頻道

王陽明《傳習錄》言:
「你們可不可以聽我講話~,拜託一下各位,你們講的那些根本不是重點好不好。」布蘭妮抗議道。 「惡魔有甚麼重要!武器有甚麼重要!武藝有甚麼重要!結婚有甚麼重要!都不重要,除了黑劍大人之外,還有一件重要的事,嘿嘿,你們這些笨蛋根本不知道去勇者島做什麼。」
西元前399年,雅典。 在雅典街頭不斷同人對話討論哲學的蘇格拉底,被控以不敬神明與腐化青年的罪下在監裏,等待死刑日的到來。雖然眾人都祈求這一天不要到來,然而時間的腳步從不停息,行刑日無情地到來,蘇格拉底即將赴死,眾人的心將被敲碎。  
「道」是中國哲學中最常被探討的概念,但往往被中國哲學家吹捧得太過高尚。 莊子有次在與東郭子聊天時就提到這段(《莊子∙知北游》),莊子最後提出「道在屎溺」的論說。其中諷刺東郭子誤以為「道」一定要有「具體」所指的誤解。
上回說到廟堂之計,兵分二路,由汗凌王--蒼赤魎主外交之戰,公子堊統軍平亂。但這兩路兵,汗凌王早已預見將是一勝一敗之局面。 公子堊手掌兵符時,意氣之風發,彷彿天上地下為他獨尊。在數點完軍力和向戰神獻祭後,隨即率領著一萬大軍,浩浩蕩蕩的上路了。

2015/9/20 【講座】愛,不愛:談柏拉圖《費德羅篇》與《饗宴篇》

2015 年 9 月 20 日下午,哲學新媒體團隊夥伴有蓉在台北為我們主講【講座】愛,不愛:談柏拉圖《費德羅篇》與《饗宴篇》。 活動內容精彩生動,團隊夥伴小英製作了活動花絮短片,讓大家感受一下講座的氣氛與講師的丰采。
讓我們先將鏡頭離開吳秦,看一下汗凌國吧。 話說,當吳秦一干人等起義,甚至建立錫安國的消息傳遍汗凌國全境時,汗凌國境內沸沸揚揚,許多奴隸村的奴隸紛紛響應吳秦的起義。
笛卡兒用「懷疑」作為排除一切可疑知識的方法,只要一個知識可以被懷疑,那麼,它就是有可能會錯的。他最後推出在整個懷疑過程中,唯一不可被懷疑的東西就是懷疑本身,也就是一個思考主體的存在。因而獲得「我思故我在」的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