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編譯】公共場所未曾像此刻如此重要——巴黎,於攻擊之後

A-Republique-les-Parisiens-n-ont-meme-pas-peur-apres-les-attentats.jpg

11月13日之後聚集於共和國廣場的法國民眾,背後的標語寫著:一點都不害怕。

11 月 13 日晚上,法國巴黎發生一連串恐怖攻擊。炸彈在運動場外爆炸,咖啡廳露台以及餐廳遭到掃射,搖滾音樂會眾多民眾被挾持在內與警方對峙。這一天,130 人死亡,350 人受傷,震驚法國社會。此篇文章寫於攻擊發生之後,巴黎高等師範學院哲學系主任 Marc Crépon在《解放報》發表了 Les lieux publics n’ont jamais été aussi nécessaires 〈公共場所未曾像此刻如此重要〉這篇文章,告訴法國民眾每個人與公共空間的聯繫不能因為害怕與恐懼而被放棄。以下為編譯文章內容。

公共場所未曾像此刻如此重要

當暴力打斷日常生活的韻律,被硬生生斬斷的,首先是對空間的信任:包括人們駐留、穿梭、造訪的地點,以及在這些地方擦身而過的人事物。如果所有存在的個體都能夠用一群交織在一起的關係來界定,這些關係,不管熟識與否,每個個體都在跟其他事物、其他存有的交往中突顯出他的獨特。而暴力所撕裂的,就是每個人這幅交織了所有關係的織品。我們所搭乘的交通工具、與親朋好友徘徊流連的咖啡廳及露台、演藝廳、運動場、甚至每一條我們行經的道路,這些全都都屬於透過互動而形成的關係網,而正是這每一個獨特的關係網讓每一個個體如此獨特且不可替代。

這些關係,不管是當下、過去抑或未來,將我們所有的經歷與遭遇凝聚,讓我們得以與其他個體區分開來。從這些關係之上,我們才得以創造自己,形成今日的我們;也藉由這些關係,我們得以各自打造自己獨特且只屬於自己的世界。然而這些每個人的獨特世界,才正是十一月十三日這一晚1,這些兇手毫不猶疑摧毀的對象。

然而,更重要的是,我們需要暸解所有關係的形成與奠定,都在時間的積累中完成。每一個片刻,我們的過去、現在與未來都透過這個關係網而相連:那些我們當下承受的、被記憶儲存的,以及我們所投射的未來。正由於我們的當下過去未來是如此連結、延續、延展開來,使得生命值得一活。因此,這些我們與這些人、事、物、地、空間之間的關係,必須是首先考慮保存的對象。

自由,那陪著我們消遣時光的自由,陪著我們從一地轉到另一地,從一個邂逅到下一個。因為自由,在緩緩流動的生活中讓我們展現出不同的型態。然而,當這些關係被阻撓甚至不再能保存,所有人事物都顯得充滿威脅,曾經熟識的那些註記生活點點的標記都籠罩在潛在被暴力打斷的氣氛下,沒有任何警訊,生活瞬間變得貧脊了無生氣。曾經為時間與空間渲染出色彩的生活,頓時充滿了不安與徬徨。

看吧,這就是恐怖份子所妄想達成的;看吧,這就是這些殺人兇手所執著的瘋狂與嗜血。這就是他們昨夜所瞄準的目標:演藝廳、咖啡廳露台、運動場,還有至此之後所有的公共交通工具。他們播下的驚駭與引發的恐懼除此之外沒有任何意涵。自此之後,我們不只需要更多信任才能維繫從前經營的關係,也許還需要對生命看開一些。這些殺人兇手要的,是讓我們經營的這些關係進入永夜。因為,每個生命之所以活躍,正由於人們能夠信賴寄託周遭的人事物,而恐怖份子摧毀的不只是那各自獨特珍貴的生命,更是生活本身的可能性。他們厭惡生命,厭惡這些能夠充滿悲歡苦樂的生命以及其所有輕重。

而我們,我們能如何反抗?首先,必須堅持不斷地批判與反思,讓我們不會在恐懼的各種喬裝打扮面前忘記其點出的唯一真理::對生命生活的否定。如果有人想陷進自己的陷阱裡,只需要提醒他,他的激進沒有未來,他嗜血的慾望不會承諾他任何未來,而他的殘酷更無法證成任何信念,而他對生命的輕蔑不會對任何人的存在起任何作用。

我們更要互相提醒,在死亡想摧毀所有的衝動下,我們必須堅持生命的權利。這幾天堅持走出門、散步在大街小巷、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小憩於咖啡廳露台的人們做了對的選擇:公共空間從來未曾如今日必要,只要我們還需要探望、相聚、交談,公共空間就永遠必要。害怕也許正當,而我們也許必須學會與害怕一同生活。然而,我們所有能做的,就是頑強抵抗那些想要擊退、孤立、封閉我們生活的試煉,讓我們的未來對人事物的邂逅永遠抱持開放,且仍能充滿未知的驚喜這就是所有存在戰勝恐懼與其詭計之後所贏得的獎賞。

最後,我們強調面對暴力我們能做的最後抵抗。絕對不要放棄那些讓我們能持續抵抗暴力的原則:人權國家的律例、基礎且根本的自由,以及對尊嚴的尊重。當信任被動搖挑戰,認為妥協能夠就能復原根本是虛幻的想法——妥協只會造成更多威脅,且使良識倒退。因為所有與妥協相悖的才是必要的:在此刻,更要展現出我們的驕傲,有著生生不息的動力與源源不絕的源頭活水作為後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