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編譯】幫政治辯論加上哲學的字幕

大選近了,平常不怎麼關心選舉的你覺得,不管政治再怎麼骯髒齷齪也該看一下候選人的電視辯論會,好決定到底該投給誰比較好。你躺在沙發上邊吃著洋芋片邊看網站上播放的辯論會影片,還邊罵說哪個候選人又在亂講。

在某個候選人振振有詞地暗示對手的性別不適合當領導人時,影片底下突然出現一個字幕說「這是訴諸人身的謬誤」。你停止把洋芋片送進嘴裏,想說剛剛是不是自己眼花看錯了。接下來,在該候選人對主持人的提問說出一長串難以理解的答覆時,又出現了字幕說「這位候選人沒有正面回答主持人的提問,而轉去談自己的政績了」。你直起身子,零食掉在地上,驚訝之餘有個想法閃過你的腦海:我打死都不會投給這個傢伙

以上的劇情不是什麼空泛的思想實驗,而是已經實際發生在世界上的事情。赫芬頓郵報政治版最近(10/26)刊出由一篇由倫敦政經學院的舒伯特 (Stefan Schubert) 教授所寫的文章〈「明辨」的事實檢驗 2.0〉(ClearerThinking's Fact-Checking 2.0) ,介紹他和數學家格林伯格 (Spencer Greenberg) 一起打造的新網站 ClearerThinking 1,並且探討這種新的事實/論證檢驗方式對政治辯論/選民投票行為的可能影響。以下是舒伯特之文章的編譯內容。

為政治辯論加上哲學的字幕

政論季開打了,總統候選人們一如既往地玩起搬弄是非的遊戲。像〈政治事實〉(PolitiFact) 和〈核實〉(FactCheck.org) 這樣的事實檢驗 (fact-check) 網站現下就有了一堆靶子可以打了。比方說,9/16 在 CNN 舉辦的共和黨辯論中,費奧莉娜 (Carly Fiorina) 對「計劃生育」的影片做出了一些可疑的主張2,而克魯斯 (Rafael Edward "Ted" Cruz) 也對伊朗協議這件事做出了同樣的事情3。類似地,10/13 在 CNN 舉辦的民主黨辯論中,桑德斯 (Bernard "Bernie" Sanders) 錯誤地主張說美國「有著比任何其他國家都還嚴重的貧富不均問題」4,同時查飛 (Lincoln Davenport Chafee) 在他的羅德島政績上作假5。我們肯定會在接下來的總統選戰中看到更多這樣的情況。事實檢驗者永遠不需要擔心沒東西可報。

研究顯示,事實檢驗實際上真的會讓事情有所不同。令人有些難以置信的是,如果不是顧忌有事實檢驗人的話,候選人很可能更不在乎真相是什麼。就某種程度上來說,事實檢驗人能夠嚇阻政治人物習慣扭曲真相的傾向。

同時,搞錯和誤解真相仍舊處處可見的情況顯示出說,事實檢驗的嚇阻效果不是特別強。那麼,我們怎麼樣可以讓這樣的效果變得更強大?如果有心的話,我們有什麼辦法可以改良〈政治事實〉和〈核實〉的檢核模式呢——事實檢驗 2.0 該怎麼做?

惠普公司執行長費奧莉娜針對「計劃生育」影片的發言立刻被字幕打臉。
ClearerThinking 網站的格林伯格和我發展出一個工具,就希望能夠扮演這樣的角色。格林伯格創造了一個可以嵌入辯論會影片的應用程式,然後替這些影片加上字幕。在這些字幕中,我指出候選人們在什麼時候犯下錯誤或誤解。比方說,當費奧莉娜針對「計劃生育」的影片說出「在桌上有個完全成型的胎兒,心臟在跳、腿在抽動,而這時有人說我們就讓這胎兒活下去好摘取大腦來用」的言論時,我在字幕中寫下:

影片中沒有任何心臟還在跳的引產胎兒。也沒有任何人說要留下胎兒好摘取大腦來用。

我們認為讓人在候選人犯下錯誤的同時去讀到他的主張,會帶來相當大的衝擊。比起一般的事實檢驗報告是以獨立文章發表的,這種作法會在閱聽者身上觸發更直覺式的感受。一再反覆看到這些字幕告訴你說「你所聽到的都是假話」,應該會讓任何一個認為講真話很重要的人感到火冒三丈。

我們這些字幕的另一個特色在於,我們超越了標準的事實檢驗工作。除了搬弄是非之外,還有很多種其他的方式可以誤導聽眾,比方說像是閃躲問題、人身攻擊其他邏輯謬誤等等。很多這樣的誤導難以讓閱聽者察覺出來。我們因此必須超越事實檢驗工作,進行我們所謂「論證檢驗」(argument-checking) 的工作。如果事實檢驗工作可以更有效率進行、讓扭曲真相較不容易被當作一種辯論策略,那麼政治人物想必會更常訴諸 B 計劃:閃躲掉那些他們不想讓讀者知道真相的問題。要終結這個作法,我們需要在事實檢驗工作外仔細進行論證檢驗的工作。

