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編譯】蝙蝠俠對超人——超級英雄們的哲學

Batman vs Superman

《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2016) 電影海報

電影《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在三月底上映之後,獲得了兩極化的評價以及驚人的票房佳績。對於不是看美國漫畫長大的影迷來說,這部充斥著大壞蛋詭計操弄、兩位超級英雄對戰、力殲巨大怪獸的電影,或許就只是另一部看完之後可以讓人暫時腦袋放空的聲光動作鉅片。

這種電影怎麼會跟哲學扯上關係呢?

美國哲學學會 (APA) 網站部落格在 3/29 刊出一篇訪談學會會員馬克.懷特 (Mark D. White) 的文章,〈蝙蝠俠對超人:與馬克.懷特談電影與哲學〉(Batman v Superman: Film & Philosophy with Mark D. White),相當認真地指出了本片所提出的哲學議題,同時分析為什麼我們會對超級英雄故事這麼著迷的原因。

超級英雄的哲學

《蝙蝠俠與哲學》一書的作者群訪談短片
懷特是紐約市立大學史塔頓島學院「政治經濟、經濟與哲學系」教授與系主任,主編過《蝙蝠俠與哲學:靈魂的黑暗騎士》1以及《超人與哲學:鋼鐵英雄會做什麼?》2兩本論文集。這兩本書都在探討超級英雄的能力、心智狀態與其有別於常人的倫理責任,從書籍內容的編排可以看出作者們探討相當多的議題:

《蝙蝠俠與哲學:靈魂的黑暗騎士》,每部份有 3-4 篇文章,共 20 篇論文。3

第一部份:黑暗騎士永遠都做正確的事情嗎?

第二部份:法律、正義與社會秩序:蝙蝠俠符合哪個部份?

第三部份:起源與倫理學:成為一個穿著披風的正義之士

第四部份:誰是蝙蝠俠?(這問題有陷阱?)

第五部份:當一隻蝙蝠:來自存在主義與道家的看法

第六部份:朋友、父親與...敵人?蝙蝠的多重角色

《超人與哲學:鋼鐵英雄會做什麼?》,每部份有 3-4 篇文章,共 20 篇論文。4

第一部份:大隻藍色的童子軍:倫理學、判斷與理由

第二部份:真理、正義與美國風:這些有何意義?

第三部份:成為超級力量的意志:尼采、超人 (Übermensch) 與存在主義

第四部份:終極英雄:我們對超人有什麼期待?

第五部份:超人與人性:在氪星上就配對好了?

第六部份:超人與超級心智:總之,誰是超人?

《蝙蝠俠對超人》的哲學議題

「露薏絲.蓮恩或許是《蝙蝠俠對超人》片中最像是英雄的角色。」
在這篇部落格文章中,作者克利里 (Skye Cleary) 對懷特提出四個與電影有關的問題,其中有兩個問題與哲學有關:「這部片有提出任何哲學議題,可以讓哲學家們在教學中使用嗎?」以及「蝙蝠俠的角色約在 1939 年塑造出來,而超人是在 1938 年。為什麼我們一般對超級英雄有這樣持久的興趣?為什麼又對這兩個角色特別感興趣?」5

針對第一個問題,懷特指出《蝙蝠俠對超人》中至少有三個哲學議題:

  1. 無可問責之力量 (unaccountable power) 的本質與危險之處:本片中的超人、導演史奈德 (Zack Snyder) 之前的電影《守護者》(Watchmen (2009)),以及即將上映的電影《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 (2016)) 中的超級英雄們都代表了這樣的力量。
  2. 我們該怎麼面對無法估量而且是不確定的威脅?我們在本片中看到蝙蝠俠訴諸「預防原則」來解釋為什麼他需要防備超人所帶來的威脅。
  3. 超級英雄和一般人有著類似的道德判斷難題,尤其是在使用暴力致命武力這些事情上。這在《鋼鐵英雄》中特別引起爭議,也同樣是〈蝙蝠俠為什麼不殺了小丑這個殺人狂對手?〉一文中探討的主要議題6

為什麼我們對超級英雄有這樣持久的興趣?回答第二個問題,懷特的說法是:

我認為超級英雄不只滿足了我們的幻想—就像是一般科幻小說和奇幻故事一樣—而且滿足了我們想要相信英雄主義概念的需求。當然,在我們一般人之中就有著英雄,這些人在日常生活之中就為了他人而大大犧牲了自己的福祉,而他們的努力常常不為人知。

我們肯定可以多做些什麼事來標舉出實際的英雄案例,與此同時,超級英雄的故事則有助於強化這個基本概念——只是多加了披風、力量指環還有鎚子這些東西,讓他們看來更吸引人。

不過我覺得最棒的超級英雄故事,就是那些關注一般人也是英雄的故事。就此而言,我們可以看到露薏絲.蓮恩或許是《蝙蝠俠對超人》片中最像是英雄的角色。

那為什麼我們會特別關心蝙蝠俠和超人這兩個角色呢?懷特認為,因為這兩個角色分別代表了我們的兩種基本渴望:懷抱希望克服恐懼

超人是一個終極英雄與良善的象徵,是上天派來地球的完美存有者,而我們可以指望他會永遠做出正確的事情。蝙蝠俠則比較像一般人。除了非常有錢之外,他必須要花時間鍛鍊自己的心智與肉體以成為一個超級人類,才能去捍衛他發誓要保護的對象、讓他們免於受到自己小時候所遭受的不幸。

一般人無法成為超人,但超人仍可以作為一個道德楷模,激勵人心。相反的,任何人都可以成為蝙蝠俠。雖說我們或許不願意去承擔為了成為蝙蝠俠所必須付出的巨大犧牲,但我們可以在個人的能力與資源的限制之內仿效其決心。

懷特最後結論,兩個超級英雄的共同之處就是他們都致力於個人榮辱之外的偉大志業。這點不僅是英雄主義的根本元素,也是生命意義與幸福的要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