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超譯經典

超譯當道,經典失語。讓我們用最 kuso 的方式來超越超譯,用最不正經的翻譯來對抗胡扯。超超譯經典系列,保證不好笑不用錢。
 

【超超譯經典】《孟子》〈梁惠王上〉——與民同樂

孟子見梁惠王,王立於沼上,顧鴻鴈麋鹿,曰:「賢者亦樂此乎?」 孟子對曰:「賢者而後樂此;不賢者雖有此不樂也。《詩》云:『經始靈臺,經之營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經始勿亟,庶民子來。王在靈囿,麀鹿攸伏;麀鹿濯濯,白鳥鶴鶴。王在靈沼,於牣魚躍。』文王以民力為臺為沼,而民歡樂之,謂其臺曰靈臺,謂其沼曰靈沼,樂其有麋鹿魚鼈。古之人與民偕樂,故能樂也。《湯誓》曰:『時日害喪?予及女偕亡!』民欲...

【超超譯經典】《孟子》〈梁惠王上〉

超超譯(鬼扯)前言 我一直認為,哲學不該是門嚴肅的學問,就哲學自身而言,它是一門和生活相關的學問。所以,當我們面對哲學文本時,不管是中哲或者是西哲,我們可以用一種輕鬆且幽默的心態去閱讀;畢竟,思維本身就該是一件有趣的事,如果思維是一件無聊的事,那人類的文明就不會有如此猛烈的發展。 鑒於此,這一系列的超超譯(鬼扯)《孟子》寫作之目的,就是在玩哲學,玩弄古人的經典;即便是儒家聖人的經典,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