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超譯經典】《孟子》〈梁惠王上〉

喜歡哲學,雖然不知道真正的原因為何,就是喜歡。閒暇時喜歡去菜市場和菜市場的人開講菜市場哲學,讓哲學真正進入到日常裡,偶爾... 更多
內容難度: 
哲學是什麼,可以吃嗎?

超超譯(鬼扯)前言

我一直認為,哲學不該是門嚴肅的學問,就哲學自身而言,它是一門和生活相關的學問。所以,當我們面對哲學文本時,不管是中哲或者是西哲,我們可以用一種輕鬆且幽默的心態去閱讀;畢竟,思維本身就該是一件有趣的事,如果思維是一件無聊的事,那人類的文明就不會有如此猛烈的發展。

鑒於此,這一系列的超超譯(鬼扯)《孟子》寫作之目的,就是在玩哲學,玩弄古人的經典;即便是儒家聖人的經典,也要好好的玩一下。閱讀儒家經典,並非意味著死後要進孔廟,而是透過經典的啟發,讓我們面對這個時代的問題。

至於要用怎樣的態度面對,那就是各位看官自己的決定了,起碼在超超譯(鬼扯)《孟子》系列裡,我打算用種玩世不恭的心態面對。

因此,我會盡量用口語化及與時事相關的方式翻譯,所以與原意「不必然相同」;不過我會努力讓內容達到「話糙理不糙」的目的。

超超譯(鬼扯)《孟子》所使用的原典,是焦循的《孟子正義》


《孟子》〈梁惠王上〉原文:

孟子見梁惠王,王曰,「叟不遠千里而來,亦將有以利吾國乎?」

孟子對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義而已矣。

王曰『何以利吾國』,大夫曰『何以利吾家』,士庶人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利,而國危矣!

萬乘之國,弒其君者,必千乘之家。千乘之國,弒其君者,必百乘之家。萬取千焉,千取百焉,不為不多矣。

茍為後義而先利,不奪不饜。

未有仁而遺其親者也,未有義而後其君者也。

王亦曰仁義而已矣,何必曰利。」1

超超譯文

孟子梁惠王面談,梁惠王說:「先生,您老不辭千里來我國,對我國的經濟競爭力、GDP 有何幫助?是否能讓我國的經濟逆轟高灰?

孟子說:「我的個王啊,你何必每天只想著拼經濟,治國不是只有拼經濟,國策也不是只有 GDP,還有仁慈正義等這些美德要講阿。

一國元首成天只喊著『拼經濟』,底下的大小官員也成天只喊著『拼經濟』,每個老百姓也成天只喊著『拼經濟』(現在是怎樣,拼經濟很重要,所以要講三次嗎?)當每個人都只想拿取、掠奪,而不想付出時,不說別的,就說你關心的經濟,當然不可能好啊!

所以,大家為了各自的荷包著想,於是從一國元首開始,到行政院、立法院、監察院、XX院,乃至於警察局、勞保局、XX局,最後連診所、醫院和一般老百姓,大家都東貪一點、西拿一點,這邊占點小便宜,那邊取點大便宜,甚至是學校教授申請計畫時,錢偷多報一點.....等等,結果全國上下超過一半以上的人都在多拿一些便宜,所貪得的「納稅人」便宜不算少阿。當全民都貪在一起時,國家的前(錢)途和未來就被貪掉了啦!

在一個國家元首月薪 47 萬的國家裡,奪元首之位的人,必然是月薪 17萬的人;一個元首月薪 40 萬的國家裡,奪元首之位的人,必然是月薪 15 萬的人;這些在元首領 47 萬的國家可以領 17 萬的人、或者在元首領 40 萬的國家可以領 15 萬的人,他們所領的不算不多。

但是,若大家不拿應得的而是只想拿不該得的,要人們不四處亂貪便宜,根本見鬼,只會讓更多人貪得無饜。

相信我,不會有講仁慈同理的人,忽略道德倫常;不會有講正義人權的人,時時刻刻都想要反政府、換元首。因此,若不講仁慈同理,不會有人將人當人看;不講正義人權,人民就實踐「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的想法,給你反政府!

所以,我的個王,你的國策好歹也考慮一下仁慈正義等這些美德好嗎,何必只談拼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