目前為止,我已經替整個 CNN 共和黨辯論會影片、12 分鐘的民主黨辯論會影片,以及 9 支來自福斯新聞共和黨辯論會 (8/6 舉辦) 短片(1-3 分鐘)加了字幕(後面還會有更多)。我想要儘可能完成所有的內容,而且我認為我已經抓出影片中絕大多數的歪曲事實、閃躲問題以及謬誤。你可以在 ClearerThinking 網站上還有下面找到這些影片。

這件事或許最驚人的地方在於候選人們犯下錯誤、閃躲和謬誤的次數。兩小時五十五分鐘的 CNN 共和黨辯論會影片,竟有 273 處事實檢驗以及論證檢驗的評論(許多地方可參照多個事實檢驗網站)。總的算來,影片有 27% 的內容被上了字幕。其他的影片也有類似的統計數字。

「只要你撒同一個謊言夠多次,它就會變成(真理)政治」 by TITAN9389
俗話說政客十句話有九句半都是謊言和胡扯。我的分析證明說這俗話是正確的。候選人們使用各種詭計來讓自己佔優勢同時搞臭他們的對手。

這些詭計在許多方面都有著嚴重的問題。首先,這很有可能削弱選民對政治系統的信任感。尤其是選輸那一方的選民。當一個政府是用誤導選民的手段來贏得權力時,我們為什麼要效忠這樣的政府呢?許多選民肯定或多或少都會用這種方式去思考。

其次,這也很可能傷害民主的形象。世界上關注美國總統選舉的人,沒有上億也至少有數百萬。他們很多人都生活在民運人士必須奮力爭取支持以對抗政府當局的國家裡。美國或其他民主國家的選舉辯論如果都像這樣,那就絲毫沒有幫到他們。

所有的這些欺騙性論證和主張也讓選民更難以做出知情決策。電視轉播辯論會本來的立意是要幫助選民更加了解候選人的政見和過往政績,然而如果選民不能相信政客講出來的話,那怎麼可能辦到這件事呢?這或許就是爛辯論帶來的最糟糕後果,因為它很有可能導致選民做出糟糕的決策,最終讓導致比較爛的政治領導人上台並推行較差的政策。

改良過的事實檢驗工作除了被當作對付候選人亂扯的一個更有效的嚇阻工具之外,也可以促使電視網去調整關於辯論會的設計。電視網主導現今辯論會的方式根本難以鼓勵嚴肅與理性的論證。相反的,他們經常刺激候選人去彼此對抗。改良版的事實檢驗工作可以讓選民知道這些辯論實際上有多糟糕,藉此讓他們去要求一個更佳的辯論會設計。電視網得想出一種論辯形式,促使候選人提出公正而誠實的論證,並讓那些不這麼做的人現出原形。比方說,電視網可以在隔天再次播出辯論會的影片,並加上事實檢驗與論證檢驗的字幕。

另一個改良辯論會的方式就是未來的科技創新。比方說,應該有個像 Genius.com 這個網站6的影片註解系統,這個網頁應用程式讓你可以用很方便的方式替任何網頁加上註解文字。這對達成事實檢驗與論證檢驗的目標來說非常有用。7

事實檢驗工作甚至可以是自動化的,正如 Google 的執行長施密特 (Eric Schmidt) 在 2006 年時預言這在 5 年內就能實現一樣。施密特當時是過度樂觀了,然而 Google 演算法在今天已能夠對網站做出高度準確的事實檢驗8,與此同時,華盛頓郵報也打造出一個初步的自動化事實檢驗程式9

除了新軟體應用程式和較好的辯論形式之外,我們也需要一些其他的東西:提高民眾對於政客這種忽視真相之態度的警覺心。民眾應該要捫心自問說:真的適合讓那些有意誤導選民的人去塑造未來的世界嗎?

政治人物通常主張高道德標準。選民傾向對其他形式的欺瞞行為—像是外遇和逃漏稅—採取非常嚴格的態度。那麼,為什麼他們不對思辨上的欺瞞 (intellectual dishonesty) 採取嚴格的態度呢?除了在道德上引人非議之外,思辨上的欺瞞很可能導致糟糕的決策。因此,選民在投票時把思辨上的誠實當作選擇一個候選人的重要判準,就是明智的。如果民眾開始廣泛地從事這件事情,就更能夠促進政治辯論的水準——超過任何我能夠設想到的其他方法。

編後語

"Time Saving Truth from Falsehood and Envy", 時間從虛假與嫉妒的手中救出真理。By François Lemoyne (1688–1737).
對於哲學家的形象,有一個常見的描繪是說,哲學家就是自古以來一直在對抗雄辯家/辯士的那些人。比起能夠操控人心的話術與修辭,哲學家更在乎的是真理、知識與推理。不過在實際的政治生活中,掌權的往往是辯士,而講求真相與道理有時是會出人命的:蘇格拉底之死就把哲學家的形象推升到一個悲劇英雄的地位。到了今天,哲學家們可以待在學院裡安身立命,不用擔心因為講真話而「被自殺」。不過對抗辯士的工作好像就比較少人做了10

在這樣的背景下,舒伯特和格林伯格的工作就顯得意義非凡。他們運用各自的專業,抓住網路趨勢,替政治辯論加上哲學的字幕與評論。藉由這種新穎的檢驗與傳播方式,他們希望可以讓更多人看穿政客的假面,做出更明智與更高水準的決策,進而影響政治辯論的方式甚至選舉結果。

蘇格拉底地下有知,應該也會鼓掌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