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超譯經典】《孟子》〈梁惠王上〉——與民同樂

趙孟頫《浴馬圖》

《浴馬圖》,趙孟頫(1254年-1322年)
喜歡哲學,雖然不知道真正的原因為何,就是喜歡。閒暇時喜歡去菜市場和菜市場的人開講菜市場哲學,讓哲學真正進入到日常裡,偶爾... 更多
內容難度: 
哲學是什麼,可以吃嗎?

孟子見梁惠王,王立於沼上,顧鴻鴈麋鹿,曰:「賢者亦樂此乎?」

孟子對曰:「賢者而後樂此;不賢者雖有此不樂也。《詩》云:『經始靈臺,經之營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經始勿亟,庶民子來。王在靈囿,麀鹿攸伏;麀鹿濯濯,白鳥鶴鶴。王在靈沼,於牣魚躍。』文王以民力為臺為沼,而民歡樂之,謂其臺曰靈臺,謂其沼曰靈沼,樂其有麋鹿魚鼈。古之人與民偕樂,故能樂也。《湯誓》曰:『時日害喪?予及女偕亡!』民欲與之偕亡,雖有臺池鳥獸,豈能獨樂哉?」1

孟子與梁惠王約談,王在王宮後花園的大池塘上,觀賞美景以及收藏的奇珍異獸,以此為娛樂,然後對孟子炫耀說:「以前的聖君賢相也會喜好遊觀美景吧?」

孟子說:「得先要夠賢能,或者是願意學習古之聖賢榜樣的人,才會因獨佔這些美景而快樂;如果是那些不賢不肖之徒,獨佔這玩意不僅是亡國破家,搞不好還要擔心是不是會有人盜獵,或者被其他人搶奪拆掉。畢竟人民的土地和田地都被搶走去蓋工廠或者蓋渡假村了,乾脆就在拆政府時順便把政府的後花園也拆掉。這對人民來說很合理,但卻會讓不賢的為政者得躁鬱症。

古時候唱詩的就有唱過:『經始靈臺,經之營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經始勿亟,庶民子來。王在靈囿,麀鹿攸伏;麀鹿濯濯,白鳥鶴鶴。王在靈沼,於牣魚躍。』

聽不懂在唱什麼鬼吧?(沒關係,我知道君王都沒唸書,幫你解釋一下)這首詩歌的大意是『古時候如文王這類的賢能者,想要在國內蓋個後花園,才剛將想法規劃好,國中的百姓以及大小建商,人人都搶著要幫文王蓋,就算當義工也沒關係,因為他們愛文王。工程完工日期也不用在意,因為全國人力都自動投入,好像是孝順的兒子幫老爸個小忙一樣,一個下午就完工,品質也好得不得了。政府的後花園根本是自己從土裡冒出來的,比一夜城還誇張!所以文王不會標案流標的問題,不會有抽佣金的問題,不會有工程拖延的問題,更不會有偷工減料的問題,自然也不用擔心底下官員和建商勾結的問題。

文王後花園裡的這些奇珍異獸也不用特別請專人照顧,這些動物自然會在其中過得怡然自得,彷彿是在自己家中一樣,如果文王走到大池塘上,池裡的魚都會跳起來打聲招呼,不會一看到他就像見到鬼似的游入池子深處。』

總之,這首詩歌的重點是如文王般賢能英明的為政者,即便花費大量的人力與物力建立超級大的政府後花園,人民不會因為替政府做事而感到痛苦,反而感到快樂,甚至是「政府役我千萬遍,我愛政府依然如初戀」!然後稱讚這個後花園的一切根本是神明所給予、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這是因為古時的賢君能夠與民同樂,有個同理心,知道人民和自己都有欣賞美景與使用土地的權利。因此不管你的開發案叫「生態OO島」還是「XX每粒彎」,自然而然就會完成,人們只會吵著要蓋多大而已。

《尚書》的〈湯誓〉篇說:『時日害喪?予及女偕亡!』一樣聽不懂這在講什麼鬼,對吧?這是在說,以前的夏桀殘暴無道,對人民剝削剝削又剝削(講太快,是「剝削」不是 "bullshit"喔!),於是老百姓願意追隨商湯起義革命。商湯當時就面對所有的人大聲宣示:「今天就是對我們剝削的夏桀的死期,父老兄弟,我們一起去把他宰了!」人民都願意與商湯一起拋頭顱、灑熱血。

這就是夏桀即便有廣大的後花園也不見得會快樂的原因。因為他不會與民共體時艱(有種你就把自己的薪水也降到 22K),也不會與民同樂(有種你就允許任何 XX 灣蓋好後,人民依然可以自由使用土地)。因此就算有人說別讓夏桀不開心,但霸道昏庸的君主,真的能夠獨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