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現場】當高中哲學遇上指考作文:聽聽法國老師怎麼說

哲學新媒體駐法記者孫有蓉,採訪了一位來自法國土魯斯,剛剛改完法國會考哲學試題的高中老師,Dimitri Fournier,請他與我們談談作文評分和寫作方法的看法。以下是訪談報導的內容。

當高中哲學遇上指考作文:聽聽法國老師怎麼說

哲學作文試卷的評分是否有客觀標準?

Dimitri 表示,這個問題確實是參加作文考試的學生最擔心的問題。大家很自然認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而想法很主觀,因此作文的評分標準會因人而異。然而他認為這是對哲學作文評分的偏見,因為哲學作文要評鑑的,並不是個人意見的好壞,而是思考問題的方式是否自我融貫,所以其實並沒有大家認為的那麼主觀。

不過 Dimitri 也承認,跟其他高中老師一起討論的時候,他們也會發現,針對同一內容,不同評分者確實會有評分的差異。這是因為老師之間對作文內容的期待可能有所不同。所以批閱試卷之前,他們會開會,對批改試卷的重點進行討論、統一彼此對評分重點的標準。

評分的重點在論述推理的邏輯性

譬如說,這次會考有關「欲望」的題目1老師們就在兩種改考卷的重點之間進行討論:到底是要要求論述推理的邏輯就好,還是需要學生展現自己對哲學思想的認識。

Dimitri說,一份完全不討論哲學思想的討論是有點麻煩的。比如說他就改到一份考卷,裡面從頭到尾只用一個例子來說明欲望:對一隻iphone的慾望。我們當然可以說,只用這個例子實在有點笨拙,但是這篇論說文其實寫得不錯,因為從這個簡單的例子,他真的成功地展現其中的問題意識而且把主題推敲的很好。

套用正反合的寫作方法,就能拿高分嗎?

Dimitri 說,因為論說文的方法並不只在於形式,所以不是說隨便寫個正題、反題、合題就好,若以為這樣就可以拿高分是完全錯誤的看法,也是一個很大的偏見。

他表示,論說文確實可以用辯證法的形式進行寫作,但並不絕對。它之所以是一個好的形式,是因為正題和反題的形式,代表著我們從一個想法出發,不斷深入探討這個論題,和其會推論出的結果,在把這個想法發展到極致的時候,再去設想這個想法的反面是否成立。

這就像他常跟學生說的,有時候捍衛一個想法最好的方式就是去設想對手的論證,當惡魔的辯護人,這是為什麼辯證法是個好的思考方式。

自我矛盾的寫作內容,「正反合」也沒救!

Dimitri說,但如果學生只想套用公式,先回答肯定再回答否定,其實一點用也沒有,因為單純以「是」或「不是」來回答一個問題,這如果不是自相矛盾的,那就是兩個毫不相干的想法,這樣套用公式就是自我駁斥了。

自我矛盾的文章就沒有任何意義。所以Dimitri指出,公式只有在學生有思考的前提下才有幫助。哲學嘗試去欣賞的並不是那些單純複製他人思想、把上課學到的內容全列出來的文章,哲學要求的是用論證去捍衛自己的論點意見、建構推理順序來訓練每個人的智能。

所以,Dimitri認為,沒法子把論說文寫作格式當食譜,我們不是要做蛋糕,是要寫論說文。若沒有想法,不可能只套公式就能寫出一篇好的論說文——改作文的老師是看的出來的。

論說文寫作著重的是概念與概念之間的推演關係,有一定的穩定性與客觀性。這讓學生能夠在面對一個題目時有能力「舉重若輕」,不會在一些有意境沒概念的題目上,進行華麗詞藻的比賽。2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