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惡者的哲學:《韓非,快逃!》

喜歡哲學,雖然不知道真正的原因為何,就是喜歡。閒暇時喜歡去菜市場和菜市場的人開講菜市場哲學,讓哲學真正進入到日常裡,偶爾... 更多
內容難度: 
哲學是什麼,可以吃嗎?

法家思想,大概是中國哲學裡被罵得最兇的一支吧。有的人罵它扭曲人性,不把人當人看;有的人則是搬出秦國史,說法家是亡國之學。除了這兩點外,還有諸多批評,就不一一述說。但這些批評者,真的了解法家嗎?至少,法家的相關經典是否讀過呢?

在現代的忙碌社會裡,要逼著所有人一讀法家經典恐怕有難度,即便讀了,能夠明白其中的精義與脈絡的人可能也不多。李賢中老師的這本《韓非,快逃!》以最輕鬆的方式,帶你一窺法家集大成者——韓非子的思想精要。相信你讀完了,不僅對法家有更真實的認識,且,從某一角度來看,秦國的滅亡,正好證明法家是對的,它不是亡國之學。

韓非的歷史觀與人性觀

韓非的史觀是一「演化的歷史觀」,即時代會不停地改變,隨著時代的演進,許多人、事、物也會跟著改變。因此,在這一前提下,我們面對人、事、物的方法和制度等等,也應該隨著實際情況而改變。

李賢中老師在書裡引用了《韓非子。五蠹》的一段話:

是以聖人不期脩古,不法常可,論世之事,因為之備。宋人有耕田者,田中有株,兔走,觸株折頸而死,因釋其耒而守株,冀復得兔,兔不可復得,而身為宋國笑。今欲以先王之政,治當世之民,皆守株之類也。1

簡單來講,韓非子認為真正的聖人不會事事依傳統、照古法,不會依賴經常不變的做事原則,反倒會因時而制宜,針對當時的事情,提出因應之道。如果事事都只想講傳統、照古法,而不懂得因實際狀況而調整改變,這跟守株待兔一樣愚昧,跟用同樣的方法卻期望出現不同的結果一樣愚蠢。

在這種演化的歷史觀底下,韓非對人性論自成一家之言。在戰國時期,人性論可簡分為孟子的性善說,荀子的性惡說和告子的性無善無惡說。但此三說,皆非韓非子所認同。

人性本來是怎樣,上古之民的人性又是怎樣,這對韓非而言重要性不大,因為韓非實際觀察到的人性,就是自私自利。例如,今天醫生幫你治療,並不是因為他關心你或者醫者父母心之類的想法,而是因為那是他的工作,他需要賺錢餬口。又例如漁夫冒險出海捕魚,也不是因為他希望大家有魚肉可吃,而是因為漁夫需要用魚換取收入。

李賢中老師也指出,在韓非眼中,即使是親子關係,也是充滿自利的親子關係。作者提到,在《韓非子》一書中,韓非舉過兩個例子,用以證實自利的人性觀。一個是小孩子小的時候,嫌父母太窮,給的錢不夠多;而孩子長大了,則是父母嫌小孩賺得太少,用以奉養的錢不夠多。

另一個例子則是,有一戶人家,生了兒子,大家彼此道喜;若生的是女兒,則殺之。背後的原因是,兒子有生產力,女兒則沒有。

這兩個例子所指出的心態,分別是「養兒防老」與「重男輕女」。或許用現代的角度來看過於殘忍,但韓非的這兩個例子,在戰國時代,可能是每天都在發生的事。作者提醒我們,不要忘記,韓非的時代背景是人吃人,狗咬狗的戰國時代。

或許你讀到這裡可能會問,難道在戰國亂世,就不存在如孔孟般,具有高潔品格,或者是追求理想性品格的人嗎?針對這個問題,李賢中老師在書中寫道:

雖然,實際上的確有極少數人具有聖賢般的高貴情操,但我們不能用適合於極少數人的方法來治理多數人的人性傾向。2

李賢中老師的這段話提醒我們,韓非並非不知道,即使是在戰國亂世,依然存在著具有高貴情操的人,但終究是少數。如果大多數人都是如孔孟般,品格如此高尚,那麼根據法家因時制宜的精神,治理的方式也會有所改變。

