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亞里斯多德又翹課了。 自從與鬼魂在迷霧森林討論過關於生命的話題,亞里斯多德覺得這自稱為柏拉圖的青春的鬼魂實在是值得交的朋友。他們年紀輕輕,興趣相投,竟在不算長的幾次交流中成為了知心的同伴。自此之後,亞里斯多德也不顧年老柏拉圖的多次羞辱性的...
錫安國的國王要辦場國宴,一方面是為了族內的傳統節慶,另一方面是為了戰場勝利。但知情的人都曉得,這其實是場鴻門宴,國王打的如意算盤大家都知道。老祭司當然也明白這一點。所以老祭司直接去吳秦家告知他這場國宴是場鴻門宴,國王已經打定要在宴裡殺吳秦,...
在十八歲的亞里斯多德私下著作,而今已因內容太幼稚並使人難為情而被某人在深夜偷偷焚燒掉的「人與人交往學問」,以及「調整心情學問」中,有這麼一條信條——如果剛剛與頑固的老人爭吵過,在有百分百的掌握之前,不要再去接近他!所以看到疑似失心瘋的柏拉圖...
想不到那可惡的老頭年輕時竟然有這麼多朋友!每次望著在台上講課、從來不苟言笑的柏拉圖,亞里斯多德就會想起今天清晨的奇遇。三十年前的柏拉圖明明是一個感情豐富,性格直爽的人,到底是什麼慘絕人寰的事才可以使柏拉圖會變得像今天一般孤僻和憤怒呢?抑或是...
西元前三三四年,雅典。 年方二十二,剛繼承王國的新馬其頓國王亞歷山大,帶著一名親信大臣,十名武裝的菁英護衛,快步走在雅典的街上。 亞歷山大打算來找個人,一個住在雅典街上,以桶子為家的智者。他聽聞這人的事績,引發了他的興趣,遂打定主意來見...
讚美我們祖先的神、讚美我們的英雄! 他們用鮮血換得我們的自由 他們用汗水洗淨了戰場上的沙塵 他們的淚水安息了亡者的靈魂 歡唱吧,父老們!歌唱吧,婦女們! 你們的兒子帶給你們榮耀 你們的良人除去你們的恥辱 神阿...
柏拉圖閉起雙眼,讓自己沉浸在蘇格拉底的聲音裡面。在眼簾內的黑暗中,一個滿身酒氣,滿面因酒精變得通紅的中年男人出現在柏拉圖面前。他說: 「我母親去世前常告訴我,凡是有人告訴我荒誕,不接近現實的傳聞我都應當一笑置之。只是,我當上一位水手之後才...
青春是遙遠山頭的野火。它悄悄的開始,悄悄的終結。我們只能從地上遺下的灰燼追憶烈火的猛烈,卻永遠不能準確地得知那紅蓮如何萌芽,如何盛放,如何凋謝。 柏拉圖的青春,是在他遇見蘇格拉底的那天開始的。 那一天是溫暖而濕潤的春天。十五歲的柏拉圖站...
吳秦高舉著凱旋的旗幟班師回國。錫安國與汗凌國的這場戰爭轟動世界,所有人都訝異這支由奴隸組成的軍隊,竟然可以戰勝一支帝國正規軍。但少數幾個明白人,都看出吳秦是慘勝,而非全勝,亦即,勝了也沒什麼可以值得開心的。 吳秦深知這一點,因為這場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