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現場】法式哲學教育:論說文怎麼寫?

法式風情論說文

哲學新媒體駐法記者孫有蓉,訪問巴黎索邦大學哲學博士生,Juliette,討論如何撰寫一篇論說文。(攝於2016/6/22,巴黎)

【哲學新媒體駐法記者孫有蓉巴黎22日專電】(註:本文為哲學新媒體業配文,請開心服用)

法國高中哲學會考題目,即便是受過台灣大學教育的一般人可能都看不懂,看懂了也不知怎麼答,所以年年都引起討論。我們在上一篇的報導中,訪問了幾位剛考完會考的高中生,跟台灣讀者分享他們今年參加會考的心得,此篇系列報導中,我們訪問了一位正就讀索邦大學哲學博士班的學生 Juliette Ferry ,請她來說明如何針對一個哲學會考題目而寫出一篇好的論說文。

題目分析

對題目進行語詞分析
一篇論說文的導論可以針對題目所包含之語詞的相關概念進行分析。
Jeliette 首先強調,論說文的撰寫並不是只有在寫哲學文章時會使用到,所有的學科都可以用這種方式進行寫作。法國高中會考的題目,通常是一個問題,所以通篇論說文的目的就是要去回答這個問題。為了方便解說,她選了一個她當年會考的題目來作為分析說明的範例:「語言是否背離思想?」

根據Jeliett的說法,當我們看到這個題目,首先要做的就是先分析題目所包含的重要詞彙來闡明問題意識,以此範例來說就是分析「語言」和「思想」這兩個詞彙。所謂的分析,就是先把想到的相關字詞先列舉出來。譬如,「語言」一詞應該會跟「文字」、「溝通」、「對話」這些語詞有關。在把題目中的每個字詞都用這樣的方式分析完了之後,就要試著在這些不同詞彙中尋找其定義之間的關聯。

思考不同語詞/概念之間的關聯性

問題(question)與難題(problem)是不同的概念;而所謂的問題意識,就是透過對難題的問題分析,來呈現出不同的思考面向,並透過這之間的邏輯關聯性,來掌握和瞭解難題的意義,進一步才能回答或給出適當的答案。
不同語詞之間的關聯可能是一種悖論或張力。在撰寫的技巧上,需要將問題意識,也就是不同定義之間所蘊含的張力,用一系列的問題來展現。這邊可分成兩個部份來說明。

所謂的問題意識,指的並不是論說文題目所要回答的這個「難題」,而是指我們如何透過一系列問題的提問來拆解出可能的不同面向,並進一步透過闡釋這些不同面向之間的邏輯關係,而讓我們對論說文的題目——也就是我們要解決的難題——獲得一個全面性的瞭解。

語詞所代表的概念之間有不同的張力
語詞/概念和語詞/概念之間可能具有不同種類的張力關係。
張力指的則是面對兩個或兩個以上的不同元素、語詞或概念,由於無法化約成同一個東西,而產生的特定邏輯關係。舉例來說,語詞之間的張力可能是一種對反關係,像是「黑白」、「陰陽」等等這種相對應的關係;或是邏輯上無法同時為真的矛盾或悖論的張力關係;也有可能是指涉和指涉物之差異所產生的特殊關係等等。

段落之間的轉承:邏輯關聯性

不同語詞之間的不同張力關係代表了語詞所蘊含的概念有不同的邏輯關聯性。Juliette 說,呈現這些不同邏輯關聯性的關鍵就在於段落間的轉承。她說,轉承的意義在於回顧這個段落的論證,以及顯示論證本身的極限與缺陷,用該論證無法說明的部份來引導出下一個段落。

以前面的例題「語言是否背離思想?」來說,如果第一段的論點是「語言可以表達思想」,那麼轉承處的撰寫可能就要舉例,或是提到某人指出有時可能並非如此,藉此顯示此論點的極限,才能合乎邏輯地帶出下一個段落的論點:有時語言會背離思想。接著再用同樣的分析寫作方法翻轉出下一個段論的論點,譬如:並不是語言背離思想,而是思想必須依靠語言而存在。幾乎所有論說文都可以用這種三段寫作來呈現,這就是所謂的辯證法,Juliette 如此說。

利用古今哲思來發展自己的問題意識

在分析題目的時候,Juliette 建議可以同時把所有想到的相關哲學思想一起列出來,這些知識可以幫助我們帶來新的想法。譬如說,在回答「語言是否背離思想?」時,她會想到黑格爾曾說:「沒有不帶語言的思想」。這個援引就可以激發出新的問題意識。需要注意的是,一定要從題目出發去介紹哲學家的思想,才能避免離題。

所以,要寫出一篇好的論說文,一定需要在正式寫作之前打出文章結構的草稿,以檢視文章中的每個部分,在邏輯上都是緊密扣合的。

法式重結構、英倫要搖滾

索邦大學哲學博士生 Juliette Ferry
目前就讀索邦大學哲學博士班的Juliette Ferry,介紹法國論說文寫作方法。
曾在英國讀過一年碩士的 Juliette,也分享了她對英國和法國在論說文寫作時之差異的經驗分享。

由於英國的論說文寫作只有主題沒有題目,而且完全只要求作者寫自己的想法,所以剛開始 Juliette 對於這種完全沒有結構可言的寫作方式感到非常驚訝,也覺得有點迷惘,不曉得要怎麼寫。

不過她很快就發現完全可以用法式論說文的形式來融入英式的書寫方式。她認為英式寫作形式的好處在於可以逼自己把想法說出來,也因此論述的論證和反證就變得特別重要、且必須嚴謹。相對來說,Juliette 認為,法式寫作由於比較注重文章的整體結構,所以比較容易將學到的哲學或歷史思想展現在自己的論證裡。就她所熟知的法式寫作和她在英國接觸到的這兩種不同風格的論說文寫法來說,她認為這兩種寫作形式剛好互補、可以相輔相成。

論說文寫作訓練能培養出解決問題的能力

從 Juliette 介紹的論說文寫作技巧,可以看出法國的高中哲學教育是透過哲學會考的論說文寫作,來訓練學生組織思想和清晰表達的能力。這種能力具體來說就是:抽象思考邏輯思辨組織綜合的能力。

清晰思考的第一步就是必須能先將思考內容轉成概念來處理,而這就需要抽象能力;而要清楚掌握概念與概念之間的關係,就必須要有能力辨別出不同概念之間的邏輯關係,這就是邏輯能力的訓練;將思考的對象所包含的概念和邏輯關係分析清楚了之後,還需要將其用有組織的方式綜合起來,才能回答問題、或提出相關的解決方式。

因此,學習寫論說文寫作的好處除了能在哲學會考拿高分的表面好處之外,它的真正好處其實在於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而任何要解決難題的人都會需要這樣的能力。模仿哲學家日常思考的方式去思考一個主題或難題,在經過練習之後,一般人也可以拓展自己思考的深度和廣度!

請支持《哲學家的移動城堡》高中哲學普及教育專案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