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超時空攔截》Predestination:永恆中選擇的可能性

Predestination

《超時空攔截》劇照
學習哲學是我期望自己提升對藝術理解的路徑,卻意外的沉浸於這門學科。 就像我原本認為爬山是項鍛鍊身體的運動,卻意外讓山林... 更多
內容難度: 
哲學是什麼,可以吃嗎?

「時間」往往是科幻電影最喜愛的題材之一。

Predestination 這部電影的英文意思為「宿命」,在台灣翻譯成《超時空攔截》,於2015年03月06日在台灣上映。

這部由伊森.霍克與莎拉.史努克主演的電影,改編自美國科幻小說家羅伯特.海萊因(Robert A. Heinlein)在1959年發表的短篇小說〈All You Zombies〉,算是我看過套用「時間」特性的電影中,非常出色,卻又不俗濫的科幻電影。

故事一開始,由一位時空探員(伊森.霍克飾演)因一次任務,致使臉部燒傷說起:探員的任務是要阻止並逮到「亡命炸彈客」,沒想到自己只差一點點,就那麼一點點(探員在口白時一直這麼認為)就能完成任務;這次的任務失敗讓他的臉嚴重燒傷到必須換臉才可重生。在他休息了很長一段時間之後,終於能再次出任務,而這次的任務依然是逮到「亡命炸彈客」。(很像美式的英雄片,讓我剛開始看時很不專心。)

而後,場景直接跳到酒吧。時空探員偽裝成酒保,在一位男子(莎拉.史努克飾演)走入酒吧的同時,探員看了一下手中的手錶,錶上顯示 「1970/11/06  8:15 PM」(在剛看這部片時,我一直狐疑他的手錶怪怪的,為什麼是寫上 1970,後來看到最後才知道那是指年分,而這也是全片的關鍵)。

接下來的劇情就跟一般小酒館的聊天畫面很像。莎拉.史努克所飾演的男人 John ,獨自一人坐在吧檯,酷酷的,有一搭沒一搭的跟酒保聊天,直到他們打賭,誰說的故事最吸引人,就能贏得一瓶架上的酒開始,兩人的互動開始變得積極。

故事由 John 的口中娓娓道來,從 John 說他還是個「小女孩時」(!? 你沒聽錯,是小女孩時)講起,而整片故事的連結點也埋藏在此。John 把故事講完,換偽裝成酒保的伊森.霍克上場。酒保問 John 說:「如果我能把毀掉你的人,放在你面前,而且我向你保證,你能逍遙法外,你會殺了他嗎?」John 回答:「絕不留情。」

然後,酒保把 John 帶到地下室的小房間,說明自己是時空探員,並運用「時空傳送器」帶著兩人回到 John 人生轉折的 1963 年 4 月 3 日。故事從這裡開始出現了意外的表述,我也從一邊吃餅乾一邊看片,慢慢驚訝到認真揣摩故事的時空線索(終於覺得不是美式英雄片了!)

這部片的最後,時空探員終於遇上他一輩子的任務目標「亡命炸彈客」,卻在看到「亡命炸彈客」時,在他驚訝的眼神中露出了無比的悲傷1在此呼應電影中一再出現的口白:「如果我能把毀掉你的人,放在你面前,而且我向你保證,你能逍遙法外,你會殺了他嗎?」。「亡命炸彈客」請時空探員不要殺他,而是「愛」他,因為只有這方法能終止時間的迴圈。

在此,呼應了時空探員喬裝成酒保,在 John 說著自己的故事,故事快結尾時,兩人突然談起「人生的追求」。酒保說:「你可以追求愛。」John 嗤之以鼻的說:「我要追求目標(a purpose)。」。兩個場景相互呼應,諷刺的說明,當自己處於事件當中時,時空探員不也選擇了「目標」;完成任務,而非「愛」。

這部片在看完時,讓我直覺聯想到手塚治虫的漫畫《火鳥∙異形篇》與《汪洋血迷宮》(Triangle)這兩部同樣以「時間迴旋」來說明自己面對自己的片子。

這三部片共同凸顯了哲學中「永恆」的概念,什麼是永恆?最重要也最基本的是:你必須肯定「時間的規律性」。所以《火鳥∙異形篇》,八百比丘尼在反覆自己殺自己的輪迴中,明瞭了「永恆」的意義。與《汪洋血迷宮》主角誤以為殺光所有人(包括那多出來的自己)就能逃離迴圈,凸顯出永恆的無奈。

人人都想追求永恆,但當永恆真的發生時,那是否是如你所想的那樣?

所以,《超時空攔截》安排了時空探員這個能跳越時空,企圖打破「時間的規律性」的人物,這樣的安插帶有尼采對於永恆輪迴/永劫回歸 (die ewige Wiederkehr) 的觀念。尼采用「意志」的觀念來解釋永恆輪迴,在永恆輪迴的價值論中,唯有「選擇」才凸顯人的價值,「存在論的選擇就是意志對生命的選擇」。2

所以,我們到底是否有選擇的能力?如果你真的如伊森.霍克所飾演的時空探員一般,能跳越時空,回到人生轉折的關鍵點,你會重複你的原先選擇,亦或是勇敢的放下或做出新的改變。

或許,人在當下,正如酒保在酒館裡詢問 John 一般:「是否恨比愛容易!」

即使有選擇機會,我們還是會以容易的方式來對待自己!

尼采認為,人必須透過「權力意志」(Der Wille zur Macht)來突顯人的價值,但這真的容易做到嗎?這是我看完這部片時,給自己的詢問。

在此推薦這部帶有「永恆」、「時間」、「選擇」與「意志」等哲學議題思考的科幻片。

  • 1. 關於這部影評為何寫得如此「隱晦」,其最終目的在於,主角內心的糾結必須由觀賞影片的人自己去體會;如果我說得太多那就失去這部片「驚悚」的成分。其實很多科幻片都有運用「跳躍時間」的觀點,但這部片為何不同?就在於他的思考「對象」並非他人,而是面對自己。我只點出這部片在哲學議題的主軸「選擇的可能性」,這是市面上很多影評都沒有切入的哲學觀點,卻也是這部片的重點。期望,這個影評是個起頭,讓你想要去看這部片,而在看完這部片時,又願意再回過頭來對我的影評深思。問問你自己:「你能在試圖切割自己的同時,又再次擁抱自己嗎?」
  • 2. 現代西方哲學新編, 趙, 敦華 , (2002) ,p.15
延伸閱讀