守,這就是尊敬法則,也就是因義務而為。道德的價值來自於義務。」

學生道:「這意思是道德絕對不能是我們喜歡的行為嗎?」 「不是。更準確的說法是道德必須跟喜好無關。一個人對道德法則的態度,不能是出於喜好,因為這並不是真正良善的動機。當某個人不喜好某個行為,卻仍願意去做的時候,出於義務這點就會格外明顯。若一個人能放下自己的喜好,單單從應該不應該的觀點去思考,只注意道德法則本身而不是考慮一些其他的事,當以此為動機,不管他喜不喜好這個行為,都可以有出於義務的動機。」

學生們再度進入熱烈的討論,在討論之後同學們回道:「同意。」

「你們還要聽這故事的結尾嗎?」

「當然要。」

「開心的老賴利得了三個銀幣,卻因為在酒館招搖而引來了歹人,最後因搶劫而喪生。這是壞的結果,但我們都清楚道德判定應該與最後的結果無關。謹記以下四條原則:

  1. 行為對錯不能依結果來判定。
  2. 行為的道德與否需要考慮行為的動機。
  3. 出於自然的行為無對錯可言。
  4. 有道德價值的行為必需是出於義務而為。 」

康德講到四原則的最後一個字時,下課鈴響了,時間控制精準無比。

「謝謝同學。」

「謝謝老師。」


[後記]

伊曼努爾·康德(Immanuel Kant;1724 年 4 月 22 日-1804 年 2 月 12 日)為 18 世紀德國哲學家,其學說深深影響近代與當代的西方哲學,並開啟了德國觀念論與倫理學義務論等諸多流派。

康德是近代最具系統性的哲學家。 核心的三大著作被合稱為「三大批判」,即《純粹理性的批判》、《實踐理性的批判》和《判斷力的批判》,三大批判有系統地針對哲學的三大領域: 知識論、倫理學與美學提出重要的見解與討論。康德這三大批判幾乎在任何西方哲學系,都有極核心與專精的研究團隊投入其中。

康德的影響還不只於以上的領域。透過三大批判與一些其他的論文,深深地影響形上學、宗教哲學、歷史哲學、政治哲學等。本故事改編自康德的義務論倫理學,希望能突出他對道德義務概念的強調。

文章資訊
小說系列: 
集數: 
第21集
章回: 
四個康德
哲學家: 
哲學觀念/派別: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