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焦點】拉斯洛.譚傑宜(László Tengelyi)教授一生的職志:讓哲學回到人生

拉斯洛.譚傑

拉斯洛.譚傑(László Tengelyi)教授

拉斯洛.譚傑宜於1954年出生於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於今年七月突然辭世,享年60。譚傑宜於匈牙利羅蘭大學(Eötvös-Loránd University)修習哲學、古典文獻學和歷史,以「自律與世界秩序:論康德之倫理學基礎」為博士論文研究主題。康德的實作哲學(pratical philosophy)對他之後的思想影響深遠,一直到他出版的最後一本書,都致力於將思想回到人的生命上強調行動與實作,且嘗試建立一個現象學為方法的倫理學,且為此倫理學尋找一個形上學基礎。

即使其母語在正統的歐洲哲學殿堂內處劣勢,譚傑宜仍然逆轉了現象學長期為德法籍學者壟斷的局面,成為當代哲學與現象學不容忽視的重要學者。他在2011年出版的「新現象學在法國」一書,引發法國現象學界熱烈討論,在巴黎學術核心「巴黎高等師範學院」,以此書為名舉辦為期兩日的研討會。研討會請了譚傑宜教授出席與談,法國現象學所有重要學者齊聚一堂,盛況空前,蔚為法國哲學界近年一大盛事。

筆者有幸訪問到兩位譚傑宜教授從前的博士生,借他們的描述讓讀者更能貼近這位當代哲學重要的思想家。Pablo Posada Varela是譚傑宜旗下的西班牙籍博士生,在他眼中,譚傑宜教授是少數讓不同時代思想、不同學派哲學相互對話的學者,他的思想極為開放,不自我侷限在當代現象學作者的研究上,不僅力求在現象學內讓不同派思想對話,更嘗試跟人類學、心理學甚至數學對話,想為人類的生命提供一個更深刻、多面向的圖像。

依Posada Varela所言,譚傑宜教授在人的生命結構和生命的意義結構上區分出了多個面向,換言之,意義的延展必須考慮到與「無意義」(創傷與其他心理病理學的類型,都是現象學應該納入考慮的對象)之間的關係,同時也必須考慮到意義外部的因素:如行動、倫理面向的思考。在意義研究上納入多面向的思考,無疑是譚傑宜教授留下最重要的貢獻之一。

傳統對於「意義」的形成包含幾種哲學思想:其一認為意義等同指涉,亦即我們能理解一個語句因為理解這個語句所指涉的對象為何,然而此派說法因此而使得「意義」作為某種行動者只能被動接受的「結果」,而只具有獨立於個體的客觀面向。另有一派對於意義的闡釋著重「意義」作為互動的產物,而將「相互主體性」(intersubjectivity)的概念加入語意形成的過程中,欲求用「關係」(相互主體,亦即主體之間所形成的關係)來化解「主體」端與「客體」端所衍生出來的「主觀主義」與「客觀主義」之二元對立。

譚傑宜認為,這兩派對於意義的理解仍然無法顧及各種面向,意義對於個體的主觀特殊性不可否認,同時,意義的存在理由為溝通,而意義得以相互溝通的條件維繫於一定程度的客觀性,因此意義的形成含括了三個面向:有效性、行動與歷史。「有效性」鞏固了意義相互溝通的能力,但同時又不需要斷言存在著客觀獨立且外在於思想主體的物,且意義的客觀性由這些獨立客體來保障;「行動」面向將人類「以實作改造世界」的特質考慮進了意義形成之中,使得個體「實作」變成意義形成的一環;而「歷史」則在於強調特殊與普遍、個體與整體之間的鴻溝,能夠被長時間、透過多個行動者的不斷累積消弭。在此思想中,康德的實作哲學與當代思潮的實作轉向(the practical turn )的影響之重可見一斑。

譚傑宜另一個俄國籍學生,Georgy Chernavin也肯定其教授在「意義」上的貢獻與成就,他另外強調,對於「意義」的構成如此細緻的研究,其對於譚傑宜教授的重要之處在於從一個「敘事認同」(narrative identity)的切入點來建立一個對生命結構批判反思的倫理學思想。他認為,譚傑宜畢生致力研究人的生命結構,認為「人生」是哲學最終所皈依之處,而現象學對他來說是剖析經驗與意義鍊結如何形構的關鍵方法,因此著重現象學對於經驗、象徵表述與實在性(facticity)1形上學的研究,認為如此得以囊括人的感受、再現(representation)與相對客觀的存在條件三個面向。

在學生們的眼中,譚傑宜教授不僅在哲學涵養上展現其博學多聞,更對於藝術文學有著濃厚的興趣,Chernavin透漏,俄國作家岡察洛(Ivan Gontcharov)所著小說「奧勃絡莫夫」是教授最為喜愛的文學作品。譚傑宜教授的逝世對於當代哲學社群是一大損失,學生們深受教授緩慢沉穩的聲音和其 治學之精確與嚴謹的影響。Chernavin表示,譚傑宜教授對於哲學社群的影響不止於他所撰寫出版的書籍與文獻,在他力求嚴謹精確的教學與研究方法下,各國前來向他請益的學生都在如此薰陶下學習,由此訓練出了新的哲學世代。拉斯洛.譚傑宜的生命也許已開展出了可能的極限,但他的思想卻不因此停滯,反之,在他 影響下培育出一整個世代的年輕哲學家以他們不斷創新的研究來緬懷他們的導師:拉斯洛.譚傑宜。

參考資料:

La formation de sens comme événement, Tengelyi, László , Volume 34, p.149–172, (1943)

  • 1. Facticity和reality在中文翻譯上容易混淆,因為時常都翻為實在,但factivity在海德格哲學的脈絡中闡述的是人的存有條 件,factivity是相反於ideality而具有「實在性」的意義,因為對於海德格來說,人這個存在被「丟入世界」,且被丟進的不是一個抽象概念下的世界,而是特定的社會歷史脈絡,這些社會歷史脈絡雖然是偶然的產物,卻也形成了堅固的存在條件,對人對於其存有的理解產生折射。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