王者的管理藝術:法、術、勢

一般來說,在韓非之前的法家可分為,重法派、重術派和重勢派。而韓非的最大貢獻,就是將此三派集結起來,所以才會說,韓非是法家的集大成者。

管理的制度:法

李賢中老師順著韓非的「人性自利」這一脈絡談法。根據作者在書中所論,法家的「法」,基本上就是一個制度。而這個制度的實質,須有三種特性:公正性、強制性和普遍性。就形式條件言,有三個形勢條件:須是成文法、須公布於眾與具備平等的精神。就立法原則言,有三個原則:須切合時勢所需、使人民易知易行及造成社會最大利益為前提。

過去我們總認為,法家的「法」對人民是迫害,對君王是利益,意即,法是為君王所服務。但作者在書中告訴我們,法的目的是為了愛民利民。作者說:

法術之士的「仁智之行」不是謀求個人「私利」的行徑,而是藉由自身的能動性促成「公利」的達成。這是韓非之所以堅持立法以治國的理由。3

由此可見,韓非的法不是為了君王的個人利益存在,而是為了國民的公利服務。

管理的方法:術

如果說法是管治人民的方式,那麼術就是君王管治臣子的方式。

作者指出,韓非認為君王不必事必躬親,大小事都要管。君王真正要管的對象,是他身邊的人,是他的臣子。而術的作用就是「責效」,意即讓底下的人充分發揮職務上的功能與績效。

韓非對術的想法基本上來自於其人性觀,人性既然自私自利,那麼就難保在你底下做事的人,不會暗藏禍心。由此前提底下所發展出來的術,光在《韓非子》一書中就有幾十種,且多由故事呈現,故不在此多述。

李賢中老師在書中指出,術和法不僅指涉對象有所不同,其中的特點正好相反:

韓非的「術」跟「法」是正好相反,也是中國古代所講的陰陽概念。「法」必須要成文法,且必須要公布。而術是藏在國君的心裡面,不要讓任何人知道,如此,這個「術」才能夠濟「法」之不足。4

從這段說明我們可以推想,韓非所說的君王必須是一個心機深沉的人,不可以讓底下的人知道自己的喜怒、好惡或想法。如此,底下的人才不會有那個機會掌握住君王,因而對君王在管治上的權柄造成危害。

總的來說,術的存在,就是為了讓君王可以自在的發揮其操控人臣的權柄,讓自己沒有弱點可以被底下的人所掌握。

管理者的權威:勢

關於勢的概念其實不易直接說明,通常是以故事或用例子說明者居多。作者在書中,對勢如此解釋:

「勢」像是一種武器,他(指韓非)舉一個例子說,面對老虎、豹子,你為什麼會怕?因為牠有爪子,還有尖利的牙齒。如果你把老虎的牙齒給拔了,把爪子也給抽掉了,牠就沒有可怕之處了。做國君的就像虎豹一般,必須要掌握權力、操生殺大權。5

這就是在說,所謂的勢,基本上就是在問一個資格上的問題。國君的能力不見得比底下的人好,其品格也不一定比底下的人高尚,但國君憑什麼管理你們這些臣子?基本上就在於國君握有,可以決定你的生死、升遷等權利。簡言之,就是集權思維。

若要說「術」和「勢」之間的差別,就在於術問的是如何管理,勢問的是憑什麼管理。這是在理解韓非思想不可不注意的地方。

本書優點

我認為這本書除了以淺顯易懂的方式,將韓非思想的精要介紹給大家外,還有三大優點:

第一,作者讓法家和儒、墨、道三家對話,不僅讓我們看到這先秦四大家思想各自的優缺點,也打破了一般對這四家思想的刻板印象。其次,作者在說明韓非的思想時,也運用了韓非的思想觀看現代的台灣社會,幫助我們反思我們的法治思想,真的比得上西元前的韓非子嗎?第三,作者不僅以韓非的思想看現代,也以現代的角度反觀韓非的思想,並陳明出其不足之處。

我認為閱讀這本書時,作者帶給你的,不單單只是了解韓非的思想,還讓讀者明白批判的精神。唯有如李賢中老師這種正反面皆看的方式,才符合真正的批判精神。畢竟每一種思想都有其限制與侷限,我們常在政治上進行造神和妖魔化的運動,沒必要連面對思想時也這麼做。唯有公允且真實的認識每一思想,這些哲學家講的東西才能真正成為我們的養分。

最後,我非常鼓勵各位讀完這本書後,實際去讀 《韓非子》。韓非是先秦哲學家裡,最會說故事的哲學家,讀《韓非子》時會讀到許多小故事,而這些故事也是我們的成語源頭。我們沒必要妖魔化韓非,亦沒必要神化韓非,但我們可以學習欣賞韓非。

content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