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現場】日本哲學界的發展現況——採訪報導

哲學之道

位於京都的哲學之道,據說是因為京都大學哲學教授西田幾多郎每日在此冥想而得名。

趁著參加京都大學文學院所舉辦的東亞科學哲學會議 (The 6th Asia-Pacific Conference on Philosophy of Science) 期間,筆者訪問了兩位來參與此會議的日本年輕學者,請他們談一談日本哲學研究和推廣的相關現況。

日本哲學界的發展現況——採訪報導

接受我們訪問的日本哲學人分別是鈴木秀憲與成賴尚志。鈴木在名古屋大學從大學一路念到博士畢業,其研究取向是分析哲學,專長為科學哲學、意識哲學等,目前在東海地區1的大學和專門學校擔任兼任教師。成瀨則是神戶大學的哲學博士,專長是分析哲學的知識論,曾經翻譯過蒯英的書籍。他雖然仍有教授哲學課程,但其目前主要職位是從事講師培訓教育的工作。

日本哲學學術圈的發展現況

成賴尚志

右:成瀨先生
筆者對日本的哲學教育感到好奇,經詢問兩位都向記者表示他們都是進入大學之後才接受了所謂的哲學教育,日本的高中生並不像歐洲國家那樣會排入正規的哲學課。鈴木表示,高中最接近哲學的課程是「倫理課」,在這個課程中會教一些哲學家的思想,但這個課似乎根據不同學校有不同的修業規定,並非必修課程。

那麼目前日本哲學學術圈發展現況如何呢?從研究取向來看,成瀨說研究西洋哲學的哲學人還是比較多,研究西田哲學2的人雖然也有,但相對來說是少數。而在分析哲學的研究方面,就他的觀察,多偏向形上學、知覺理論。就學術動能來說,鈴木提到,近十年來在他的印象中,哲學書籍的翻譯、哲學教科書的數量確實有增加的趨勢,年輕學者也走向國際,陸續都有論文刊於國外期刊,整體來說算是活躍。不過,成瀨則提到說日本的碩博士哲學研究生有減少的趨勢。他說,這一方面是因為專攻哲學的研究者很難找到相關職務,另一方面則是由於部份學校因為組織變革而關閉哲學系,雪上加霜的是,有許多哲學系所也都有縮編教員的現象。

京大文學部的公佈欄

取材:京都大學文學部公佈欄
鈴木和成瀨不約而同地都表示目前日本哲學博士的就業情況非常嚴峻。鈴木說,雖然需要較詳細的客觀數據作為論述基礎,但他身邊確實有一些人,多年來都需要為了生活而一直兼課、無法進行哲學研究,就連約聘的職缺也很少見。成瀨也說,從現狀來看,就算是研究成績亮眼的優秀哲學人也可能找不到合適的職位。

鈴木指出,雖然日本當前的哲學研究看起來是有在發展,但技術上來說,卻無法對非專業者傳達哲學(研究)的意義、也沒有原創性的研究而只是跟隨歐美研究流行的腳步走,他感覺這並非真正的哲學研究。他主張說我們應該積極地與其他領域、社會大眾、甚至跟包含台灣在內的亞洲地區進行交流,像這次在京都大學舉辦的 APCPS 會議就集結了台灣、韓國、中國、馬來西亞和日本的學者,舉辦國際會議就是一個交流的範例。他認為,若能藉由這些不同面向的交流來衍生出新的哲學思想,那將非常有趣。他自己身為哲學人的一員,也正思考要朝這方面努力。

哲學推廣與媒體組織

鈴木秀憲

右:鈴木先生
至於和哲學相關的傳播媒體、以及哲學推廣的普及情況又如何呢?鈴木就記憶所及,提到NHK有一個『100 分 de 名著』的節目,其中會介紹一些哲學相關的書籍,像是《君主論》、《孫子》、《論永久和平》等3。成瀨說,他不知道日本有什麼哲學性的媒體可以介紹給大家。不過他自己倒是正在計畫要成立「哲學教育研究會」,是一個提供「在大學教授哲學的訣竅」、「哲學教育實踐」等提昇哲學教育吸引力的資訊交流組織。今年日本哲學會也有開設相關的教學工作坊,他也好奇台灣是否有類似的課程或組織,希望未來有機會可以跟台灣進行相關的資訊交流。

鈴木和成瀨也都對於哲學新媒體在做什麼感到好奇,於訪問結束後提了一連串的問題。在了解到哲學新媒體是透過新媒體的方式來報導哲學相關的人事物,舉辦哲學相關的活動等多元管道來傳播哲學後,都對台灣竟然出現這樣一個由哲學人組成的「哲學公司」感到非常驚奇。歡喜收下我們致贈的「我撕故我在紙膠帶」和「哲學家寵物系列書籤」後珍重道別。

結語

從這次的訪問觀察來看,日本哲學界的發展現狀和處境其實跟台灣差不多,不過相對來說,日本的學術社群還是比較大的,所以產能相對來說比較旺盛,參與會議期間,筆者也遇到不少從國外留學回日的優秀年輕學者。透過鈴木和成瀨的側面描述,以及台灣不斷翻譯日本哲學普及書的盛況來看,日本比台灣更早興起哲學推廣的風潮,流浪的日本哲學博士們也開始反省他們對社會的可能貢獻。成瀨提議的哲學教育研究會的發起,可視為一個代表性指標。

※特別感謝:伊勢田哲治教授、林玲禎小姐。

  • 1. 東海地方是日本區域劃分之一。位置是本州中部臨太平洋的一側。
  • 2. 日本哲學家西田幾多郎開創的哲學學派。
  • 3. 維基百科的該節目條目有列出過往閱讀的書目資料,有興趣的讀者可自行參考。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